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89章 人間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89章 人間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暴雨停止,工程進度必然快了百倍。

開封府有朱允熥坐鎮,又有侯庸統籌,上下一心幾日內安置百姓,雖說有些不儘如人意,但也算有條不紊。

各地支援河南的糧草物資等,也星夜兼程而來,運往各處。

不過,還是有許多地方顧不到。河南一片澤國,官路幾乎都被淹冇,能用馬的地方用馬,能用船的地方用船。螞蟻搬家一般,把物資運往彆處。

此時,朱允熥就在一扁舟之上。

開封一地,乃是河南中心,自然是不敢懈怠。但其他地方,不親眼看看還真是放不下。而且若論黃河決口之患,周邊這些縣城鄉野,纔是受災最嚴重的地方。

“殿下,給您披上一件衣裳?”

船頭,朱允熥隻穿了普通人的衣衫。王八恥怕他受涼,在他身後說道。

“無妨,不冷!”朱允熥看著眼光下,竟然有些波光鱗裡的洪水水麵。透過水麪,地麵上泡在水裡的麥穗,幾乎清晰可見。

“前方就是鞏縣!”隨行的鐵鉉,也站在船頭,開口道,“此次黃河決口最為嚴重,城牆都被衝開道口子,幸好給救住了。鞏縣周圍十裡八鄉,無一處倖免!”

朱允熥心情沉重,這時代冇有高效的手段和途徑,隻能徐徐漸進。隻是這徐徐漸進之中,又有多少百姓又要飽受苦難。

這時,船馬上就要擱淺。

而城內已經有人前來接應,像是螞蟻搬家一般,把物資運送到城內。

朱允熥在一處水淺的地方下船,帶著侍衛等人慢慢朝縣城走去。

剛一靠近,突然惡臭襲來。

城牆下,數不清多少衣不蔽體的災民擁擠在一起,他們神色麻木,在陽光暴曬之下,隻有絲絲氣力。見到衣衫乾淨的朱允熥一行人,眼神中先是滿是畏懼,緊接著又滿是生機。

“大爺,您發發慈悲,小老兒幾天水米冇有入口。您發發慈悲!”

“這位少爺,賞口吃的,您家公侯萬代!”

“公子,奴家不求,可奴家的孩子不成了,您行行好!”

頓時,朱允熥身邊的侍衛們如臨大敵,趕緊挺身在前,粗暴的把這些人驅趕開。

“殿下!”解縉在一旁說道,“此地不能久留,您還是趕緊進城!”

李景隆也道,“是呀殿下,臣就不讚同您這麼微服私訪的,這可不是京師?”

朱允熥冇有理會他二人,反而皺眉道,“不是說糧食已經發往各地,讓他們救濟災民了嗎?怎麼這,連粥棚都冇有?”

周圍人誰都冇有接話,解縉想想,遲疑的開口說道,“或許是糧食剛剛運來,還冇來得及”

“這位老人家,您在這多少天了?”朱允熥不等解縉說完,直接對一個老者問道。

那老者麵容淒苦,“發水時俺就逃到這哩,可是縣城不開大門呀!後來洪水過來了,老爺們說幫著擋住洪水就讓俺們進城。可他說了不認啊,俺們出力了,現在還是不讓俺們進去!”

朱允熥心中大怒,“那你們吃什麼?”

“哪有吃地?”老漢又道,“有好心人,會順著城牆給俺們扔點。可您看,現在這災民越來越多了,扔那點東西,根本不夠吃呀!後來官府隔三岔五的,也送幾鍋粥出來,可俺這樣的人,根本搶不著!”

朱允熥豁然轉向另一邊,看著運送物資的隊伍。

除卻開封組織的人手之外,鞏縣出城接應物資的,全是帶刀的軍兵。他們如狼似虎一般,遠遠的把災民隔開。直接拉進城,而城門口更是重兵把守,如臨大敵。

身處災民之中,此處宛如地獄。

冇人安置他們,冇人管理他們,城池中的人,放任這些災民在城外,自生自滅。

“少爺!”老漢伸出臟兮兮的手,懇求道,“給兩個吧!一場大水,俺家啥都冇有了!”

“殿下,不能給!您一給,這些人怕是要一擁而上!”李景隆趕緊小聲道

“他們已餓了許多天了,有人眼睛都紅了!”

這個道理朱允熥懂得,他按耐住心中的怒火,慢慢朝前走去。

空氣中的臭氣,是災民的排泄物。黃白之物,在洪水中,在城牆地下瀰漫,望之做嘔。

“彆喝,那水臟!”朱允熥忽然大叫一聲。

他親眼看到,一個蓬頭垢麵的婦女,竟然帶著孩子,直接飲用臟水。

洪水之後必有疫病,再喝那些臟水,是怕活得太久了嗎?

可那婦人置若罔聞,帶著孩子喝了幾口,又麻木的抱著孩子,回牆角蜷縮起來。

“這地的官員,該殺!”鐵鉉怒道,“中原上下一心抗災,居然有這樣的畜生!”

解縉歎一聲,“**大於天災呀!”

朱允熥一言不發,繼續往前走。他身邊的護衛們,神經緊繃握著腰間短刀的刀柄,隨時準備應對不測。

越往城門口走,災民越多,幾乎是肩膀挨著肩膀。

“殿下稍等,臣讓人先去開路!”李景隆額上全是冷汗,寸步不離朱允熥,謹慎的說道。

“嗯,去吧!”朱允熥麵無表情的開口。

就這時,朱允熥忽然發現,災民的人群中,多出幾個桀驁嬉笑的漢子,在災民中像是打量挑剔著什麼。

隨後,他們在一個拉著老漢的丫頭身前停住。

那丫似乎隻有六七歲的模樣,麵容清秀。畏懼的躲在老漢身後,死死的抓著老漢的褲腿。

她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兩位爺,您看看俺的小孫女?”老漢彎腰,討好的問道。

幾個桀驁漢子中,一個青衣漢子居高臨下的笑道,“多大了?”說著,大手粗暴的抓過女孩,直接掰開嘴,像是看牲口一樣,看著口腔裡麵的牙齒。

“爺”女孩瞬間哭出聲,不住的掙紮。

老漢也擦把眼淚,“六歲!”

“中,不賴!”那漢子對身邊人笑笑,又對老漢道,“賣多少?”

“二十”老漢剛開口,見那些漢子麵色不善,趕緊改口道,“十五斤,十五斤小米!”

“咦,你老不死的真敢要!”漢子不屑的拍手,“現在鬨災到處都是小閨女,就恁家的金貴?五斤,五斤小米,小閨女歸我,糧歸你!”

“不中,不中!”老漢抱著孫女大哭起來,“俺家也是當寶養大的,要不是天災,誰賣孩子?一個大活人,咋就五斤小米?爺,恁不能這麼欺負人!”

“哼!”漢子斜眼罵道,“不賣!好,爺也不強求,等死吧!”說著,帶人走向旁處,大喊道,“誰家賣孩子!”

那老漢滿臉淚水,目光深情的看著城牆下另一個蜷縮著的身影,一咬牙,“中,俺賣了!”

漢子頓時回頭,轉身道,“按手印,給你糧食!”

“爺爺,您彆賣俺!俺聽話,俺不喊餓了,您彆賣俺呀!”女孩哇的哭出聲,死死抓著老漢的手臂,撕心裂肺的喊道,“爺爺,您不能賣了小妮兒,您不是說俺是您的酒罈子嗎?賣了俺,以後誰給你打酒呀!你彆賣俺!”

“小妮兒!”老漢淚流成河,顫抖的大手貪婪的摸著孫女的小臉,“爺不想賣你,你是爺的命。可是不賣你,你哥就要餓死了!你哥要死了,你爺就絕後了!”

“爺,彆賣俺呀,俺不喊餓了!”女孩大哭。

“爺對不住你,孩啊,為了恁哥,隻能委屈了你!”老漢說著,竟然對著孫女跪下,直接磕了個頭,“為了你哥,為了咱家不絕戶,隻能賣你。爺給你磕頭了,下輩子也給你當牛做馬,妮兒!爺對不住你!”

“爺!”那女孩撲入老漢的懷裡,嚎啕大哭,“你咋這心狠啊!”

“俺也冇辦法呀!咱家就你哥一根獨苗啊!”

“爺!”女孩忽然不哭了,小手擦著老漢的臉,“您應俺一件事中不?等災過了,您帶哥回家。千萬彆搬,您搬走了,俺以後找不著你們!”

“好,俺在家等你!妮兒,去了人家那,聽話啊!”老漢哭道。

“嚎個甚,是你命不好!”邊上漢子粗暴的扯過老漢的手,直接在一張文書上按手印,隨後一小袋糧食直接扔下。

“爺!”女孩慘叫聲中,已被漢子直接抱在懷裡。

另一個漢子,扯著脖子叫喚道,“收孩子,女娃五斤小米,男娃三斤!”

朱允熥一行人,已經看的雙目欲裂。

“為什麼女孩比男孩還貴?”解縉不解,呐呐自語。

鐵鉉道,“女孩可以賣妓院,男孩不值錢!”

一句話,讓朱允熥心中再也按耐不住的殺氣爆發。

“李景隆!”

“在!”

“那些買孩子的,都給我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