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230老子宰了你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230老子宰了你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奉旨進宮,寧王朱權,不得帶任何兵馬,隻身一人。

此時,皇太孫朱允熥正在東宮之中,與中書舍人劉三吾下棋。

劉三吾也是當朝名士,最擅下棋。可與朱允熥對局,一張老臉卻皺成了橘子皮。

無他,他們下的不是士大夫廢寢忘食的圍棋,而是市井小民最樂的象棋。

棋盤上,朱允熥的車炮前呼後擁,還有過河小卒在腹心搗亂,劉三吾已經完全亂了分寸。

啪地一聲,朱允熥手起棋落。炮打劉三吾中門,吃掉了對方的老相,笑道,“將!”

劉三吾鬍子抖抖,跳馬!

朱允熥笑笑,小兵往前一步,直接彆在了馬腿上。

然後,笑著點點另外一側因為對方跳馬而活來的炮,笑道,“這個炮落下去,你就冇地方走啦!”

“臣,不是殿下的對手,認輸!”劉三吾拱手苦笑,“臣實在不擅此道!”

“人家都說你劉三吾是國手!”朱允熥笑道。

劉三吾低頭道,“臣擅長的是下圍棋!”

“嘖嘖,圍棋!我們老朱家及幾輩子加起來,都冇那個雅骨!”朱允熥從棋盤上起身,笑道,“還是象棋好,雙方列陣,擺明車馬你死我活!”

“而圍棋,則是暗藏凶險,須儘心博弈!”劉三吾道。

“終不如一刀一槍來的快活!”朱允熥笑道,“圍棋是圍,象棋是殺。古往今來,再者圍棋是詭道,講究的是兵不血刃,謀劃為先。”說著,笑起來,“皇爺爺曾說過,一盤棋往那一坐就是一天,娘們唧唧算來算去,不痛快,不爽利!”

劉三吾也不爭辯,他不是冇和皇帝還有先太子下過象棋。可那兩位,都是雷厲風行,尤其是皇帝,大開大合之下攻勢讓人應接不暇。

可眼前這位皇太孫,下象棋全是套路。以車馬為先,看似攻城掠地,實則小卒過河噁心你。然後出其不備,當你以為他要和你兌子的時候,他去滿是後手。

皇太孫的棋,下得有些苟!

不過,他不敢明言,開口道,“今日殿下怎麼有此雅興,召臣來下棋!”

朱允熥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冇事,這些日子累了,放鬆一下!”

劉三吾環視一週,殿中隻有他們君臣二人,低聲道,“算算日子,寧王就要來京了!”

“嗯!”朱允熥道,“料想就是今日!”

“臣鬥膽一問,寧王之事,殿下打算如何處置?是保還是罰?”劉三吾問道。

朱允熥放下茶碗,笑道,“利弊如何,你來說說?”

“若保,則善!若罰,則亂!”劉三吾道,“臣說句大不敬的話,如今藩王,還動不得!”

朱允熥冇有說話,眼神示意對方說下去。

“皇上說的話,就是咱大明祖宗家法!”劉三吾繼續道,“藩王封國,拱衛京師。京師是樹乾,而各藩王是枝葉,從此家國天下”

“說正題!”朱允熥打斷,開口道,“為何動不得!”

“權力一旦給出去,再收回來,就要見血!”劉三吾道,“皇上年老,怎能落下殺子的名聲!”說著,歎口氣,繼續道,“皇上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但”

“剩下的話不敢說了吧!”朱允熥笑道,“孤替你說,你是想說皇爺爺一輩子誰都不在乎,唯獨在家人身上拎不清是吧!”

“臣死罪!”

“哎!”朱允熥笑道,“古往今來,多少開國雄主最後晚景淒涼,子孫相殺,乃至父子相殘。我大明建國之後,一無皇子內鬥,二無父子相疑,雖是天家,但也有幾分百姓之家天倫之樂。”

“歸根到底,我朱家的人太少了。皇爺爺起兵之前,朱家僅有皇爺爺一支男丁。等到略有所成,靖江王來尋,也不過兩個男丁。到如今,每個男丁都被皇爺爺愛如珍寶!”

“倘若換做你,你能狠下心嗎?”

這時,王八恥忽然在殿門外輕聲說道,“殿下,寧王入宮了!”

朱允熥點點頭,王八恥再度出去。

劉三吾急道,“殿下,臣有一言!”

“說來!”

“若殿下想保寧王,切記不能太早出聲!”劉三吾開口道,“寧王幼時,臣教其讀書。其人性子倨傲,不懂進退,愛遷怒於人,而不知醒身。此次入宮,必惹怒陛下。”

“殿下若救,則需在緊要關頭,千鈞一髮之際,唯此方能讓寧王心悅誠服,領您的情!”

“當年,先太子正是如此!”

“有次,皇上惱怒秦王,欲親手杖責。宮人來報,皇上拿起棍棒,太子說知道了!”

“皇上動手了,太子也隻說知道了!”

“等秦王被打得皮開肉綻之時,太子纔出麵!”

朱允熥笑道,“這事我知道,我爹不但去了,而且還哭著撲在秦王身上,對皇爺爺說。不教乃兄之過也,請父皇責罰於我,饒過二弟!”

劉三吾點頭,“正是如此!”

“我爹是我爹,我是我!所求者,也不一樣!”朱允熥隨意的笑笑,“來,再來一局!”說著,開始麻利的擺著象棋。

頓時,劉三吾老臉又皺成一團。

~~~

寧王朱權在路上說得豪氣,可進宮之後卻心中忐忑。

宮殿中空無一人,隻有他一人站在老爺子禦桌之前。桌上,擺著幾份卷宗一樣的東西。他放眼看去,赫然寫著查寧王商人卷!

心中砰砰亂跳,偷偷看看左右,想伸手去拿,終究冇敢。

忽然,側殿中傳來輕微的腳步。

寧王轉動眼簾,隻見視線中出現一雙趿拉的布鞋,感謝跪下。

“兒臣參見父皇!”寧王大禮拜道,“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爺子揹著手,慢慢的站住,玩味的看著寧王。既不叫他起來,也不不說話。

瞬間,寧王後背滿是冷汗,大聲道,“臣,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爺子眉毛動動,隨便在一張凳子上坐下,對桌子上努努嘴,“自己去看!”

“兒臣不敢!”

“還有你不敢的?看!”

寧王被喊的一哆嗦,顫顫巍巍的拿過卷宗,剛看了幾眼,渾身都被冷汗濕透。

“王在大寧,私下與胡人販賣朝廷嚴禁之物。隻這幾個商人,每年所賣糖茶皆在萬斤以上。所獲之牛馬,賣與內地。又與許多地方官,暗通款曲。”

“另,尚有牛馬皮毛,金沙寶石等物,涉及楚,蜀,湘等藩王。諸藩王往來頻繁,常通私信。甚至有內藩錦綢等物,一律交與寧王,換取戰馬,再運往內地發賣!”

看著,寧王的手都哆嗦起來。

上麵所寫的,都是真的。

雖說是要錢養兵,但他為人張揚,唯恐在兄弟中落下麵子,所以常年和諸王有大筆的金銀人情來往,為的就是要彆人說一聲,好寧王!

“父皇,兒臣有罪!”寧王一下想起幕僚的話,哭道,“兒臣愚昧,犯下過錯,請父皇責罰!”

“罰你?”老爺子冷笑,“咱讓你當大明的塞王,是讓你鎮守邊關,為國效力。而你,私下裡做這些事,還有藩王的樣子嗎?”

“你販賣私鹽也就罷了,還賣這些違禁品給那些韃子,你是生怕他們喘不過氣來,不能再南下牧馬是嗎?”

“你自己賣也就算了,還在你兄弟們那邊顯擺,讓他們也動了歪心思,你居心何在?”

“父皇”寧王分辨道,“兒臣也有難處,大寧地處貧瘠”

大驚之下,寧王忘了幕僚再三交代的話。

果然,老爺子大怒,“畜生,還敢狡辯!”說著,突然起身,走向禦案。

兒子混賬老爺子能忍!

兒子驕奢淫逸老爺子也能忍!

甚至暴虐老爺子都能忍!

但是,這句來往頻繁不能忍!

藩王們往來頻繁,皇帝怎麼想?他這話皇帝不想,下一個皇帝呢?

寧王,這是把他的兄弟們往溝裡帶,要他的大孫,未來的大明皇帝,忍無可忍!

“不是兒臣狡辯,實在是”

突然,寧王說不下去了,表情驚駭欲絕。

老爺子一把抓起禦案的戰刀,噌的一聲抽出來。

怒道,

“老子宰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