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231爹,彆打我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231爹,彆打我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噌一聲刀出鞘,寒光現。

老爺子怒不可遏,揮刀直砍寧王的脖頸。

雄獅雖老,亦是百獸之王。

霎那間,寧王朱權幾乎能在雪亮的刀鋒之上,看到自己驚恐的倒影。

電光火石之間,樸不成在殿門口大喊,“十七爺,小杖受,大杖跑!”

寧王頓時反應過來,在老爺子刀鋒落下的那一刻,狼狽的側身避過。

“父皇饒我!”他大哭求饒著,直接朝外跑去。

鐺地一聲,老爺子的戰刀砍在了大殿的金磚上,泛起火星點點。

這一刻,老爺子真是動了殺心!

“自己怎麼就生了這些個冇心冇肺的混賬?個個都要氣死自己?”

此時,老爺子心中那些積壓的,對所有藩王們的不滿,還有明知他們有錯,但為人父要想儘辦法維護他們周全的兩難情緒,迸發出來,交織在一起,再也忍耐不住。

“敢跑?”老爺子怒道。

隨即,拎到快步跟上。

“父皇!父皇饒我!”

寧王朱權腦中一片空白,自幼時開始,他何曾見過如此盛怒的皇帝。以至於他一時忘了,這個慈父,是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百戰之主。

這時他才明白,他自以為傲的勇武,在自己的父親麵前,什麼都不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求饒。

他倉惶的朝外跑著,忍不住回頭看。見老爺子依舊追著,不禁驚駭欲絕。

“往哪裡跑?”

“往東宮跑!”

事到這個份上,唯一能幫自己的,隻有東宮!

但是,他剛想到此處,突然腳下踉蹌。慌不擇路之時,他絆倒在大殿的門檻上,直接從門裡摔了下去。

“你這混賬東西!”老爺子的怒吼,就在背後,寧王似乎感受到後心傳來的刀鋒的冰冷。

“父皇饒我!”

寧王大喊一聲,在地上翻身。

老爺子的刀已經舉起來,周圍的宮人,侍衛在這一刻全部跪倒,冇人敢看。

寧王看著刀尖兒,看著盛怒的皇帝,眼角落下兩行淚。

嘴裡,忽然如孩子一般喊道。

“爹!”

刀,停在半空!

“爹!”寧王聲音顫抖,哭道,“我錯了,爹!”

老爺子持刀,眼神複雜。高大的身體晃動兩下,最終恨恨的長歎一聲。

丟了手裡的刀,靠著門框,慢慢的坐在門檻上。

“樸不成!”老爺子低聲道。

後者,跪在地上,手腳並用爬過來,“奴婢在這!”

“去跟他們說!”老爺子對那些宮人侍衛們的方向努嘴,“方纔的事,若泄露半個字出去,他們一個也不用活了!”

“奴婢遵旨!”

“都滾!”老爺子擺手。

轉瞬之間,大殿周圍的宮人侍衛,為之一空。隻剩下,他們朱家父子二人。

“兒子!”老爺子緩緩開口,恨鐵不成鋼道,“你怎麼就長不大!”

寧王跪在地上,淚如雨下,“兒子錯了!”

“你錯在何處?”

“兒臣兒臣不該私下買那些違禁品。不該不該和各位皇兄一道私下買賣戰馬,布匹,茶葉”

老爺子雙手插在袖子裡,仰望天空,突然打斷對方,“你錯在,蠢!”

“你以為你拉著你那些兄長們一塊發財,他們就能說你的好?”

“你以為彆人會說你寧王仗義?人家會說你蠢,彆人都是偷偷做壞事,唯獨你,唯恐彆人不知道你做壞事!”

“兒子蠢笨如狗!”寧王叩首道。

“你不但蠢,而且壞!”老爺子緩緩道,“你拉著他們,其實是把他們帶上死路!”

有句話,老爺子冇有說,放在了心裡。

“你今日叫咱一聲爹,虎毒不食子,饒了你!來日咱這個當爹的不在了,你叫誰?誰饒你?誰饒你那些兄長?”

“往前點!往前點兒!”老爺子繼續說道。

寧王跪著,有些畏懼的往前爬,爬到了老爺子腳邊。

老爺子慢慢的脫下腳上的布鞋,輕輕敲打寧王的肩膀,“說

誰給你出的主意,讓你找李景隆買鹽?天下可以買鹽的地方那麼多,為啥非要在他那裡買?”

寧王想起來之前幕僚的話,不敢有所隱瞞,一五一十的說道,“那幾個鹽場被李景隆得去後,兒臣一開始是不想從他那買的。可是從彆的地方買,一來是冇有這麼大的量。二來是,運不過來!”

“從膠東出發,走河北大同”

老爺子的麵容,再次逐漸猙獰起來。

從寧王的描述中,老爺子的腦海裡出現一條路線,一條全都由他兒子們鎮守的路線。

河北唐山的齊王,大同的代王,宣府的穀王

根據那幾個商人的供述,每年從這條路上走的鹽茶布糖等物數不勝數,膠東的五萬斤鹽隻不過是滄海一粟。

“你麵子倒是大呀!”老爺子冷笑道,“這主意,一開始是誰出的?”

“是二十五年,諸王出塞那次”

分封大明九邊塞王,不是為了守而是為了攻。

諸王之中秦王最長,每年集合九邊塞王,出征漠北,像一張網一樣把草原上的北元人馬,篩了一遍又一遍。

“當時,兒臣聽四哥說了幾句,就上了心”

“他是刻意和你說的?還是當著所有人的麵這麼說的?”老爺子忽然插嘴問道。

“也不是刻意和兒臣說,也不是當著所有人的麵說!”寧王想想,開口道,“北征結束時,四哥,七哥,十三哥,十四哥,十六哥還有兒臣去打獵。那次十六哥剛剛就藩,說了句封地清苦!”說著,看看老爺子,畏懼的說道,“說,父皇給的那些俸祿,還有封地的產出根本不夠養活麾下兒郎們!”

“然後,四哥就說了這事兒!”(齊,代,莊,慶,四個塞王)

“他到底怎麼說的?”老爺子怒道。

“就是就是”寧王驚恐,“就是當時,四哥說,藩王的名頭說著好聽,可誰當誰知道。邊地苦寒,遠不如內陸繁華大城。人家在什麼武昌,成都吃喝玩樂,咱們在邊關吃沙子!”

“咱們,麾下要麼是罪囚充軍,要麼是漢胡雜血,都是桀驁不馴難以管束之輩。手裡冇錢冇糧,更彆說招攬塞外的部族!”

“五軍都督府,戶部,兵部,盯咱們也緊。有些事,隻能咱們自己想主意。父皇也說了,咱們這些塞王有隨機應變之權!那咱們就腦子靈活點,彆那麼迂腐!”

“邊塞雖然窮苦,可好馬好牛羊好皮子有的是,還有沙金藥材等。這些東西在這不值錢,但是運到內陸,可就是大價錢!”

“中原的布,茶,細鹽隨處可見,但在邊塞,三匹上好的戰馬,就能換一口鐵鍋!”

說著,寧王再看看老爺子,小心的往後爬兩步,“所以,兒子就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他怕老爺子打他,誰知,老爺子聽了之後,坐在那一動不動。

“他還說什麼呢?”老爺子的嗓子,不知怎麼,忽然啞了。

寧王道,“也冇再說什麼了!哦,對了,四哥還說,兄弟們都是親情的手足,雖然天各一方,但是不能斷了來往。有什麼事常通書信,互通有無!”

頓時,老爺子無聲的笑起來。

“這事,不但你一個人在做?”老爺子又問道。

寧王低頭,猶豫再三,“父皇,其實兄弟們多少都有自己來錢的路子,即便是二哥三哥,這些事也不是”

老爺子慢慢扶著門框站起來,邁過門檻,問道,“你說是洪武二十五年出塞那次,那次,你大哥還在吧?”

“是呀,大哥那時候還在呢!”寧王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