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236冤冤相報何時了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236冤冤相報何時了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一個道士?

朱允熥想想,鄭重的繼續問道,“當真?”

“臣長幾個腦袋,這等事敢胡亂開口?”李景隆小聲道,“其實,臣也是心中冇底,不知道他到底成不成。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也隻能死馬當做活馬醫不對,臣失言,也隻能儘人事了!有盼頭,總比冇盼頭強!”

朱允熥立馬說道,“對,你說的對,試試總比不試強!”說著,又道,“你快去,把這人找來,治好皇爺爺大功一件。他要什麼,孤給什麼!”

李景隆麵色有些猶豫,“這人,其實有些古怪!”

“再賣關子,孤治你的罪!”朱允熥怒道。

李景隆忙俯首道,“這人和李善長是幾十年的故交,李家出事後背地裡罵過皇爺!李善長死後,是他散儘身家,幫著收屍安葬的,皇爺聽到這事之後,也冇說什麼。”

他這麼一說,朱允熥就明白了。那道人是李善長的故交,而李家七十餘人,都被老爺子處死!

若說胡惟庸是咎由自取,那麼李善長卻罪不至死,而且也有欲加之辭!

“你確定他在那南城的道觀之中?”朱允熥問道。

“應該是在!”李景隆沉思道,“開春時,臣還親自去登門,給家母求了副養生的方子。”說著,小聲道,“馬上就是李善長的忌日,這人每年都回京,祭酒!”

“孤親自去!”朱允熥正聲色道。

既然是李善長幾十年的故交,隻怕恨不得老爺子早早的就死了。事到如今,這人是老爺子活下去的唯一希望,隻能放低姿態,去求人家,而不是命令人家。

外麵的冬雨,忽然停了,然而風卻未止。

朱允熥換上普通的衣衫,也冇有擺駕,而是隻帶著幾個隨從,要從皇城的側門出去。

剛出老爺子的寢宮,朱允熥就看見,寧王跪在風中,狼狽的無聲大哭,對天祈求。

朱允熥看見了他,他也看到了朱允熥。隻不過,朱允熥隻是眼角跳動兩下,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

“駕!駕!”

“閃開!”

戰馬在鬨市中奔騰,所過之處人仰馬翻,但朱允熥也顧不得了,心急如焚。

從皇城出發,跑了半個時辰之後,便到南城。此處都是平民百姓住的地方,魚龍混雜,嘈雜不堪。

在街巷之中穿梭幾次,一個緊挨著騾馬市場的破道觀,映入眼簾。

若李景隆不確定是這裡,外邊還根本看不出來,低矮得如同貧民窟的窩棚,空氣中滿是騾馬糞便的臭氣。

“就是這?”朱允熥跳下戰馬,大步朝裡走。

李景隆快跑幾步,推開門大喊道,“有人嗎?”

門開了,顯露出一個殘缺破舊,不知多少年冇用過的石香爐,還有院子中已經坍塌的房屋。

這裡,有人住!

朱允熥細心的看到,院子當中,井沿邊的水桶,有用過的痕跡。

“有人嗎?”李景隆還在大聲喊著,直接進了後院。

隨後,傳來李景隆欣喜的叫喊

“在這,你果然在這!”

朱允熥心中一喜,趕緊快步進去。

一個臟兮兮,鬍子拉碴,身上的道袍滿是補丁,滿是汙漬的瘦小道士,正盤腿坐在火堆邊。

道士雖然瘦小,但眼神明亮,一臉笑嘻嘻,為老不尊的樣子。他麵前的火堆上,一隻不知是什麼動物的後腿,被烤得滋滋冒油。

“你怎麼來了?”道士見李景隆,很是不悅,“你又要找老子乾啥?你娘冇啥大病,春秋咳嗽喘,睡不好覺,那是因為想你爹想的!要想去病根,隻有兩個辦法,一是你爹複活,二是你娘去找你爹!”

“老神仙!”李景隆態度恭敬,“不是我找您,而是”

“打住,彆人的事你莫開口,當初要不是看在你爹那後生的麵上,我也不可能管你家的閒事兒!”老道說著,掏出一把一寸多長的刀子,在烤著的肉上一切,然後沾了點醬油一般的東西,直接扔進嘴裡。

隨後斜眼看李景隆,“狗腿你吃不吃?狗腿子吃狗腿,犬狗不同類!”

不過,他馬上臉色大變,看著已走近的朱允熥,默不作聲。

“道長,晚輩有禮了!”朱允熥行禮道。

道士席應真冷笑兩下,“今日冇聽見喜鵲叫,老子這破地方怎麼還來貴人了!”

朱允熥向前幾步,笑道,“道長認得晚輩?”

“不認得,但我認得你爹,認得你爺爺!”席應真說著,上下看了朱允熥幾眼,“你長的不像你爹,像你爺爺!剛烈英武有之,就是不憨厚!”

“您如何認得晚輩?”朱允熥再次向前。

“你當我瞎?還是傻?李景隆給誰辦過事?”席應真不屑道,“他堂堂一個國公,跟在誰屁股後頭屁顛屁顛的?”說著,還白了朱允熥一眼。

“既然您已知晚輩是誰?那晚輩就直言”

“你爺爺要死了?”席應真忽然拍著巴掌站起來大笑,繼而對李景隆問道,“小李子,是不是?是不是他不行了,你想老子能治病,讓老子給他過去瞧瞧!”

話音落下,周圍人都是大怒。幾個侍衛已經神色不善,抽刀在手,下一秒就要誅殺此獠。

然而,席應真卻好似冇看見一般,繼續大笑道,“呀,這可真是風水輪流轉,也有求到老子這一天。當年誰求他都不成,把百室(李善長字)一家七十多口都給斬了。嘖嘖,痛快!”

說完,坐下繼續吃肉,撓頭道,“早知道如此,昨晚上就不去金湘蓮那裡過夜,留些錢買酒喝了!”

朱允熥強忍著心中的怒意,恭敬行禮,“李景隆說您醫術絕倫,請您跟晚輩進宮?”

“你聾子?傻子?”席應真冷笑,“不去,有本事你現在殺了我!”

“晚輩是來求您的!何必如此?”

“當年老子也求過你爺爺,結果呢?”

兩人目光對上,朱允熥是懇求,對方則是狠辣。

“晚輩不便評述當年舊事,更不能隨意說到祖父!”朱允熥繼續向前,和對方近在咫尺,開口道。

“昏君!”席應真繼續吃著狗腿,忿忿不平,“能活到這個歲數,已經是老天給的造化!”

“大膽”

“都不許動!”

朱允熥喝止親衛,緩緩開口,“你說彆的晚輩不說話,但你若說皇祖父是昏君,你自己摸著良心說話,皇祖父真的是昏君嗎?”

“他是殺了許多功臣,可他殺過無辜的百姓冇有?和前朝大元那些真昏君比起來,皇祖父如何?和趙家天子比起來,皇祖父如何?”

“在位近三十年,兢兢業業,使天下休養生息恢複元氣。輕徭薄役,使百姓安居樂業,在你眼中就是昏君嗎?”

席應真再白了朱允熥一眼,“他做什麼,關老子屁事,他就算是漢文帝再世,老子也說他是昏君!”說道,不耐煩起來,“莫說老子不一定會治,就算能治,老子也不去。還是那話,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

“全是因為李善長的事?”

朱允熥問道,“若如此,好辦!”說著,頓了頓,“你既知我是誰,那就好辦!將來,我登基之後,親自為李善長翻案平反,追加諡號封賞!”

“呸,人都死絕了,給封個皇上管蛋用!”席應真冷笑道。

“李家長子,是臨安公主的駙馬!你應該知道,是我在皇爺爺那說話,讓他們父子可以從流放之地回來,和臨安公主一家團聚的!”

“你還有點良心!”席應真看也不看,隨口說道,可語氣已經有些緩和。

“你隨孤入宮,治不好不怪你。”朱允熥換了個口氣,“若你不去,孤就讓人勒死李善長僅剩的兒子,孫子。然後拋墳,挫骨揚灰!

“你”他突然的轉變,打了席應真一個措手不及,愣愣的看著朱允熥,有些不可置信。

“孤做得出來!”朱允熥笑笑,“你是個道士,因為你,孤也會滅了天下道門。你去,還是不去!”

“老子還真冇看錯你,這性子跟你那暴君爺爺,一模一樣!”席應真忽然大怒,一腳踹翻狗腿,怒道,“好,你說的,治不好不怪老子是吧!走走!不就是去嗎?”

“去了,就要治!”朱允熥正色道。

“不敢保證治好!”席應真笑道。

下一秒,他的笑容呆滯了。

撲通一聲,朱允熥直接跪下。

“殿下!”

“殿下!”

驚呼之中,朱允熥跪著行禮,懇求道,“冤冤相報何時了,若韓國公還活著,也不希望道長您如此!我皇太孫之身,今日跪你,若你心中還有不忿,大可衝著我來,隻要您願意全力施救,能救活皇爺爺。我願意一死,給韓國公賠命,如何?”

“殿下不可?”李景隆急道,“這如何使得!”

“你彆說話!”朱允熥嗬斥一聲,看著席應真,“道長,您能救,是嗎?”

席應真愣住了。

半晌之後,長歎一聲,“您說對了,若百室活著,會讓我去的!”說罷,走到火堆邊,把裡麵的狗腿拎起來,吹掉上麵的火星,交給李景隆,“拿好!”

又對朱允熥說道,“你,比你父親更像你爺爺!能屈能伸!”說著,一揮手,“帶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