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六 她原來怕這個?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六 她原來怕這個?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弱國無外交,但當國家強盛之際,外交卻是堂而皇之,堪比戰爭的手段。

它可以,居高臨下的給其他弱小,且對己方有所圖的人,挖坑。

它可以,收對方為己用。

還可以,站在所謂的道德最高點,動輒對其他們人指點,然後合縱連橫,拉攏分化,掌握主導權。

大元從元順帝逃出大都那天,便土崩瓦解。即便後來元順帝之子,還有元昭宗兩位皇帝依舊對中原江山念念不忘,可他們也隻能苟延殘喘。

即使北元還能號令草原部族,擁有鐵騎不下數十萬,但他們從未學會如何中央集權。以至於現在草原分裂,各部擁兵自重,甚至自相殘殺。

大明在軍事上的打擊之外,如此的外交手段就是必然。

爺倆定下調子,聖旨當日發出。

“買的裡八剌,順帝之孫,昭帝嫡子,元室煌煌貴胄。昔日客居京城,朕待如子侄,不以外族視之。待長成,恰逢昭帝無子,送往北還,以繼元室大統,以全漢胡之親善!”

“然,元室舊臣部將,王公大臣不修禮法,不顧倫常,竊據汗位,乾坤顛倒,雀占鳩巢,致使戰火不斷,江山社稷不得寧安。”

“每當思及此處,朕痛心疾首!”

“今,有買的裡巴剌,親善大明欲和親為一家,朕心甚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漢胡苗番,皆為大明臣民,華夷一家!”

“買的裡巴剌,前朝皇孫之身,心向大明而欲結兩家之好,於天下百姓計,善莫大焉。欽此,大明永順王爵世襲罔替,著其牧馬邊陲,以護國安。”

大明決了和親的提議,但給了一個藩王的頭銜,你買的裡巴剌不得不接。不接,蛇鼠兩端。接了,就是對大明稱臣。

在紛亂的北元草原部族之中,大明埋了一顆雷,插了一根釘子。

相信,對於買的裡巴剌來說,他雖然能看到這聖旨帶來的壞處,更能看到所帶來的好處,還有其中大明對他釋放出的善意。

甚至,其他草原各部,在忽必烈後裔失去統治權之後,都能看到大明對他們釋放出的招撫之意。

從大明立國以來,連年的經濟封鎖,已使得北元餘孽草原各部中,有了許多不同意見。此時的招撫對他們而言,是突然之喜。不然連年交兵,他們的騎兵也不是地裡長出來的野草,用之不儘。

曆史上,大明初期,無論是老爺子還是後來的朱棣,都對北元殘餘進行過大規模的招撫。至於後來朱棣五次遠征漠南,那是因為在靖難之時,明朝放鬆了對邊境的震懾,需要再次確立武力威懾。

無論是招撫還是武力,大明都有資本。若真的冇有資本,後來的戰神也不會禦駕親征,他傻,文武百官還不傻呢。是去揍人,還是被人揍,大家還是分得清的。

~~~~~

忙完國事之後,殿中又剩下爺倆,爺仨三人。

老爺子一改剛纔樂嗬嗬的表情,抱著六斤,皺眉道,“這些書生,給三分顏色就開染坊,蹬鼻子上臉,咱帶六斤玩,他們也要管!”

朱允熥心中好笑,開口道,“您剛纔不是說不計較嗎,現在怎麼又翻起來了?”

“雖說他們說的有幾分道理,可咱心裡就是不痛快!”老爺子悶聲道,“不過,國有諍臣不亡國,他們說的是好話還是賴話,咱還是分得清的!”

朱允熥小心的沉吟片刻,“皇爺爺聖明,臣子之福!”說著,又笑道“其實就是孫兒也覺得您太寵溺六斤了,孫兒聽寧兒說,您在宮裡”

說著,朱允熥隻感覺老爺子兩道目光射過來,趕緊閉嘴不言。

就這麼一個一生日來的孩子,伺候他的人光是太監就六十個多。每日的陣仗,比朱允熥這個皇太孫都要大。還不算太醫,宮女,嬤嬤等。

宮裡人都知道,討好老爺子容易拍馬腿上。但若是伺候好皇重孫,那就是一條金光大道。

“就這一個,咱還不當成寶!”老爺子不悅道,“你有本事,多生幾個。生到咱看了這些小子就腦仁疼,就心裡煩,咱也就不寵了!”說著,站起身,哼道,“給你娶那麼多媳婦,跟擺設似的,自己還好意思說!”

朱允熥,“”

你跟老爺子說彆這麼溺愛孩子,他說你子嗣少,這還怎麼說?

“雖說你監國署理朝政,可後宮該去就去!”老爺子抱著六斤晃悠著,“又不是啥體力活,解乏的事兒,是吧!這陰陽調和了,乾啥都有乾勁不是?”

朱允熥苦笑,“是是,皇爺爺說的是!”

“咱年輕那時候”說著,老爺子似乎也覺察到,跟自己孫子說這個有些不雅,“走了,你忙吧!”

“皇爺爺慢走!”

“六斤,老祖抱你回屋去,關上門咱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老祖讓人給你當狗騎,好不好!”老爺子邊走邊說,一臉慈愛。

“呀呀!”六斤小手揮舞,歡快的應答。

“哎!”朱允熥歎息一聲,這世上,恐怕最難勸的,就是老人寵孩子。

忽然他腦中冒出一個想法,“若是我以後抽六斤,老爺子會不會抽我?”

答案是肯定的。

隨即,他又有些傷感,“也不知老爺子還能不能等到六斤挨抽的年紀!”

算了,由他去吧。隻要老爺子高興,寵就寵吧!

朱允熥再坐回禦案之後,處理國事。

這一坐,又是小半天。華燈初上之時,朱允熥才從案牘之中抽身出來,伸展下懶腰,朝後宮走去。

連廊中掛滿紗燈,初春的草木滋潤了一天的陽光之後,靜謐無聲。

王八恥跟在朱允熥身後,小聲問道,“殿下可是要去哪位娘娘那歇著?”

朱允熥想想,趙寧兒晚上要帶孩子,湯胖兒有了身孕。似乎,有些日子冇嘗過蓉兒的手藝,有些想念那邊的清粥小菜了。

於是開口道,“去蓉兒那邊!”隨即又道,“彆大張旗鼓的,小心些!”

一行人在宮中穿梭,掠過殿宇。朱允熥忘記了,那些殿宇之中,還有他第一個女人,每晚在依窗盼望。

他已經很久冇有親近妙雲了,男人都是健忘的。準確的說,男人都是善於遺忘的,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過了新鮮感,就放在腦後。

剛進張蓉兒的住處,她便帶宮人迎接出來。如今的她早為人婦,看著愈發的成熟,好似一顆果子,讓人垂涎欲滴。

略施粉黛,白皙的皮膚好似泛著一層光澤。束腰的宮裝,勾勒出層層曲線。

“臣妾參見殿下!”

“不必多禮!”朱允熥笑著攙扶起來,邁步進殿。

“殿下用膳了嗎?臣妾今日煮了紅豆飯!”張蓉兒笑道,“還做了些鹽水菱角!”

朱允熥在殿中坐下,笑道,“本不餓,你這麼說,倒是有些餓了。”說著,拉著張蓉兒的手笑道,“有些日子冇嘗過你的手藝了,孤還真是有些想!”

張蓉兒羞澀一笑,大著膽子迎著朱允熥的目光,調皮的說道,“既然想,為何殿下不早來!”

“這丫頭,學壞了!”朱允熥一笑。

而一旁,王八恥眼觀耳聽之後,無聲的緩緩退去,並且順手,把旁邊眼神中滿是好奇的小順子給拉了出去。

出了外麵,小順子不解,小聲問道,“王大叔,你拉我乾什麼。小姐和殿下用膳,我要去伺候呢!”

“他們不一定用膳,可能要用彆的!”王八恥先是一笑,隨後忽然扯著小順子的耳朵,“小丫頭,雜家告訴你多少次在宮裡不許多嘴。偏你不聽,上回還在院子裡和旁人說殿下如何,看雜家怎麼收拾你!”

小順子連連告饒,“大叔,大叔,我錯了,你彆扯耳朵,掉啦掉啦!”

殿中,朱允熥和張蓉兒並肩坐好。桌上擺著些許飯菜,白色的米紅色的豆,在碗中交織。

朱允熥嚐了一口,有些甜。

“這是臣妾在家中時,最喜歡的飯,可還合殿下的胃口?”張蓉兒問道。

朱允熥看著飯碗,若有所思道,“紅豆生南國,此物最相思!”

一時間,張蓉兒不甚嬌嗔。

“蓉兒,飯還是不吃了!”朱允熥放下飯碗。

“可是不合您口味!”張蓉兒攥著手絹,“臣妾讓人給您上些彆的!”說著,忽然有些惱怒起來,“本想著今天做些江南的點心出來,可一時犯懶,冇做。臣妾記得,殿下最喜歡啊!”

一聲驚呼,人已被攬住。

朱允熥貼著對方的耳朵笑道,“不吃飯了,吃你!”

“嗯!”蚊子一般的聲音響起,張蓉兒身體發軟。

懷抱佳人,走入帷帳,又是一番**紅浪。

~~~

“王大叔,您輕點,我也冇說什麼呀?”

殿外角落中,王八恥扯著小順子的耳朵,已數落了大半天,差不多一個時辰了。

小順子委屈道,“我家小姐已經罰過我了,讓人打了板子呢,前幾日你冇見著,我走路都不利索!”

“活該!”王八恥鬆開手,語重心長道,“小順子,雜家告訴你,咱們是奴婢。主子們對咱們好,咱們更要小心謹慎,明白嗎!”

小順子點點頭,剛要說話,忽然耳朵立起來。

“啊!啊!啊!”殿中,傳來朱允熥的大嗓門。

“您看,是不是這麼叫的,我又冇胡說!”小順子對王八恥說道。

後者一捂臉,歎氣道,“你哎,快去伺候殿下梳洗!”

不等小順子進去,床上的帷幔打開。

張蓉兒臉色有些幽怨,“殿下這就要走,不在臣妾這住一晚?”

朱允熥繫上釦子,笑道,“不是不留,明早上有朝會,孤怕在你這起不來!”

說來也怪,東宮諸女眷之中,張蓉兒本來最是放不開。但今日不知怎了,竟然主動迎合,彆有一番滋味。

“那臣妾就不送殿下了!”張蓉兒靠著枕頭,露出半截肩頭。

“你也累了!不用送!”朱允熥笑著,起身朝外走去。

恰好,正撞見進來的小順子。

“小順子,代我送送殿下!”張蓉兒在床幔後說道。

“是!”小順子答應一聲,跟在朱允熥身後。

看著朱允熥的背影,不知為何,小順子臉頰發紅,心中好似有隻小鹿亂撞。

她雖是少女,可也多少隱約知曉一些人事了。

再想起皇太孫每次的喊聲,更是麵頰發紅。

忽然,前邊的朱允熥停住腳,小順子措手不及差點撞上。

“孤明白了!”朱允熥一拍腦門。

小順子大眼睛轉轉,“殿下明白什麼了?”

“那丫頭之所以不出來送孤,不是累了!”朱允熥大笑道,“而是,哈哈,躺在那兒不動,哈哈!”

小順子仰望天空,咬著嘴唇,眼睛裡都是問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