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九 你想嚇唬我?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九 你想嚇唬我?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上諭,東宮皇太孫代天子檢閱京營,巡查春操武備,公侯勳貴,都督將校等,如朕親臨。

~~~

自數日前開始,京師城外沿棲霞山一側便開始戒嚴,騎兵晝夜遊弋往來不停。閒雜人等,若無五軍都督府或兵部的文書,敢擅闖此地者,殺無赦。

有感於曆代盛世之後的武備鬆弛,大明立國開始最精銳之京營官兵,每年兩次會操。春操,乃是大規模檢閱和考察。秋操,則是全軍比武,選拔軍中悍勇超凡之人。

去年老爺子身體不好,秋操就耽擱了。所以今年的春草,上至勳貴公侯,下至尋常士卒都極其看重。

大明立國未久,尚武成風。曆年大戰都是橫掃賊穴,以至於軍中滿是驕兵悍將。

武人不比文人,用文章做官。而武人若不打仗,便無用武之地還要大量的耗費國家錢糧。自高麗之戰後,京營官兵休整已久,從上到下都盼著,能再一展身手。

春操所在之地,方圓十數裡之內,營壘連橫,戰旗招展,陣勢森嚴,與戰時大營無異。官兵鐵甲在身,刀槍出鞘。

遠遠望去,大營之中數個如刀切豆腐一般整齊的萬人方陣無聲肅立,氣勢恢弘。從天空俯瞰,到處一片耀眼的盔甲反射光澤,令人不敢直視。當真是,無雙雄風,大明虎賁。

大軍最前方,碩大的大明戰旗之下,數十位穿著鐵甲的大將騎馬端坐,眺望遠方。

最前頭,是開國公常升,魏國公徐輝祖,身後是幾位副手,駙馬都尉梅殷,李堅。大將瞿能,平安,盛庸。平羌將軍寧遠侯何福,江陰侯吳高,指揮使莊德,周興,劉真等人。

這些人都是大明的中生代將領,從小聽著父輩故事長大,成人後投身軍中,多次參與大明對外戰爭,如今已能獨當一麵,是軍中的中流砥柱。

自藍玉案之後,軍中老將勳貴等,漸漸的退居幕後,不在作為統兵大將。此次春操,要出風頭的就是這些正值壯年的年輕人。其實即便是朱允熥自己,也不願意軍中都是老臣統兵。

而以宋國公馮勝為首的老臣,則俱是穿著禦賜的蟒服,策馬在另一邊。

不過,他們雖然人老,可嘴卻不閒著。

景川侯曹震看著那邊無聲肅立的常升等青年將領,不屑的撇嘴,“各位哥哥,在咱看來,這些後生都是樣子貨!瞅瞅,各個裝模作樣繃著臉,憋著氣,有啥用呀!”

“這就是練兵,若真是大戰來臨,統兵官都這麼緊張,冇個好笑臉,下麵的二郎們,還不他孃的褲襠裡都是汗,球都泡囊了!”

他大咧咧的說著怪話,引得周圍一片鬨笑。人老不服老,偏愛對後生晚輩指指點點,人之常情。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武定侯郭英看看左右,腦袋晃了半天,開口道,“什麼老虎配狗!”

永平侯謝成笑道,“四哥,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對,就這話!”郭英一拍腦門,“這幫後生是咱們眼皮子下麵長起來的,處處都學咱們。可是學的不像,真要兩軍交戰,擺開陣勢,咱們這些老兄弟,都是有說有笑,混不在乎。”

說著,一指那邊,“你看他們現在,如臨大敵呀!!”

郭英在軍中威望甚高,年輕時曾是老爺子的宿衛統領,他一開口,周圍紛紛附和。

一群即將退居二線的老頭,嘲笑那些雄心壯誌的新生代。

另一邊,開國公常升胯下戰馬忽然蹄子動動,隨後甩甩脖頸上的鬃毛。

“籲!”常升安撫一下,回頭看看身邊的夥計們,正色道,“都打起精神來,一會殿下來了,可不能看著咱們拖泥帶水的!”

副將盛庸是個爽朗的漢子,開口笑道,“鎮台放心,二郎們都憋著氣兒,讓殿下好好瞧瞧呢!”

軍人靠的就是軍功說話,他們有冇有軍功,要看君王想不想讓他們一展身手。此處的人人都知道,大明朝雖然現在老爺子建在,可卻是皇太孫當家。

諸開國勳貴以老,以後就是他們在軍中大展拳腳之時。新君新將,國朝新氣象。

“來了!”徐輝祖遙指前方,正色道,“皇太孫的車架不對,不是車架!”

遠處,突然傳來陣陣馬蹄,以及讓人睜開不眼睛的光芒。

諸將眯著眼睛,朝前望去。

當先,一杆巨大的龍旗出現在視線中。隨後上千騎兵,簇擁著這杆大旗,衝鋒而來。

霎那間,煙塵滾滾,蹄聲如雷,山川震動。騎兵身上的盔甲,反射出的光澤,猶如耀日。

龍旗之下,一匹全身雪白冇有一絲雜毛的戰馬上,馱著身著金甲金盔,披著披風的皇太孫。

既然是檢閱軍隊,朱允熥便冇有乘坐車架,而是換了甲冑,策馬而來。

他在馬背上脊背筆直,身體隨著戰馬的前行微微晃動,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拎著鑲嵌寶石的玉柄馬鞭。

“臣等,恭迎皇太孫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歲千歲!”

片刻之間,朱允熥的馬前跪滿了大明的將領們,無論是新生代還是老臣,都伏地叩拜。

“唔!”朱允熥緩緩點頭,解開臉上的鎖子甲麵罩,笑道,“諸位甲冑在身,不必多禮!”

說著,欲翻身下馬。

李景隆搶先一步,從身後的侍衛裡出來,牽住朱允熥戰馬的轡頭,在戰馬的眼前做著手勢。

那戰馬極為溫順,前腿微屈,身體緩緩的跪倒,朱允熥略微抬腿,便從戰馬上下來。

朱允熥左手按刀,右手拎著馬鞭,走到諸俯身的將校麵前,笑道,“孤今日來,是看大明將士們雄姿的,不是看你們磕頭的,常升!”

“臣在!”

“春操演練,何時開始?”朱允熥問道。

“殿下一聲令下,三軍齊發!”常升肅然道。

“去準備吧!”朱允熥又是一笑,朝搭建起來的點將台那邊走去,順便,對那些勳貴老臣們招手,“諸愛,隨孤一起登台,看看大明兒郎們的英姿!”說著,又揶揄的笑笑,“你們這些老前輩,也給這些後生晚輩,指點指點!”

諸老將大笑,跟在朱允熥身後。

“殿下,酒是陳的香,薑是老的辣!”景川侯曹震笑道,“若將來殿下要征討誰,千萬彆忘了老臣!不是臣跟您吹大氣,彆看老臣老了,可真兩軍對陣,這些後生,未必是老臣的對手!”

朱允熥一笑,冇說話。

而宋國公馮勝則是橫了曹震一眼,“你半截身子都埋土裡了,還爭強好勝啥?”

曹震也不怕他,反聲道,“誰說我老了,跟殿下打高麗的時候,我第一次抄刀子衝上去的,第一個衝進高麗王宮。”說著,又大聲道,“馮大哥,送給你那幾個高麗美女,就是那次搶來的!”

“殺才!”馮勝老臉一紅,不在說話。

而朱允熥一直笑嗬嗬的,此時開口道,“不是不用你們,諸位打了一輩子仗,此時也該享享了。在後麵看著,指點下後生晚輩發揮餘熱。將來若真有什麼戰事,要你們出馬,孤自然會想到你們!”

一行人登上點將台,腳步極快。

快到誰都冇注意,朱允熥的隨行隊伍之中,跟著一個氣喘籲籲的胖子。

朱高熾擦了把頭上的汗水,看著朱允熥的背影,咬牙切齒。

自己好端端在宮裡讀書,皇太孫非要拉他出來看京營春操。這一路上,不得坐車隻能騎馬,差點冇顛死他。

到了地方之後,那些老將,新人對他這個燕王世子,都好似冇看見一樣,冇人搭理他。

“呼!呼!”朱高熾喘著粗氣。

“世子,殿下對您招手呢,您快著點!”李景隆在後麵笑道。

朱高熾抬頭,果然朱允熥在點將台上對他招手,無奈之下,他隻能硬生生擠出幾分笑意,心裡卻道。

“你他孃的這是藉著閱兵,跟我顯擺軍威呢!”

“哎呦,可累死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