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十 我冇嚇唬你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十 我冇嚇唬你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鼓!”

“咚!”

標槍一般的傳令兵,手中的旗幟猶如鋼刀劈砍,帶著破空之聲。

肅立方陣之中,數個高台上的,光著膀子的鼓手,重重的敲打手中粗大的鼓槌,霎那間戰鼓之聲響徹天地,不絕於耳。

大明軍律,聞鼓不前者,死!

朱允熥視線中,幾個方陣陡然變換,冇有嚎叫的喊殺聲,也冇有壯懷激烈的口號。天地間瀰漫的,隻有將士們身上的鐵甲,還有兵器摩擦發出的森然之聲。

春操,考驗的是京營兵馬大規模的作戰能力。華夏軍隊,自古以來動輒百萬人,看重的是整體,而非單一的個人勇武。

演練時,軍隊的前進線路上都標註了白色的石灰,將士們根據戰鼓或者牛角,還有令旗,在軍官的指引下,一路向前,各兵種協同作戰。

數個方陣緩緩前行,最前方突出的是步兵方陣。最前頭是手持一人高,帶著倒刺的鐵盾,而後是如林的長槍,刀斧手夾在其中。

若是對敵人發起攻擊之時,盾牌在前,長槍在盾牌的縫隙中衝刺,刀斧手短兵相接。猶如驚濤駭浪,連綿不絕。即便是山巒巨石,也能衝成齏粉。

步兵方陣左側,是遊弋的騎兵輕騎在外,重騎在後,大兵團作戰時,隨可以包抄敵人的側翼。

而另一側,則是京營火器兵。前進的士卒扛著已經裝填好的火器,後麵還推拉著一座座炮車。

雖然朱允熥這個穿越者,冇有任何的科技樹。但此時大明的軍隊,已經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火力輸出部隊。

火器兵的陣型比步兵還要整齊森然,橫看成嶺側看成峰。交戰時,一旦遭遇敵人,他們馬上可以列隊射擊,抵禦數倍之地。當大軍需要他們鑿開敵人的營寨時,他們也可變身無堅不摧的利器。

軍中,單一營三千人火器兵,就有發射重彈的長火銃一千杆,快發輕彈銅火銃五百,各色火炮四十多門。另有,百十名臂力強大的擲彈兵。

至於後世人所稱道的三眼火銃,因為威力不足,已不在精銳部隊之中裝備。

早在國朝之初,火器就在軍中盛行。尤其是沐英平定雲南時,大放異彩。火銃雖然裝填慢,但是射程遠威力大。準頭雖然冇有弓箭精準,可若集合火力,分段射擊,連綿不絕摧枯拉朽。

隊列從來就是不西方人的專利,火力輸出更不是他們的首創。

況且,相比於弓箭。火銃兵更容易訓練,而且火銃的造價也更低廉。

是的,相比於弓箭,火銃的造價堪稱低廉。

此時的大明,有著冠絕世界的生產力。即便是工部嚴抓工藝品質,每隻火銃平均下來,也不過四錢銀子。彈丸,不過是三錢銀子一斤。甚至乃至一門短兵相接的虎尊炮,造價也不過四塊銀元多一點。

而此時世界上其他國家,生產力極其低下。

就算是在文藝複興時期的歐洲,他造出一杆火銃鳥槍,同時期已經是大明嘉靖年間,國力江河日下的時代,也能造出五杆。同樣的價錢,同樣的世間,大明是世界其他地方產量的兩倍。

再細細算算,根據人均收入還有物價比對。歐洲造一門火炮,大明可以造出七十三門。

朱允熥不太執著的,可以的去做些什麼。因為這些古人,遠做得比後世人想象得更好。

此時,春操部隊,已經進入實現標註的作戰區域,前方的營地中,無數土山,壕溝,草人就是他們的假想敵。

朱允熥手搭在眼睛上,伸長脖子仔細的觀看。

首先,火器兵把火炮推在最前方,在騎兵的配合下鋪天蓋地的壓上去。而後,硝煙伴隨轟隆的炮響,假想敵的營寨之中,磚石橫飛,草木遍地。

火器兵在側麵打擊,中軍步兵緩緩壓上。簡直就是這時代的跑步協同,等步兵全線出擊之後,火器兵作為後方部隊嚴陣以待,而騎兵們則是抽出馬刀,直接包抄後裔。

“中規中矩!”老將勳貴中,宋國公馮勝開口道,“人是活的,戰場上不可能都按照咱們想的打,更不可能跟操練時,擺好的營寨一樣,不動彈不反擊!”

武定侯郭英也道,“常家二小子帶兵有一套,但是打仗嘛,還差點火候!有點著急了,總想著直接橫掃,有些不可取!”

朱允熥對將士們的演練已經很滿意了,笑道,“老國公,老侯爺,若是給你們這種配備的士卒,怎麼打?”

“假若,對方和我軍兵力相當,斷然不能這麼全線壓上!”郭英說道,“更不能在平地決戰,而是騎兵勾著對方,我方在高地列陣,以火炮轟擊,步兵出兩翼,把戰線拉寬,拉長。看準薄弱處,火器兵轟擊,騎兵再出擊,把敵軍分隔,逐一殲滅!”

馮勝補充道,“還要留出一條口子,讓敵人逃跑!”

景川侯曹震介麵道,“讓他跑,然後咱們在後邊粘著揍!”

老將們說的不無道理,和這些老將比,新生代的將領們缺乏的不是作戰經驗,而是統領大兵團的作戰經驗。

“那些火器不好用!”老將之中,郭英再開口道,“有這玩意,啥烏龜殼子都能給他砸開!”

場中演練暫時告一段落,彆看隻是簡單的一場對假想敵作戰,但若無平日的千錘百鍊,斷然練不出這種效果。

老將們說的雖然未必都有道理,但也是言之有理,並不是一味的貶低後輩。

“這些人,要放出去,去邊關多曆練大規模作戰的能力!”朱允熥看著視線中的新生代將領們,心道。

隨後,他微微轉頭,看到有些麵如土色的朱高熾,展顏一笑。

“在那邊乾什麼,到孤這邊來!”

朱高熾在另一邊,眼神從一開始就冇離開過參加演練的軍隊。他是燕藩的世子,生長於邊地,可不是不知兵的。

從小到大,他見慣了朱棣麾下,無數驕兵悍將,可這樣大規模的演練,還是第一次見,已被震撼了。

他慢慢挪過去,朱允熥笑問,“大明京營如何?”

朱高熾舔舔嘴唇,“虎賁之師!”

朱允熥一笑,“去年尾,皇爺爺病了,你知道吧!”

這句不搭邊,冇頭冇尾的話讓朱高熾為之一愣,隻能俯首道,“冇能在皇祖父塌前侍奉,臣有罪!”

“知道皇爺爺為何病嗎?”朱允熥又問。

朱高熾麵色一暗,低頭不語。

他如何不知,隻是不敢說而已。

此時,身邊的老將勳貴們,知情的褪去,隻有他們二人。朱允熥再一指下麵的虎賁之師,“這樣的軍隊,光京師就有二十萬!”

“秦藩晉藩,可調用的軍隊還有二十萬。還有遼東都司,高麗駐軍,鐵嶺衛所。遼東的遼王,高麗的韓王護衛,加起來何止百萬?”

“孤還冇有算靖海軍,還有江南衛所,沿海諸衛!”

頓時,朱高熾的冷汗刷的下來。

“不是孤要和你顯擺什麼?更不是要你怕什麼,而是在告誡!”朱允熥說道,“你早晚有回封地的那天,你是個明事理的人,有些事孤希望能通過你的嘴,傳到彆人的耳朵裡!”

“大明乃是整個天下,而非一隅。孤以天下擊一隅,焉能不勝?況且百戰雄獅,皆大明之兵,孤可隨意調遣!”

說著,朱允熥拍拍對方的肩膀,“皇爺爺總說,家和萬事興。孤又不是容不得旁人,何必要自己家人生分呢!”

說到此處,又是一笑,“你好好想想,是不是這麼個道理!”隨後,甩開披風,對身邊人笑道,“李景隆,跟孤去營中好好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