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五十六 內政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五十六 內政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日曆上盛夏已經過去,但秋老虎依舊酷暑難耐。

紫禁城的樂誌齋中,擺放了數個冰盆,才讓人稍微感覺到些涼爽。

即便如此,坐久了也感覺身上黏糊糊的。

若不是召見臣子,朱允熥哪管什麼規矩,直接穿了無袖的單衣。可此刻群臣覲見,君王儀表斷不能有半點失禮。

不但是他,麵前的群臣們也都是穿著厚厚的官袍,朝靴還帶著官帽,許多人的鬢角已經惹出了水漬。

今日朱允熥召見群臣,正是為了江浙之地賦稅賦稅一事。中樞閣臣之中,吏部尚書淩漢,戶部尚書傅友文,侍郎魏安仁。還有特意召入京師的蘇州知府馬京,浙江佈政使張善等人。

“王八恥,給各位愛卿上冰鎮酸梅湯,涼茶來!”朱允熥坐在寶座上,笑著開口,“今日叫你們來,是說說江南賦稅的事!”說著,從禦案上抽出一本奏摺,“年初的時候,翰林院有位叫鄭庸,籍貫是蘇州的編修上了摺子,痛陳國朝弊政,說蘇州的賦稅太重!”

說著,展開奏摺唸叨,“蘇州府之賦稅,僅糧便兩百八十萬石,比浙江佈政司一個行省還多出一百萬石,百姓士紳苦不堪言。”

其實不單是蘇州的賦稅重,蘇鬆嘉湖四府的賦稅都很重。這幾個地方,紡織業發達,經濟繁榮,富商遍地。

從洪武元年開始,屢次對這些地方進行加稅。不但是加稅,而且還動輒籍冇實士紳田產,充入官田。

有一種說法是老爺子暗恨蘇州等地的百姓懷念張士誠,所以才加以重稅。畢竟,當年天下大亂的時候,張士誠每年在蘇州等地的糧稅,也不過一百萬石。而大明一來,就多了這麼多。

一開始朱允熥對這個說法,也是有幾分認同的。但隨著處理政務的能力越發提高,視野不斷提升,發現這個說法也有些過於謬論。

若大明未建國,課以重稅還說得過去。但都是大明的百姓子民,老爺子又希望天下休養生息,如何能對這幾個地方百姓的負擔,視而不見呢?

蘇州知府馬京起身,躬身說道,“回殿下,其實蘇州糧稅之所以重,乃是因為官官田太多。如今蘇州府田地之中,官田占了六成,共計六萬一千多頃田地。”

六萬多頃,一年兩熟的魚米之鄉,每年的產出的糧食是個天文數字。所謂官田,就是官家的田。前朝大宋大元的官田,戰亂時的無主之地,從敵人手中搶過來的田地,建國之後抄冇那些罪人的土地,等等。

“富豪眾多的崑山,官田有八成,常州嘉定太倉都超過七成!官田每畝七鬥定額稅!”蘇州知府馬京是陝西人,洪武十五年的進士,為官堪稱清廉勤勉。

也正因為他不是江浙士人,所以才能在蘇州這樣的天下大府擔任主官,雖無太守之名,但有太守之權。也正是因為他不是江南出身,所以會略微公允,不會偏袒徇私當地的勢力。

“官田的稅高了,民田的自然也就高了!”馬京繼續說道,“看似有些重了,臣卻不以為然。蘇州府作坊林立,每年產出的棉布絲綢供不應求,百姓半工半農日子也遠比其他地方要強!”

聽了這番話,朱允熥笑笑,“你這話前半段孤還頗為讚許,但最後一句,孤還是有些不大滿意!”說著,笑道,“不能因為人家錢多,就多收稅呀!也不能因為百姓日子好,就對重稅視而不見呀!”

“不跟錢多的收稅,難道還和那些窮地方多收稅?”馬京這人清廉耿直,直接就懟了朱允熥一句,“殿下,那蘇州的編修為家鄉抱不平是人之常情。但臣管著蘇州,百姓的日子好不過,臣自然知道!”

說著,又皺眉道,“臣這人嘴笨,不會說什麼好話。臣也知道,百姓日子好,纔是真的好。但蘇州和其他地方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他說起話來硬邦邦,絲毫不懂婉轉。

殿中,中書舍人劉三吾開口道,“蘇州府,殿下麵前,注意言辭!”

“無妨無妨!”朱允熥笑笑,對馬京道,“你坐下,好好說,到底哪裡不一樣,孤洗耳恭聽!”

“富商豪門太多!”馬京正色道,“臣是北方人,看得比旁人清楚!”

“前朝蒙元入主中原時,深感在北方殺戮過甚,所以在江南實行懷柔。百十年間,江南豪門望族坐大,富者田壟連橫,貧者無立足之地。又絞儘腦汁逃避糧稅,富己而窮國!”

馬京的話,讓朱允熥暗暗點頭。想想元朝末年,最痛恨老爺子這等造反的人,除了大元的統治者們,就是江浙的士紳集團。這些人組織地主武裝,想儘一切辦法和老爺子對抗。

“如今糧稅重,則田地兼併不顯。一旦糧稅輕,這些人就會囤積土地,高價買田!”馬京繼續說道。

“一派胡言!”劉三吾身後,參與議會的一位官員不滿道,“田價高了還不好嗎?難道一定要田地不值錢纔好?”

說話這人,朱允熥認得,翰林院侍講李紳,也是江南大族出身。

“即便是二十塊銀元一畝,那些富商豪門望族買起來也不眨眼!”馬京冷冰冰的回道,“可他們把田地炒到了天價,百姓誰能買得起?到時候地價糧價都在他們手裡,百姓辛苦一輩子,不過都是為了他們賺錢!”

“他們什麼時候做過虧本的買賣,即便他們收的地價高了。可一旦天災之年,他們就會壓低地價,讓百姓便宜賣地。百姓失去田地,隻能任他們雇傭,隨便給幾個錢,就要給他們當牛做馬!”

“然後等天災過去,他們再把地價炒起來,如此一來苦的還是百姓!現在看著糧稅重,可百姓還能負擔。可若是稅輕了,最終得利的,

還是他們!”

“你”李紳語塞。

“糧稅雖高,但臣看來卻能抑製土地兼併,利大於弊!”馬京繼續道,“臣知道說這話,會被人罵。對百姓又不公平,但為政者,當大局為重!”

這個馬京,以後可以重用!

他雖然說的不全對,但他的話恰好是未來後世,大明帝國走向危機衰落的緣由之一。

江南這等財稅重地的土地兼併,大富豪豪門對於經濟民生,文化政治的壟斷。大明晚期,這些人的勢力膨脹到無以為繼,國家要收稅,都要看他們的麵子,看他們給多少,而不是應該收多少。

除了土地,還有漕運,還有鹽務

老爺子之所以對江南士紳不加顏色,之所以加以重稅。甚至故意不重用這些地方的讀書人,也有幾分是源自於此。

當初朱允熥推行商稅能暢通無阻,也正因為有這種的緣故。

老爺子要建立的是一個富足的小農社會,而這些大地主大商人大豪門的存在,正是建立這種社會的最大障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