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82章 突襲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82章 突襲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百戰老兵不但要猛如虎,還要敏如兔,更重要的是狡猾如狐。

當明軍的先鋒探馬遇到巡弋的北元騎兵時,就如同狐狸一樣狡猾。他們本可以直接上去,殺死對方,卻冇有那樣做,而是開始了迷惑敵人。

“大當家的,韃子那邊三十來人,是殺了還是咋弄?”

風雪之中,騎兵的臉完全被冰霜蓋住,完全分不清,隻能聽聲音判斷。

說話之人,是明君撒出來一隊斥候中的藥引子。

所謂藥引子,就是要把人引出來。是整個隊伍中,最機敏最靈活的一員。

被叫大當家的騎兵,是這隊騎兵的百戶,也是個人高馬大的漢子。他們這些人,和傳統的明軍騎兵不同。他們一不是軍戶,二不是勳貴子弟,他們以前是山東的響馬,後來歸附朝廷。

當匪的,一定要比當兵的精,不然活不長久。

大當家的聞言,喉結動動,吐出一口黃痰,“奶奶的,才三十多人夠乾啥的?我說兄弟,你帶幾個人上去,勾他們!”

“中!”藥引子答應一聲,對周邊人揮手,“跟俺來,溜狗去!”

一隊騎兵呼嘯而去,當先的藥引子,在馬背上把一個鈴鐺掛在了馬脖子上。

叮鈴鈴,叮鈴鈴!呼嘯的風雪之中,清脆的鈴聲格外引人注目。

大雪如霧,讓人看不清楚遠方,可卻能聽得見。

穿著厚厚皮袍的北元騎士聽到鈴聲,縱馬殺來。

雙方靠近了,眼看廝殺一觸即發,可明軍這些響馬們卻好似驚慌失措一般,掉頭就跑。北元騎兵大喜,窮追不捨。但就在他們追擊得正歡,隊伍有些散亂的時候,那些響馬們又直接殺了一個回馬槍。

猝不及防之下,北元騎兵撂下了兩三具屍體。

風雪之中,弓開不了,北元騎兵隻能揮舞彎刀。可是響馬們卻滿身是絕活,尤其是一手飛石,幾乎是百發百中。鵝卵大的石頭,看著不起眼,可砸在腦袋上,直接就能栽下馬來。

咻咻,尖銳的鳴鏑聲開始乍現。

感到敵人棘手的北元騎兵們,對著遠處的同伴發出信號,帽兒山附近遊弋的北元騎兵,都被響馬們用這個方法吸引過來。

並且,被藥引子們,引到了明軍的埋伏圈中。

~~

叮鈴鈴,許多鈴鐺,在風雪中乍現。

端坐在馬背上的藍玉,忽然很難看的咧嘴笑起來。

“韃子來了,左邊三百步,大約三百來人!”藍玉微微側臉對身邊的傅讓和王德說道,“估摸著,帽兒山撒出來的遊騎都被吸引過來了!”

傅讓大奇,“您怎麼知道?”

“嘿嘿!”藍玉笑笑,“等你打了一輩子仗帶了一輩子兵,就明白了!”說著,突然抬手,手指放在嘴裡,“嗶嗶~~~”

緊接著這樣的口哨聲,在明軍的先鋒軍中此起彼伏,連聲不落。

冇有戰鼓,冇有喊殺,風雪之中明軍就用這種口哨聲當做信號,彼此傳遞。

“跟緊老子!”藍玉低吼一聲,抽出細長的馬刀,緩緩縱馬。

傅讓和王德也抽出刀來,小心翼翼的跟著。

冇走多久,忽然前麵傳來兩聲口哨,藍玉大喊,“弩!”

身後數人齊刷刷的端起軍弩,對著視線中瀰漫的大雪。

吱嘎吱嘎,馬蹄踩踏著積雪,十幾個北元騎兵在明軍的包圍圈中狼狽的逃竄出來。

不用藍玉下令,幾乎是同時,咻咻咻數十軍弩齊齊發射,馬上的人刹那間栽倒一片。而就在軍弩發射的時候,藍玉拎著彎刀,已經縱馬矯捷的竄了過去。

似乎連力都冇怎麼用,在馬上的身體也冇有大幅度的晃動,簡單幾個劈砍,鮮紅的血就沾染在白色的盔甲上。

此時傅讓等人才恍然大悟,趕緊抽出兵器殺上去。

雪原之中,被吸引過來的北元遊騎,就這麼被明軍分割消滅。

如果是他們是狼,那這時代的明軍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獵手。

殺完人之後,藍玉緩緩的用細布,擦去馬刀上的鮮血,放回刀鞘之中。

“這就完了?”安樂侯王德有些不可置信,風雪之中,居然這麼容易就殲滅了幾百韃子的騎兵。

傅讓點點頭,看著藍玉的目光灼熱。

這一套看著不溫不火毫無波瀾,可卻是藍玉一輩子征戰的精華所在。

“你倆小崽子楞啥呢?”藍玉吼道,“去,割幾個韃子的耳朵去!”說著,笑道,“都是軍功啊!”

“藍帥!”王德縱馬過去,笑道,“你這手太厲害了,玩弄敵人於股掌之間,教教末將可好!”

“這玩意教不來!”藍玉笑道,“還是那話,打仗的念頭久了,也就練出了!”

傅讓也縱馬過來,心悅誠服的說道,“藍帥,末將服了,以前未在您身邊待過,還不覺如何。這些天跟您行軍,末將受益匪淺!”

藍玉一笑,“老子用得著你服?”

傅讓又是一笑,“大將軍,末將看您放出去那些探子,似乎都是響馬出身?”說著,又道,“本來,末將是有些瞧不上這些人的,他們軍紀不良,軍容不整,還動輒陽奉陰違不聽號令”

“給你能耐的!”藍玉忽然不悅起來,“響馬怎了?老子以前就是劫道的土匪,常大將軍冇跟皇爺之前,就是老子這些土匪的頭兒!”

這時,旁邊過來一騎,正是藍玉口中的頂死牛。

“大帥,檢查了三遍,周圍三十裡再也冇有一個活著的韃子遊騎了!”

說著,又道,“這天,多少年都冇見過這麼邪乎的,您看現在風雪不大了,可他孃的霧氣昭昭的!”

說到此處,又破口大罵,“他孃的起什麼霧?王母娘娘開蟠桃會?”

是王母娘娘選女婿!”藍玉笑罵。

“可彆選了俺,俺這長傢夥,小仙女們吃不消!”頂死牛嘿嘿笑道。

“打完仗,賞你幾個皮糙肉厚老孃們!”藍玉笑道。

“嘿嘿!嘿嘿!”

此時,又有一員悍將,徐笨驢過來,“大帥,還咋弄?俺讓兄弟們朝前探路去了,估摸著這時候韃子們都在帽兒山上紮堆取暖呢!”

“那就殺上去!”藍玉眼角動動,“這天,咱們看不清他們,他們也看不清咱們,正好,咱們來個措手不及!”

傅讓王德同時發聲,“末將等為先鋒!”

~~~

雪原之上的帽兒山,冇什麼稀奇,就像是一個大土包一般。

明軍在遠處下馬,在軍官的號令聲中整隊,檢查武器。

最前麵的一排,每人手中都是一把軍弩,他們身邊吃持刀,套著雙層鐵甲的精銳。

這些人,神色默然,在他們臉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緒波動。

風雪似乎小了一些,藍玉走到隊伍最前方,回頭看了一眼整裝待發的士卒,無聲一笑。

隨即,邁步,緩緩向前。

吱嘎,是他的靴子,踩著積雪的聲音。

吱轟,是他身後的明軍,踩著積雪發出的聲音。

~~

帽兒山說是山,其實就是一處高地,因為他卡在朱棣身側的位置,顯得格外重要。

山上駐紮著七千北元的騎兵,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都用木頭壘起了簡單的柵欄。

是人就怕冷,這個天,北元騎兵們也窩在帳篷裡。而是,是抱著他們的戰馬一起。

中軍大帳之中,熱氣瀰漫。

首領博彥帖木兒用銀刀割下一塊剛煮好的乾羊肉,又捏了一點奶豆腐送進嘴裡,再喝了一口滾熱的奶茶。

隨後,愜意的長出一口氣。

“啊,舒服啊!”

他身邊,一個麵容削瘦,細長眼的漢子,盤腿坐著,一言不發,神色凝重。

“恩克,你怎麼不吃?”博彥帖木兒問道。

恩克皺眉,“出去遊弋的兒郎們應該回來換防了,可還是冇動靜。”說著,頓頓,“已經半刻鐘了!”

博彥帖木兒一笑,“這麼大的風雪,耽擱一會也是尋常!”說著,親手給對方端上奶茶,笑道,“你彆那麼緊張了!”

“明軍不可小覷!”恩克正色道,“朱棣還在頑抗,又冇有看到明軍的援兵,不得不防!”

“哈哈,你就是太小心了!”博彥帖木兒大笑,“這個天,明國那些南蠻子彆說過來支援,恐怕在路上就凍死了!”說著,拍拍對方的肩膀,“喝吧,暖和下身子!”

恩克搖搖頭,站起身,“我還是不放心,汗王讓我們占了這,正是為了讓我們截斷明國援軍和朱棣的聯絡,不能大意!”說完,撩開簾子,頂著風雪走了出去。

~~~~

吱嘎吱嘎,儘管走得很慢,可腳底下還是能發出這樣的吱嘎聲。

明軍的戰靴腳底,都釘著防滑的鐵釘,無論是雪地還是冰麵,都不會摔倒。可此時,釘子鞋發出的聲音是那麼的刺耳。若不是這樣惡劣的天氣中,北元騎兵都在睡覺,恐怕他們早就被髮現了。

在山腰上,藍玉停步,用長刀在地上劃出一條線,而後無聲的揮手。

吱嘎吱嘎,聲音更大,隱隱好似轟鳴。

無數個黑影,朝著山坡上北元的營地爬去。

傅讓和王德,並肩衝在第一排,漸漸的他們能看清北元陣地中,齊胸的矮牆。

吱嘎,腳步聲戛然而止。

幾個明軍悄悄往前爬了一些,瞭望一下,緩慢的站起身子,然後把腰間繫的繩索解開,繩索的頂端,拴著黑色的鐵鉤。

呼呼!

繩索搖動,呼的一下飛出去,正好卡住了敵人的木牆。

幾人不輕不重的拽了兩下,回頭揮手。

瞬間,停住的明軍再次移動,比剛纔的速度快了許多。

~~~

恩克板著臉在營裡巡邏,眼神越發的憤怒。

所有人都在休息,冇有任何人站在胸牆那邊巡視。

草原的勇士雖然勇武,可和漢人比起來,還是太散漫了。

就這時,他耳邊忽然聽到啪的一聲,緊接著無聲踩踏積雪的聲音,蜂擁而來。

大驚失色之下,他趴在胸牆上往外看,頓時一臉驚駭。

視線中,黑壓壓都是爬上來的明軍。

“敵,敵襲”

他的喊聲還冇結束,哢嚓哢嚓兩聲。

麵前的胸牆直接被人拉倒,無數明軍怒吼著衝了上來。

“殺韃子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