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86章 十五郎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86章 十五郎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天剛亮,陽光下的雪原就格外的刺眼。

遠遠望去,仿若無數個刺眼的白點在視線中閃耀,隻看一眼,就讓瞳孔火辣辣的難受。

一支近乎十萬人大軍,停在雪原的崇山峻嶺之中,若是從天空俯瞰,大軍似乎一分為二,占據了兩邊略高的地勢,隻在其中留出一條狹窄的通道。

這是典型的進可攻,退可守的陣地。陣地之上,長槍弓箭火銃火炮一應俱全,步兵嚴陣以待,騎兵來迴遊弋。

當先,一杆大旗高高飄揚,潁國公,傅!

傅友德的高麗駐軍,還有鐵嶺衛的兵馬,也到了。

“咳!咳!咳!”

軍帳之中,傅友德狠狠的咳嗽著,大口大口帶著血絲的濃痰,吐在痰盂裡,臉上冇有一絲血色的同時,也冇有多少精神。

這位老將似乎蒼老了許多,原本貼身的鎧甲顯得有些鬆垮,連走路都要靠人攙扶。

帳中諸將臉色有些不好看,傅大帥自從入秋開始身子就不好,病倒了幾次。韃子來犯之前更是連馬都上不去了,如今是拖著病體千裡迢迢趕到戰場。趕來的路上,又經曆了狂風暴雪。

這一路,傅大帥根本冇有騎馬,而是坐著由親兵抬著的轎子。但即便是這樣,他的轎子也走在大軍的最前頭,仿若探路先鋒。

“他孃的!”傅友德用手背擦了下嘴,艱難的笑著罵道,“人老了,毛病就多。不是這疼,就是那疼!”說著,揮手道,“繼續說,剛纔說到哪了?”

參將劉真開口道,“傅帥,咱們停在這是不是不妥,探馬回報,韃子離咱們還遠著呢?而且他們過了黃榆溝長城口,如今正跟燕王的人馬打得交著”

另一參將錢忠也道,“是呀大帥,就算要停在此地,末將以為也應當先派遣先鋒部隊,或是探查韃子的虛實,或是通知友軍”

“已經派了!”傅友德淡淡的一笑,“老夫打了一輩子仗,這點事還用你們說?”說著,又是一笑,有些虛弱的指著牆上掛的地圖,“你們呀,跟了我這麼多年,怎麼就不長進!”

說著,在親兵的攙扶下站起身,指著黃榆溝一代說道,“這裡現在是戰場,燕王的人馬頂著,咱們是離他最近的援兵嗎?”說著,看看眾人,“應是最遠的,咱們到這的時候,想必京師的援軍,秦晉二藩等地的援軍已經都到了!”

隨即,枯瘦的手指在地圖上劃了一個大大的圓圈,“再瞅瞅,這纔多大點地方,韃子十幾萬,朝廷大軍近乎二十萬,加起來三十萬,擺得開嗎?咱們這些人再湊上去,看著是成合圍之勢,實則呢?”

“實則臃腫了!”傅友德咳嗽一聲,繼續開口,“人多不一定有用,各路援軍本就互不統屬,號令難以傳達,都擠在長城周圍這一快,到時候誰都施展不開,反而便宜了韃子!”

“前方他們合圍去,咱們離開點距離,韃子敵不過自然要往咱們這邊跑,這時候咱們才能發揮出用場!再說了,咱們也一股腦湊上去,他孃的後麵的糧道不管了?”

“咳!咳!”又咳嗽幾聲,歎息道,“你們呀,跟了老夫這麼久,怎麼還這麼蠢!”然後,又看看眾將,“老夫活著能教你們,老夫要是死了,誰教你們?啊!打仗要動腦子,知道不?”

麾下眾將默然。

“多派探馬,偵察敵軍動向,專門開辟出兩條路來,跟友軍通訊!”傅友德坐下後,擦了下頭上的虛汗,“還有糧道要保護好,征發的高麗民夫都不是什麼好雜碎,盯緊他們,營中多囤積柴火,治凍瘡的藥也藥多備”

傅友德絮絮叨叨的說著,事無钜細。

這時,外麵一個滿身冰霜的親兵大步進來,跪地道,“大帥,末將等巡查的時候遇上了遼王的斥候!”

“遼王也在左近?”傅友德問道。

親兵遲疑下,開口道,“小的們碰到了不單是遼王的斥候,還有那些人就是遼王千歲帶隊,專門獵殺韃子的遊騎,聽說大帥帶大軍到了,遼王也非要來見您?”

“遼王來了?”傅友德大驚失色,虛弱的撐著身子起身,“快,開中門,眾將隨我迎接遼王千歲!”

~~~~

遼王朱植一身普通的校尉棉甲,縱馬聽在傅友德中軍大帳之外。

他年輕俊朗的臉上冇有往日爽朗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讓人不寒而栗的冰冷。還有他的眼神,猙獰中帶著仇恨,仇恨中帶著痛苦。

他環顧大軍的營地,拉著韁繩的手死死的攥著。似乎想到什麼,肩頭不可抑製的顫抖。這些日子一來,他以皇子親王之尊,扮作普通士兵,在韃子大軍的側翼活動,專門獵殺那些韃子的散兵。

粗略算算,死在他手裡的韃子冇有五十也有二十,可他心中那滔天的怒火,卻越來越旺。

“臣傅友德,參見遼王千歲!”一聲呼喚,讓朱植清醒過來。

他趕緊跳下馬,走到中軍柵欄處,“潁國公何須多禮,朱植此來不是當王爺的,而是和您合兵一處,去殺韃子”說著一愣,趕緊把傅友德扶起來,上下打量兩番,“老國公,您怎麼病成這個樣子?”

傅友德笑道,“十五爺,人老了,不就這德行嗎?”說著,拉著朱植的手,“走,裡麵說話去!”

二人並肩在前,其餘將校在後,走入中軍大帳。

看朱植的盔甲上隱隱有血跡,傅友德開口道,“老臣知道您從小就酷愛武事,渴望沙場建功。可老臣托大說句倚老賣老的話,您是皇子親王,萬金之身,怎麼如此孟浪行事?萬一您有個好歹,或是落在韃子手裡”

“我寧死,也不落在韃子手裡!”朱植的眼睛,瞬間通紅,隱隱有淚水閃動。

他是貨真價實的大明塞王,就藩的時候連宮殿都冇有,隻能在大淩河邊上用木頭壘營,以至於武定侯郭英,奉老爺子的旨意,把郭家閨女送到廣寧嫁給他時,連個說得過去的新房都冇有。

他滿腔心思都鋪在軍衛和城堡的建設上,數年堅持不懈的建設,荒涼的封地纔有了幾分人氣。

可韃子的突然襲擊,讓他的一切都成了泡影。

“我手下三萬多人,到現在隻有八千!”朱植的聲音帶著哭腔,“韃子不宣而戰,直接越過大淩河。冇了,遼藩的一切都冇了!”

“兒郎們的姓名,他們的家人妻女財產都冇了,他們和我一樣現在成了隻想殺韃子報仇的孤魂野鬼!”朱植大聲喊道,“傅帥,今日在你麵前的,不是大明的親王,隻是朱家的十五郎!”

“我從小練武,自問弓馬還過得去。求您讓我在您手下當個馬前卒,給戰死的兒郎們報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