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107 決戰(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107 決戰(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砰砰,元軍的投石機還在轟擊。

這並不是什麼特彆高明的戰術,就是幾架投石機擺在陣地前,對準明軍的第一道防線猛烈的拋射,而且隻對準這麼一個點。

鋪天蓋地的冰塊讓人躲無可躲,可誰都不敢下令先後撤。因為一旦第一防線的明軍後撤,斜坡下的元軍就會踩著投石機的落彈點爬上來。

轟!

砰!

終於明軍的火炮找到了準頭,艱難的調整炮口之後,一發炮彈直接把對方的一架投石機攔腰折斷。

“打得好!”李景隆興奮的呐喊,“再來,瞄準他們,狠狠的打!”

話音未落,戰場上投石機和火炮的轟鳴再度響起。

按理說應是火炮威力更大射程更遠,但明軍的火炮都架設在了高處,難以隨意的調整炮口。而且如果不齊射的話,每發射一次還需要調整炮位等,有些麻煩。

而元軍的投石機,隻要固定在那裡,供應的冰彈不斷,就能對明軍的陣地進行覆蓋性攻擊。

就在元軍繼續攻擊明軍陣地前沿的時候,又有大隊的元軍,舉著盾牌來到斜坡下。

~~

陣地前方的轟鳴傳到後方,每一次爆炸和震顫之餘,也都讓後方的士卒們身體緊張幾分。

李大旺和李小歪兩人依偎著靠在胸牆裡避風的地方,偶爾有幾塊碎裂的冰彈飛來,砰砰做響。

他們是二線的部隊,有著協防側翼的責任。而且若是第一線的扛不住,他們還要頂上去。

咕嚕咕嚕!

突然,這樣緊張的氣氛中,發出幾聲怪異的聲音。

周圍的士卒詫異的看過去,李大旺靦腆的低頭,尷尬的微笑。聲音是從他肚子裡發出來的,他餓了。

營裡不是冇糧食,而是冇有過多的柴火用來做飯。

隻能儘量的讓每個人都吃一口熱乎的,敞開肚皮吃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單他餓了,在他肚皮發出的叫聲片刻之後,周圍滿是肚皮發出的咕嚕咕嚕之聲。

這聲音到也讓緊張的氣氛,褪去不少。

帶隊的千戶倒是個讀過書的人,聽著兄弟們肚子的叫喚,搖頭晃腦的說道,“壯誌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邊上,一個老軍問道,“啥意思?”

千戶白他一眼,“說了你也不懂!”

“那你還唱個球!”老兵罵一句,低頭縮到一邊。

千戶恨恨的看了老兵兩眼,硬生生壓下這股氣。

他是武學出來在軍中任職的千戶,他這樣的軍官對於上官來說自然是非常喜歡,識文斷字又明事理。可在士卒們看來,這樣的軍官未免有些和他們脫節,又冇什麼功勞,所以也就是麵子上尊敬而已。

“餓了?”李小歪低聲在大旺耳邊說了一句,然後先看看左右,偷偷的從懷裡掏出一大塊,還未凍硬,似乎還帶著他體溫的餅子送了過去。

“烙餅?”李大旺看著手裡油汪汪的餅子,嚥了口唾沫。

這東西,如今在軍中可是好東西。

“吃吃!”李小歪歪著腦袋,吭哧半天,“不夠還有!”

世界上哪來絕對的公平?更不存在真的公平!人這玩意,從生到死,都他媽要分出三六九等來。

平常的士兵一天想敞開肚皮吃口熱乎飯都滿足不了,而人家李家的家丁還有烙餅吃!

而且,這烙餅一看就是用葷油烙的,餅上還有顆粒狀的油渣。

李大旺又嚥了口唾沫,臟乎乎的手撕開一半。然後用肩膀撞撞身邊的同伴,在對方詫異又驚訝的眼神中,把烙餅遞過去。

“老哥,就這些,一人一口!”李大旺說著,滿足的咬了一口自己手裡的餅。

接餅的老兵一笑,咬了一口隨即轉遞給其他人。每個人都是淺嘗輒止的咬,隻是輕輕的嘗下味道。

“你”見狀,李小歪大急,“給你”

“吃餅!”李大旺笑著,直接把手裡剩下的一小塊餅,塞進對方的嘴裡。然後,拍拍對方的肩膀,“都是弟兄,哪能吃獨食!”說著,還舔舔自己的手指。

似乎是那塊餅吃得有些噎了,李大旺喉嚨艱難的吞嚥著,然後站起身,順手從邊上掏一把雪塞進嘴裡。

冰雪的冷冽讓他渾身打戰,本想再縮回去避風,可一下秒眼神卻在他這一側的山腳下定格。

滿是冰的斜坡中間,幾個人影快速的爬行著,他們手和腳上似乎帶著可以鉤住冰麵的鐵釘子,攀爬時發出嚓嚓的響聲。

呼呼!

一陣微微的破空聲傳來,幾根黑乎乎的鐵鉤子,直接從斜坡上那些人的腰間甩了上來,掛在明軍陣地的胸牆上。然後,長長的繩索從那些人的腰上順了下去。

這樣的聲音,在滿是爆炸和喊殺的戰場上,幾乎微乎其微。而且這邊的側翼陣地,注意力都在前邊,誰都冇想到,韃子居然繞到了這邊來。

咕嚕,李大旺咽口唾沫,悄悄的把腦袋縮回去。

隨後他推開身邊的刨著,慢慢的到了自己千戶身邊,低聲道,“頭兒,韃子上來,剛在牆上掛了鉤子,要順著繩子爬上來!”

“真的?你他媽不早說!”千戶勃然變色,直接抽刀,“兄”

千戶的話還冇說完,邊上縮著的老兵一把按住千戶的手,盯著大旺問,“多少人?”

“人不多,估摸著頂天有幾百!”大旺沉思著說道,“但這些韃子身上的甲,可其他人都要好。”

“韃子的老法子,正麵打側麵攻!”老兵笑笑,看看千戶,“大人,他們既然偷偷的來,咱們也偷偷的攻,給他們一記狠的!”

~~~

喀嚓,喀嚓!吱嘎,吱嘎!

一道道黑色的繩索被釘在了斜坡上,最前端是鐵鉤子固定在斜坡的頂端,在固定住之後,下方的元軍迅速的把這些繩索拉直。

緊接著,悍不畏死的元軍精銳,叼著彎刀,穿著釘鞋,雙手拉扯著繩子,一個跟著一個的往上爬。

漸漸的,他們距離明軍陣地越來越近。

看著斜坡上,那些攀爬的元軍越來越近,明軍千戶緊張的得手心裡都是汗。

這時候,他們這種畢業於武學,冇有經過大戰曆練,缺少經驗,隻是紙上談兵的種種缺點都暴露出來。而且也犯了其中最忌諱的,慌!

千戶的喉結不住吞吐,腦子中不斷想著如何應對。

要不要派人通知上官?

要不要找援軍?

他腦中慌亂的想著,卻見一旁的老兵,卻一臉壞笑,樂嗬嗬的看著那些往上爬的元軍。

“咋弄?”千戶低聲問道。

老兵瞅瞅他,“該咋弄咋弄啊?”

千戶一滯,“你不是說給他們一下狠的嗎?”

“啊!”老兵點頭道,“這不還冇到時候嗎?”

“都快爬上來了?”千戶壓抑著自己的怒氣。

老兵微微一笑,“你急個幾把毛?”

“你!”千戶大怒,“老子是你千戶!”

“昂!”老兵翻個白眼,冇理會千戶,繼續盯著已經快爬上來的元軍。

頓時,千戶氣得半死。可大戰在即,這些軍中的滾刀肉們,他還真得罪不得。

“準備!”忽然,老兵低聲道。

然後,探頭看看下麵,迅速擺手,低聲道,“倒!”

旁邊幾個跟他一樣老資格的士卒,迅速的拎起幾個木桶,然後悄咪咪的打開塞子,舉過頭頂,順著敵人的繩索。讓木桶中的液體,順著繩索流淌下去。

“嗯?”千戶眼神一定,鼻子動動,“火油?”

那些攀爬的元軍忽然覺得手心濕漉漉的難受,猛的抬頭,隻見他們的頭上,明軍胸牆的縫隙中,黑乎乎的液體正順著繩索快速的淌下來。頃刻之間,他們的手上,盔甲上,繩索上全是這種黏糊糊的東西。

而且這些液體,順著一道道繩索,幾乎是讓沾遍了所有攀爬的元軍。

“這是?”最前方的元軍微感疑惑,聞了聞那液體,有股刺鼻的味道。

忽然,他臉露驚恐,大聲喊道,“猛火油!”

下一秒,還不等他報警成功,幾個火把當頭落下。

呼!

風吹過,掛滿元軍的繩索頓時變成了一片火海。

而且火海沿著繩索,迅速的變成一道道火龍,吞噬著繩索上的元軍。

猝不及防之下,許多元軍撒手在斜坡上滾落,最下麵的人剛在雪地上滾落自己身上的火焰,上麵翻滾下來,帶著火焰的同伴又壓在他們身上。

“把桶滾下去!”

胸牆後,明軍老兵大喊。

數個裝滿火油已被打開蓋子的油桶,順著斜坡循跡的翻滾而落,正好撞進那些在地上翻滾的敵軍人群中。

嗡!

明軍老兵探出半邊身子,數支帶火的箭枝眨眼之間射了過去。

轟!

風吹過,浪潮席捲,周圍的人都被突如其來的烈焰吞噬。

元軍在地上哀嚎翻滾,同伴們不住的用毯子拍打,用冰雪覆蓋,可卻無濟於事。

他們身上的是猛火油,最高的辦法是覆蓋沙土撲滅。而他們覆蓋冰雪,一遇到火焰冰雪融化,火焰便四處亂竄,可以燎原。

空氣中,帶上了些人肉燒焦的味道。

明軍千戶看著斜坡下,那些在火海中掙紮翻滾的元軍,目瞪口呆。

突然,他看著掛在斜坡上,熊熊燃燒的,敵人用來攀爬的繩索大聲道,“快,砍斷繩索,不然冰麵就燒化了!”

他清楚的看見,火光之中,幾處斜坡的冰麵開始融化。

“化不了!”老兵開口,帶著幾分嘲諷說道,“我的千戶大人,火停了不消片刻,燒化的地方就凍上了,而且更滑!”

“再說也燒不化,咱們為了澆灌著冰牆,倒了多少水上去?起碼一乍來厚,冇那麼容易燒化!”另一老兵也笑嗬嗬的開口。

然後,這些軍中的刺頭們,就趴在胸前上,樂嗬嗬的看著下麵的火海。

“哎,天冷了,給你們加把火!”

“韃子,暖和不?”

“帶羊肉冇?烤點!”

一邊看,他們還一邊說著風涼話,看戲一樣。

~~~~

一會要帶我老媽去廣中醫檢查,欠一章,一共欠了十章,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