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158 論科舉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158 論科舉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皇黃表弟到!”

李延遲中氣十足一聲喊,讓室內的歌舞為之一頓。

“這是什麼禮數?”就在景清疑惑之時,忽見曹國公李景隆,解縉還有鐵鉉都正色站了起來,而且鐵鉉還不動聲色的拉了一把他。

隻見一個長身玉立,麵如冠玉的年輕人笑著進來。

“諸位,在下做了惡客,叨擾諸位的雅興了!”年輕人拱手笑道。

“您說哪裡話!”李景隆迎上前,“都是自己人,何來惡客的說法。”

說著,竟然把那年輕人迎到了主位上。

解縉也笑道,“既是客,當尊為上。”

鐵鉉一時不知說什麼好,隻能拱手長揖。

“既然是來消遣的,何必這麼多禮!”

黃表弟自然就是朱允熥了,一進來就成為室內的焦點。

景清從側麵看看他,低聲對鐵鉉道,“莫非,這位黃表弟,也是個身份規劃總的勳貴?”

鐵鉉問道,“何以見得?”

“愚弟看,兄台你和曹國公,還有解學士,都對他”景清說的還算含蓄,潛台詞是這人一進來,你們仨臉都變了。

鐵鉉不會撒謊,想了片刻,低聲道,“賢弟說的冇錯,這位黃表弟身份其實比曹國公還要貴重一些。”說著,頓了頓又道,“他人其實極好的,性子寬厚,心胸豁達。一會,賢弟還要和他多親近親近!”

隨即,又低聲交待道,“其實這樣的場所我也不愛來,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我即將外放為官,朝中有些助理,自然大有裨益!”

“這個愚弟省得!”景清低聲笑道,“我又不是呆子!”

~~~

雅室內歌舞曼曼,這等地方的歌舞好就好在不會尋賓奪主。

既可以讓客人們充滿視覺享受,又不會影響他們彼此說話的聲音。

“這位是?”解縉看著在李景隆身邊,正襟危坐的楊士奇問道,“看著麵生!”

“解學士,晚生楊士奇!”楊士奇知道對方是皇太孫的侍讀出身的翰林學士,不敢托大,恭敬的說道。

豈料,這做派讓解縉有些不喜,“哎,私下裡什麼學士學士的,我又冇什麼真才實學!”

“學士說笑了!”楊士奇麵上一紅,但態度依舊恭順。

“說起來,你們二人還是同鄉呢!都是江西吉安人!”李景隆笑道,“士奇如今在我府中位列西席,教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讀書。”說著,又笑道,“他在你們江西,也是才子呢?”

“你也是吉安府的?”所謂親不親故鄉人,解縉一聽對方是自己的同鄉,當下大喜,搖著摺扇笑道,“想不到今日我還能在此地遇上同鄉!”說著,有些感歎道,“我已經許久冇有回鄉了!”

隨即,展顏一笑,繼續笑道,“你也是才子,可我怎麼冇聽說過?你是哪家書院的?座師是誰?”

他生性本就有些不羈,有些恃才放曠,如今又是春風得意的東宮進臣,再加上喝了些酒,所以說話冇有太過深思熟慮。

這話,擺明瞭要對方難堪的。

楊士奇麵有尷尬,低聲道,“晚生早年間遊學四方,並未在某處書院讀書!”說著,頓了頓,“而且,晚生還冇有科舉晉身,冇有座師!”

“你未科舉?”解縉奇道,“是冇考中嗎?”

他這話又是犯了情商低的錯誤,讓人有些下不來台。

“是,晚生愚鈍!”楊士奇剛感尷尬,低聲道,“去歲不中,便留在了京師,幸得曹國公賞識,一邊教書一邊繼續苦讀,準備秋闈再戰!”

“科舉都冇中,算不得才子!”解縉搖著扇子說道,“其實現在,我大明朝的科舉,已經簡單至極!”

說著,唰的一下收攏扇子,繼續說道,“國朝科舉取士,無非就是那幾本聖人學說。而與前朝各門學派的註解不同,我朝獨尊朱子!”

說到此處,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著道,“隻要把朱子的註釋都背下來,科舉的時候格式不要錯了,自己工整一些冇道理不中的!”

“要知道國朝如今缺官呀!今年秋試的時候,禮部尚書親口說的,隻要差不離的,都給取了吧,不然天下當官的太缺了,許多地方連縣令都補不上!”

“試題簡單,國朝為國選材心切,選材放寬,若是這樣都冇取上,你呀”

他說的倒是事情,這件事朱允熥也心中隱憂。

雖說科舉註定要被時代淘汰,但絕對不是這個時代。如今這時代的讀書人,依舊是治理天下的不二人選。

這幾年來,老爺子早年殺官過多的缺點暴露出來。

官員之中竟然有些青黃不接的趨勢,而且是基礎的地方官員極度缺乏。

此刻楊士奇的表情越發的尷尬,訕訕低頭。

“一時的不中,也算不得什麼。楊先生少年遊離四方,正映了聖人那句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朱允熥開口圓場,笑道,“人年輕時受些挫折,也不算什麼壞事!”說著,又對解縉道,“再說,你以為誰都像你,少年進士,春風得意?”

話音落下,楊士奇對朱允熥的感激無以複加。

解縉不經意的幾句話,讓他如墜冰窟。因為是當著皇太孫的麵說的,若殿下真的記在心裡,先入為主,以後他楊士奇哪怕成了狀元,也未必有大好的前途。

但此刻皇太孫不但出言安慰,還幫著自己說話。楊士奇心中,真真是心潮澎湃。

其實若論朱允熥對楊士奇的觀感,好奇之餘也就是一般。

曆史上楊士奇入仕稍晚,是一位叫王叔英的儒學大家在建文年間,推舉他入京編纂太祖實錄。

而後朱棣靖難成功,入京為帝,楊士奇官運亨通,從翰林編修青雲直上,成為輔國重臣。

而哪位推舉他的儒學家王叔英,卻在永樂登基時身藏絕命詩,自儘於道觀之中。妻子獄中自殺,兩個女人投井自儘,也堪稱一家忠烈。而且,他一生的著作還有學說,全部遺失。隻有清代的四庫全書中,能看到些許殘筆。

細細說來,其實這事和楊士奇也冇有什麼關係,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更不能用同一種道德標準來要求所有人。

“還有,你這人,真是口出狂言!”朱允熥繼續對解縉笑道,“什麼試題簡單,選材放寬,簡直一派胡言!”說著,笑道,“若你頂頭上司,中書舍人他們聽到你這番言論,拔你的皮!”

解縉一笑,不以為意。

豈止,邊上的景清忽然開口道,“方纔解學士說試題簡單,選材放寬,倒也不假!”

朱允熥好奇的目光看過去,隻間景清繼續說道,“皇上禦定的科舉八股,在我看來,其實是釘死了讀書人!”

“聖人的學問,應是百花齊放,為何偏我朝獨尊程朱理學?”

“晚生看來,程朱理學多空談綱常倫理,區域偏執,有些不切實際。”

“這種觀念之下的讀書人,多假大空,而務實少!”

“我朝獨尊程朱理學,用以取士,長此以往,天下讀書人都是滿口仁義道德,那”

“說句不好聽的話,喊倫理綱常人仁義道德就能做官,那人人必然都裝得好似聖人一般。可誰來實乾,做事實呢!”

“賢弟住嘴!”景清開口滔滔不絕,鐵鉉大驚失色。

而解縉卻鼓掌叫好,大有相逢恨晚之意。

“這景清,真是大膽!”朱允熥心中暗道。

國朝科舉八股取士,還有獨尊程朱理學,都是老爺子力排眾議定下來的,彆人都不敢說,他卻敢說,還是在這種場合。

當下,想看片刻,朱允熥開口笑道,“莫非,因為不讚同朝廷的取士之道,所以你兩次鄉試中舉之後,都不願進京殿試?”

景清微微一笑,“正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