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3章 大快人心(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3章 大快人心(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升堂!”

隨著堂上,帶刀武官一聲喊,大堂內外驟然安靜。

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兩隊穿著紅黑皂衣,手持水火棍的衙役,從大堂後麵兩側出來,於大堂兩側列陣。

手中的水火棍轟然落下,口中高呼,“威武!”

“府尹大人到!”又是一聲高喊,暴昭的身影慢慢出現,他走的很慢,步伐有幾分威嚴,麵容肅穆。

“草民叩見大人!”

“學生等見過大人!”

大堂之上,冇有功名的黔首紛紛叩拜。那些讀書人打扮的士子們,則是抱拳躬身行禮。

“哼!”老爺子低聲哼了句,“排場不小!”

暴昭走入大堂,目光威嚴的環視一週,直接落在朱允熥和老爺子那邊。

朱允熥遙對他,緩緩點頭,後者心領神會,也微微點頭。

然後,暴昭走到幾個老人麵前,親手把對方扶起來,“老人家請起,不必多禮!”

說著,又轉頭看著堂上幾個讀書人,“爾等何人?”

“學生等,都是國子監的學子!”那幾個讀書人中,一人開口道,“恰好在案發處旁邊的茶樓吃茶,聽聞大人堂審,冒昧前來!”

大明律,有功名的讀書人,有見官不拜的特權,所以在堂上他們都是鞠躬行禮。

“唔!”暴昭點點頭,“爾等既是國子監的學子,不在學府苦讀,出來喝甚茶?”

“大人教訓得是!”學子們再鞠躬行禮。

暴昭又對叩拜的眾百姓說道,“都起來吧!”說著,走上官椅,坐在明鏡高懸的匾額之下,拿著醒木一敲,“帶人犯!”

“帶人犯!”

鐵鏈嘩啦啦的響,身上還沾著血,神色狼狽的六子被帶了上來。

“跪下!”一個衙役在他腿彎處踹了一腳,六子噗通一聲跪下。

此刻他臉上已冇有方纔殺人時的猙獰,滿是惶恐和不安,臉色慘敗。

“人犯姓名?”暴昭大聲道。

六子結結巴巴,“六子!”

“大名!”

“王六!”

暴昭點點頭,他身旁記錄審問的師爺們,奮筆疾書。

“本官問你,方纔可是你在街上,光天化日之下,殺了妻子?”

六子牙齒咯咯響,聲音帶著哭腔,“是,是小的殺的!”

“為何?”暴昭又一敲醒木,大聲問道,“為何殺妻?”

“這”六子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甚是糾結,開不了口。

“六子,你說話呀!”旁聽的人中,茶葉攤子的老闆娘撕心裂肺的開口。

“六子,你說話呀,跟大人說實話呀!你怎麼能殺人呢?你平日殺雞都不敢呀!”老闆娘身邊,親眷們紛紛開口。

“我”瞬間,六子淚流滿麵。

“大膽,本官審案,何人喧嘩?”暴昭頓時大怒,“給本官叉出去”說著,見那喧嘩的老闆娘站在老爺子身邊,趕緊開口道,“隻此一次,下不為例,再敢喧嘩,叉出去!”

說著,頓了頓,又對六子說道,“王六,你當街殺人,手段凶殘,已是事實。其中隱情緣故,你要細細到來!”

“小人”六子張嘴,淚水吧嗒吧嗒掉,“冇有緣故,就是看那賤人不順眼,所以抽刀殺了!”

看他的表情十分心痛糾結,朱允熥悄聲對老爺子道,“恐怕是什麼丟人的事,寧死也不願意說!”

“嘿!男人寧死也不願意說的事,也就那麼幾樣!”老爺子低聲道。

“你當真不說?”暴昭又問。

“小人冇話說!”六子哭著,大聲道。

忽然,堂外傳來一個老婦撕心裂肺的哭聲,“我可憐的女兒呀,嫁了王六這窮鬼,一天好日子冇過上,如今還被他殺了,青天大老爺給草民做主呀,我可憐的女兒呀!”

六子霎那間回頭,目光再度變得猙獰起來。

見狀,朱允熥在側麵開口道,“王六,你若不說緣故,到死也要揹著殺妻的惡名!你一死了之,可想過你的家人嗎?莫要讓親著痛,仇著快!”

“大膽,爾”

堂上,一個衙役頭目,張口就要嗬斥朱允熥。

忽然後心一疼,那帶刀武官在他後心狠狠的給了一肘,並且給了他一個,閉嘴的眼神。

“正是如此!”暴昭也開口道,“殺人,不可能無緣無故,若有隱情,本官可以酌情減免!”說著,言語變得柔和起來,“你要知道,你無故殺妻,除了要自己償命之外,家中人還要拿出錢財,賠給人家。”

“小人小人”

六子糾結半天,忽然閉著眼,大聲喊,“那女子在家裡偷人,被小人撞見,當場殺了!”

嗡,大堂內外的旁聽者,頓時議論紛紛。

怪不得他六子不願意說,原來是這等醜事!

“肅靜!”堂上衙役們齊聲大喊,堂內外再次安靜下來。

“哦?”暴昭微微皺眉,“你細細道來!”

“小人平日冇有營生,靠在城裡出力氣賺錢,左鄰右舍都知道小人,是個老實本分顧家的人!”六子哭著說道。

暴昭的目光看向旁聽的老人們,其中一人起身道,“大人,小人等看著他長大。從小老實巴交,從不惹事,賺了錢也不吃酒賭錢,都交給家裡。雖是出力氣的,可家裡的日子也過得去!”

六子又繼續哭道,“今日,小人堂姐的攤子上,來了幾位貴客,給了小人兩塊銀元,讓小人去蘭心齋買點心!”

“小人買了點心,心中想著!”說到此處,六子已是泣不成聲,“小人心裡想著,這麼好的點心,家裡的媳婦從冇吃過。貴客給的錢的,買的也多,小人偷偷抽出去幾塊,給家裡媳婦送去,讓她也嚐嚐!”

“於是,小人把點心分出一包來,放在懷裡,朝家走去!”

這時,六子的聲音變得撕心裂肺起來,“小人一進院子,就覺得不對,大白天的門窗緊閉。等小人走到窗前,啊啊啊啊!”

六子已經說不下去,麵容猙獰,又好似剛纔殺人之時。

“小人,小人聽到了裡麵男女之聲!”六子咬牙,血順著嘴角流下。

“你確實聽見了?”暴昭問道。

“聽見了,真真的,那賤人的聲,小人如何不知?”六子咬牙切齒,“當時小人腦子嗡的一下,血直接衝到頭頂,一腳踹外門!”

“如何?”暴昭繼續問道。

“小人看到”六子深深的低頭,似乎受到了奇恥大辱,“那賤人和街上賣肉的宋屠夫,兩人在床上糾纏”

“嗡!”

人群又驟然喧嘩起來,這不就是捉姦在床!

“不可能!”人群中傳來老婦尖刻的尖叫,“我女兒怎會如此,你莫要栽贓陷害!”

“栽贓陷害?”六子回頭,眼神猙獰得嚇人,“自她進了我家的門,我待她如寶。一文錢的劣酒,我都捨不得吃。賺來的錢,都給了她,生怕她吃不好穿不好!”

“可平時,她不是埋怨我冇出息,就是說我腦子笨。要不就嫌我回來晚,說我身上臟!”

六子大吼道,“這些我都忍了,想著夫妻和睦,想著她是個女人,我六子討個老婆不易,也就忍了。”

“可今天,撞到他們的醜事,我忍無可忍!”

“那是我的家,她居然把人帶到家裡偷人!”

“那是我的家,我每日乾完活賺完錢睡覺的床,居然有彆的男人快活!”

“那房那床,都是小人用血汗換來的!他們居然”

說著,再次叩首,眼睛通紅,“大人,小人抓姦在床,那賤人不但不怕,反而質問小人,為何回來這麼早!”

“小人,一怒之下,去廚房抽刀出來,便當場殺了!”

“殺得好!”老爺子大喝一聲,“**蕩婦,人人可以誅之!”

“對,殺得好!”人群中,紛紛有人附和,群情激憤。

堂上的暴昭也怒不可遏,“竟有這等放蕩婦人?”

堂外人群中,再度傳來老婦的尖叫,“不可能,王六你血口噴人,我家女兒,斷不會如此!定是你冇出息被老婆數落,臉上掛不住殺人泄憤!”

“王六,本官問你,姦夫呢?”暴昭又問道。

六子臉色猙獰,聲音憤恨,“那姓宋的姦夫,是後街賣肉的,不知怎地勾搭上了那賤人。小人拿刀的時候,那宋賊,跳窗逃了!”說著,呸了一口,“便宜了他!”

暴昭冷笑兩聲,“來人,抓那宋屠來,當堂問話!”

幾個衙役當場領命,拿著水火棍和腰刀去了。

朱允熥聽著,想了想心中道,“若王六所言屬實,想必那姓宋的,如今多半是躲起來找不到人了!”

於是,悄悄叫過李琪,“去吩咐錦衣衛,挖地三尺,也要找出這個姓宋的姦夫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