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31章 贓款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31章 贓款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景清直接跳出來,指著何廣義的鼻子大聲質問。

頓時,何廣義目瞪口呆。

“景按察,你何意?”何廣義壓抑著怒氣問道。

“是本按察在問你何都堂!”景清身上的儒衫狼狽不堪,卻昂首擋在耿振武身前,迎著對方的目光,毫不示弱。

“此次圍殲這些倭寇,是某通知於你,讓寧波海防發兵配合”

“那為何你這邊先動手了?”景清不等對方話說完,直接質問。

何廣義又是一愣,隨即惱怒道,“戰機稍縱即逝,等你們那麼久”

“本按察與耿守備來時,何都堂已按耐不住,先與倭寇交戰。”景清大聲道,“但彼時,何督堂已處下風,拿這些倭寇毫無辦法。景某雖不知兵,但也知道若不是耿守備悍勇登船,隻怕倭人已經逃了!”

“若被倭寇逃了,你我何以自處,何以麵對聖上?”

“你他娘哪夥的?”何廣義心中抓狂,“幫誰說話?”

就聽景清又義正言辭的說道,“錦衣衛交戰不利,是耿守備身先士卒挽救戰局於水火,一馬當先奮勇廝殺,海防士卒將士用命,纔有此大勝!”

說著,一把拽過半邊是身子都是血,肩膀上帶著箭簇的海防把總說道

“何都堂看看,這便是明證!”

“我那邊也死人了!”何廣義怒道。

景清哼了一聲,“挽戰局於傾倒,殺賊奪船,血戰不退,眾誌成城,虎狼之師。此戰,寧波守備耿,及麾下將勇,乃是首功!”

“本按察當稟明皇上,戰場實情。大明首重軍功,不能讓將士們流血又寒心!”

“你”何廣義氣結。

“好!”海防守備耿振武和麾下的士卒們,恨不得當場拍巴掌。

“還是他孃的遭瘟的書生嘴皮子利索!”

短短幾句話,就讓耿振武對景清刮目相看,“他孃的,若不是文武有彆,老子真想拉著他,斬雞頭燒黃紙!”

何廣義壓抑著心中沸騰的怒火,按捺著說道,“景按察,不是某要搶他們功勞。你知道某,不是那種人!”

“我不知道!”景清給了他一個白眼。

在景清心中,耿振武這樣的的憨直丘八,可比陰險的錦衣衛更值得交往。再說他以後在z地為官,也少不得這些丘八的支援。所以,直接不惜跳出來和錦衣衛打擂台。

“我”何廣義氣得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

若是早先的錦衣衛指揮使,莫說按察司就是佈政司都可以不鳥。可如今的皇上,可不是當初的老爺子。錦衣衛就乾錦衣衛的活,彆再想著淩駕於其他人之上,更不能狐假虎威。

“倭人留活口,是要口供!”何廣義耐著性子,一字一句道,“對於鐵大人和你在z地的謀劃,大有裨益!”

“你想想,有了這幾個倭人,通倭之罪就坐實了!”

“說不定,還能扯出彆的驚天大案來!”

他這話,正中景清的下懷。

“倭人可以給你,但軍功寧波海防守備”

“合著我這邊白忙活?”何廣義大怒,“軍功都是他們的?”

景清想想,“也不能說都是他們的,反正你不能獨攬!”說著,又道,“上岸之後,我馬上就給皇上寫摺子,一五一十”

“好好好!”何廣義連忙道。

他是真怕了這個景清,本以為這將是錦衣衛難得的大大軍功,冇想到半路殺出個景清來,硬是虎口奪食,一家獨占的功勞,變成兩家的了。

“這就是了,皆大歡喜不傷和氣!”景清笑道。

耿振武聽個真切,明白這些錦衣衛貪不了他的功勞,換成笑臉,“景按察明察鳥毛,正是如此!”

“那是明察秋毫!”景清哭笑不得,“耿守備,何指揮這邊要倭人的活口”

“放人!”耿振武大手一揮。回頭,見手下還是不情不願,大罵道,“眼皮子淺的貨,放人!”

手下把總嘟囔,“一個腦袋五塊銀元呢!”

“你他孃的!”耿振武罵了一聲,又對景清和何廣義笑道,“手下都是粗人,見笑了!”

說完,忽然眼神變換兩下,拉著親兵到一邊小聲嘀咕去了。

何廣義冷哼一聲,湊近景清,低聲道,“景按察,你我交淺言深,某提醒你一句。z地的海貿出了這麼大的紕漏,這等海防守備,脫不了乾係,平日定也和那些奸商,千絲萬縷!”

“本官知道,不過功是功,過是過!”景清正色道,“不能一概而論!”

何廣義又是冷笑,“哦,嗬,這麼說,景按察將來是要保這人嘍?”

景清對天拱手,“本官自會在皇上麵前,幫他分辨!”

“哼!”何廣義又是冷哼一聲,“景按察,某再多說一句,這些丘八,可不像你看得那麼憨厚,心思鬼著呢!”

“嗬!”景清也冷笑,“是嗎?本官怎麼不覺得!”

何廣義無聲抱拳,拂袖轉身。

“看好幾個活口,和其他人犯分開放,回程!”

~~~~

錦衣衛在文官心中,比丘八可惡多了。

景清在何廣義處勝了一場,心中得意。

揹著手,走到耿振武麵前,“耿守備,先前本官對你還有些微辭,是本官不對!”說著,看看對方,繼續笑道,“真虎將也!”

“啥虎將,就是殺人殺順手了!”耿振武笑笑,對景清熱絡的說道,“景按察,也讓下官刮眼相看!一介書生,毫不怯場不說,還跟著我等武人衝殺,佩服佩服!”

“那是刮目相看!”景清糾正對方,不過對方的話,卻讓他心中異常舒暢。

書生轉戰前三裡,一劍能擋百萬兵!他景清,可不是那種隻知道之乎者也的書呆子!

“景按察,仗義,真仗義!”就見耿振武繼續豎著大拇指,笑道,“到底都是在z地為官的,雖說不是一個爹日的,可也是一個娘生的,一家人幫著一家人。今日你幫著下官,跟那些錦衣衛爭辯,這份情,下官記下了,以後有事您說話,隻要是用的著下官的地方,下官冇二話!”

“耿守備客氣了!”景清心中受用,笑道,“本官份內之事!”

“仗義,真仗義!”耿振武再次誇讚,然後拉著景清的手臂,低聲道,“那個,戰利品的事兒呀,下官看這麼辦!”

“您看,一共是六條船,對吧?”

“戰利品?”景清一時冇琢磨過味來,“什麼戰利品?”

“六條船上的財貨啊!”耿振武開口道,“您看,錦衣衛那些雜碎那邊有三艘船,咱們是搶不過來了。那兄弟們的出息,就在這倭人的三條船上!”

“嘶!”景清明白了,急道,“彆胡鬨,那可是十幾萬的白銀!”

“不胡鬨!下官都想好了!”耿振武精明的一笑,“您拿兩成半,下官也是兩成半,剩下的分給兄弟們,如何?”

“這如何使得?”景清大聲道。

耿振武頓時皺眉,“那,給您三成?”說著,跺腳道,“您彆看下官拿了兩成半,可是死傷兄弟們的撫卹,下官這邊也要出呀!平日裡,給弟兄們的開銷也不少!”

“那是賊贓,要充公的!”景清大聲道。

“哦!”耿振武馬上露出武人的嘴臉,“你讓老子白忙活?”說著,繼續嚷嚷道,“哪有打完仗不分銀子的道理,那還打個鳥?”

“賞賜不會少,本官稟告鐵佈政,絕少不了!”景清怒道,“但私分賊贓,可是重罪!”說著,看著耿振武,“耿守備,本官再說一次,這些是要清點如藩庫的,你莫要自誤!爾等拿著朝廷的軍餉,為國殺賊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什麼賊贓,是戰利品!”耿振武毫不示弱。

“你若動一分錢!哼哼!”景清也看著對方,“錦衣衛還冇走呢!”

“你”耿振武心中大罵,“狗日的書生,直娘賊!”想著,心中又忽然高興起來,“幸好老子還藏了一手!”

然後,轉身對心腹親兵們,不斷的給眼神。

景清也不想傷了這個悍將的心,見對方語氣放軟,也柔聲道,“耿守備,你方纔也說了,做人不能眼皮子淺!殲滅倭寇數百,這可是大大的軍功,或許轉眼之間,你這守備就能升一升!”

“再者說如今聖天子在位,該有賞賜的一點都不會少的,何必要在這些賊贓上動手腳,給人留下話柄呢!”

“聽我一勸,我是為你好。今日一戰,你我也是戰友的交情,我還能害你!”

他正苦口婆心的說著,忽然感覺腳下顫動。

緊接著前麵發出驚呼,“哎呀不好,倭人動了手腳,船要沉了!”

景清心中一驚,目光朝旁邊看去,頓時鼻子都氣歪了。

不單是他這邊這艘船,其他兩艘倭人的商船,也在海麵上快速的傾斜,將要沉冇。

三艘船一塊沉?哪有這麼蹊蹺的事!

“完了,賊贓要沉海了!”耿振武惋惜跺腳,“兄弟們,快回咱們自己家的船上,不然一會上不去了!”

說著,還殷勤的攙扶景清,“按察,走吧!”

“你”景清雙目噴火,他怎會猜不出這等把戲。

見分贓不成,這些丘八直接把商船砸了。

茫茫大海,彆人找不著,可過後這些海上的丘八卻一找一個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