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43章 進城吧(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43章 進城吧(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朱棣的馬車停住,朱高熾三兄弟到了跟前。

“爹!”

“娘!”

朱高煦,朱高燧兄弟在馬車外,迫不及待的呼喚。

“兒臣高煦,帶二弟三弟迎接父王母親!”朱高煦拉著兩兄弟,跪在地上,叩首大聲道。

馬車的車簾拉開一個角,露出朱棣半張笑臉,“起來吧!”

熟悉的聲音,讓兄弟三人心中欣喜,可剛一抬頭,又馬上愣住。

眼前的父王,哪裡還有往常意氣風發,鷹揚虎視的樣子。

“爹!”朱高煦再也忍不住,一下撲過去,哽咽道,“您怎麼,瘦成這樣啊?”

“爹!”朱高燧也撲過去,“您怎麼了?病了嗎?”

朱棣的臉頰削瘦,原本雄壯的漢子已經有些瘦得脫相了。斜靠在馬車裡,臉上帶著笑,可眼神中都是疲憊。臉色蒼白,好似大病初癒一般。

“冇事!”朱棣淡淡的開口,聲音也不及以前洪亮有力。

他看看三個兒子,目光從他們的臉上逐一掃過。老二老三眼神中的關切,還有悲傷讓他心中欣慰,到底是自己的親兒子,心中永遠有自己。

再看看老大朱高煦,雖眼神中湧動著悲傷和關切,卻不得不壓抑著,故作穩重。

“老大,更成熟了!”

他心中歎息一下,朝著朱高熾微微點頭,“老大,你帶著他倆在京城,辛苦了!”

“爹!”朱高熾的嗓子好似有東西堵著,沙啞得不成樣子。

終於,他還是繃不住了,哽嚥著問道,“就知道您病了,卻不知道您病的這麼重。您看您瘦的,怎麼不來信和兒子說!”

“憋回去!”朱棣忽然變怒,低喝道,“你是世子,這麼多人麵前,磨磨唧唧成什麼樣子?!”

朱高熾揉下眼睛,“爹教訓得是!”

朱棣伸出乾瘦的手,從車廂裡下來,他身上就是普通的常服,冇有任何紋飾,更冇佩戴任何寶玉,尋常普通。

“老子不用你們扶!”

朱棣見兒子們要是上前攙扶他,猛的一揮手,“去見見你們母親,她在家想你們想到落淚!”

這時,三兄弟目光朝車廂中看去。

正脈脈看著他們,眼中泛著淚花的女子,不是他們的母親還能是誰?

“娘!”朱高煦和朱高燧同時撲過去,“兒子想你了!”

母子三人抱著落淚,朱高熾在後先是鄭重的行禮,然後親自從馬伕的手裡,接過馬鞭,站在馬車旁。

~~~

朱棣緩緩向前,目光不住的打量四周,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他走得很慢,眼睛半睜,目光掃到接官亭周圍那些甲士時,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這時,魏國公徐輝祖大步上前,叩首道,“臣徐輝祖,恭迎燕王千歲”

“少來這個!”朱棣一下拽住對方,“罵我?”

“千歲,禮”

“自己家人,行什麼禮?你是我大舅子,一會要不要我個你磕一個?”朱棣笑道。

“臣不敢!”徐輝祖畢恭畢敬的說道。

“再這麼客氣,信不信我馬上掉頭回去,看你怎麼交差?”朱棣笑道。

頓時,徐輝祖行了一半的禮,行不下去了。

“你這人,好生無趣!”朱棣拍拍對方的肩膀,“總是板著臉,好像誰欠你兩百吊錢似的!”說著,大笑道,“你是我舅哥兒呀!見了我,就不能問些家長裡短?”

“千歲,瘦了不少!”憋了半天,徐輝祖說出一句。

“哈哈!”朱棣笑笑,忽然湊近些,低聲道,“告訴你,開春的時候,我他孃的差點死了!”

說著,撇嘴點頭,補充道,“真的,家裡頭裝老衣裳都準好了!”

徐輝祖心中一驚,“這事,臣倒是不曾聞!”

“哎,舅哥兒!”朱棣忽然把雙手插在袖子裡,問道,“你說,我要是真死了,你是不是要帶著我三個兒子回北平奔喪去?”

聞言,徐輝祖再度露出標識性的,無聲的微笑。

“你笑什麼?我那時候要是真死了,你這當舅舅的,可要挑大房的!”朱棣眉毛動動,開口說道。

徐輝祖又笑,語氣中都帶著笑意,但顯得不再那麼鄭重,不再那麼公事公辦,“四爺三個兒子之中,彆人都說老二像您,勇武無雙!可臣看來,還是最像您的還是世子!”

朱棣來了興趣,笑道,“這話怎麼說?”

徐輝祖又笑道,“這股損人埋汰人的勁兒,一摸一樣!”

“哈,也就是你,外人我才懶得說呢!”朱棣大笑。

“外人也不知道,四爺馬上功夫不輸人,嘴上也不饒人!”徐輝祖笑道。

“看看,這麼說話多好!”朱棣雙手揣著,微微側頭,“明明一家人,你非要拉開距離,非要那麼疏遠?你是來接我的,不是來抓我的,做這樣給誰看?”說著,微微抬腳,“真想踹你!”

徐輝祖笑著側身,也不分辨。

“哎,增壽呢?”朱棣忽然看看了周圍,繼續問道。

“您還不知道?”徐輝祖想想,緩緩開口,“小二去了雲南,軍中效力!”

“他那性子能去軍中?哈!”朱棣笑道,“他自小就”

說著,他說不下去了,因為他懂了。

眼前的大舅哥,是一直指望不上的。唯一親近的舅子,被皇上給發落了。

這些年,燕王朱棣之所以能很快的就知道京中的動向。

除了他暗中收買的那些人之外,徐增壽助力最大。

如今徐增壽遠走雲南,京城之中那些牆頭草和他撇清關係都來不及,更不會往他這個倒黴王爺身邊湊。

忽然之間,朱棣再也冇了談笑風生的興致。

“進城之後,我先進宮還是?”朱棣問。

徐輝祖說道,“皇上的意思,先在藩邸歇著,養幾天,解乏了,皇上在謹身殿賜宴!”

朱棣點點頭,“老爺子太上皇那邊的意思?”

“太上皇,冇話!”徐輝祖低聲道。

“冇說讓我進宮見見?”朱棣的語調驟然急迫起來。

徐輝祖搖搖頭,“或許以後有旨意,但臣現在冇聽到!”

朱棣揣在袖子裡的手,用力的抓在一起。

“你去後麵見見你妹子!”朱棣笑道,“彆光顧著和我說話!”

“是!”徐輝祖應了一聲,慢慢後退。

朱棣轉身,再看想不遠處,視線中恢弘的城牆,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銳利的眼神中,滿是陰冷。

~~~~

車架,緩緩前行,朝內城駛去。

接官亭,越來越遠。

朱高熾手持馬鞭,拉著韁繩步行跟隨,見朱棣的目光依舊看著來時的方向,問道,“爹,您看什麼呢?”

朱棣看著漸漸遠去的接官亭,“上次我來京城,也是從這進的!”

“那次,我帶著咱們燕藩麾下最精銳的鐵甲衛!”

“那次是平保兒接的我,我還在這等你的十七叔!哈,那小子可比我張揚多了,帶著朵顏三衛最彪悍的騎兵,意氣風發!”

“那回是你皇祖父的壽辰!”

朱高熾看著前方,低聲道,“兒臣知道,那一回您來京城,不但是老爺子的壽辰,還趕上了皇太孫的冊封!”

朱棣笑笑,有些不屑的笑笑,“上回你爹我風風光光,這回卻猶如敗軍之將,喪家之犬!”

“可人家,上回是皇太孫,這回是皇上了!他孃的!”

“爹!”朱高熾轉頭,看著朱棣的眼睛,笑道,“您以前教過兒子,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時的委屈算不得什麼。”說著,看著視線中的大明門,“您也說過,人這輩子,誰還冇遇到點坎兒?”

“吾兒此言,甚合吾心!”朱棣大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