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61章 李大算盤(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61章 李大算盤(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李景隆的嘴臉,儼然就是奸商,而且是心都黑成炭的奸商。

“這個”見朱允熥盯著他,李景隆笑兩聲,“這些年,五軍都督府給那些韃子的東西,不都是這麼乾的嗎?”

此時的大明不是腐儒當國,朝堂之上也不是隻會之乎者也,滿嘴仁義道德的酸書生。

國與國的博弈,從來都是殺人不見血。

北元仍有餘孽,為了拉攏其他的部族,大明指縫中每年都要漏出不少好處。但不是白給,而是邊關貿易。給出去的東西

讓對方如飲鳩止渴一般,越來越依賴大明。

這是殺人的軟刀子,不見血。

“早先臣小時候,聽父親他們商議軍事,賣給韃子的糧食都是發潮發黴的!”李景隆繼續小聲道,“一口鐵鍋,三匹馬來換。就這,當時父親和那些老臣們還覺得,虧了!”

上一代的開國老臣,就冇一個好相與的。

“若倭人真來買,這事交給你!”朱允熥笑笑,繼續看著戰馬,前行說道。

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來辦。

李景隆頓時心中大喜,腦子裡飛快的盤算,“若倭人真來買,定然要裝成不情願。如此這般,他們少不得孝敬老子!”

不過,隨即他臉上鄭重起來,開口道,“皇上,倭人那邊,真有錢嗎?”

“何止有錢!”朱允熥哼了一聲,“就他們山名家一個諸侯的封地,就有幾處銀山?”說著,加重語氣,“銀山!他們跟寧波的海商交易,都是純的現銀!”

“這事臣知道”說著,李景隆心中一驚,趕緊改口道,“臣以為眼見為實,銀山到底有多少產量,有待商榷!”

說著,想想,“皇上,臣以為當查明產量。查明之後,也不用他們拿著現錢跟咱們大明買這買那。”

“用銀山當抵押,咱們大明派人開采記賬,嘿嘿!”

“讓他們狗咬狗,誰弱咱們就扶誰!賣給誰都是咱們說了算!”

朱允熥再次回頭,看著李景隆那張人畜無害的臉,“讓你帶兵,管火器製造局,真是屈才了!”

“這話是好話還是壞話!”

李景隆心中琢磨片刻,笑道

“臣不管做什麼,都是幫萬歲爺分憂!”

朱允熥又笑笑,“這事暫且保密,先交錦衣衛辦,彆傳出去!”

給倭人賞了官,又給倭國派遣使者,傳到文官那裡,定然又有一番口舌。

“皇上!”這時,李景隆又再度開口,“臣鬥膽請問,倘若倭人真的來買,所得的銀錢當如何處置,是上繳國庫,還是充作皇上的內庫!”

皇帝雖然是天下之主,但也不能亂花錢。

國庫的錢是國庫的,皇帝在宮中有屬於自己調撥的內庫。老爺子主政時,兩淮的鹽稅就屬於內庫。可這些錢也冇花在老爺子自己身上,都充作了軍費。

朱允熥為帝之後,乾脆把兩淮鹽稅也歸到國庫裡去了,再加上商稅,國庫是充盈了,但現在他這個皇帝,說起來還真是冇多少錢。

給出去容易要回來難,他現在若想伸手跟國庫要錢,那些頭鐵的文官就倆字,冇錢。而且還要質問於他,皇上你在宮裡吃好喝好的,要錢乾什麼。

大明朝就是這麼個祖宗家法,不然後世那些皇帝,也不會弄一群太監去各地收稅。

此時,李景隆看看朱允熥的臉色,小聲道,“既然這事不宜張揚,臣以為還是充皇上的內庫好!”說著,笑了笑,“皇上的日子,也太清苦了些,臣看著都不過眼!”

雖八字還冇一撇,但隻要大明伸出橄欖枝,倭國那邊斷冇有不買的道理。

朱允熥沉思片刻,看著馬廄中那些戰馬,緩緩開口道,“若朕有銀錢進項,不給戶部,給兵部和五軍都督府!”

“嗯?”李景隆心中一頓,甚是不解。

隻聽朱允熥繼續說道,“專款專用,用來打造戰艦,興建水師!”

如今靖海軍的規模還是太小了,而且對於大明漫長的海疆來說,那樣一支海上武裝力量隻能算是近海防衛力量。

而朱允熥要的,是遠洋海防,是海上開疆拓土!

海軍是個無底洞,光是養活數萬人的靖海軍,每年的花費都是流水一般。

“用倭國錢,打造大明的水師,也算是因果循環!”朱允熥心中暗道。

想想原本時空,倭國憑藉甲午海戰一躍成為亞洲霸主,數十年趴在華夏身上吸血,漸漸成為世界強國。

那麼這個時空,就讓他永遠內鬥下去,再也冇有翻身的機會。

大明的周圍,絕對不可以有統一的政權,勢必分裂成無數依附大明的小勢力,這樣才能方便,大明一口一口,把他們都吃下去。

漂亮國就是這麼乾的,你看他周圍的鄰居,有一個過得好的冇有?明明都恨它恨的要死,可還不得不求著它,巴結它。

“臣也算讀過書的人,古往今來,冇見過哪位帝王,如皇上這般一心為國!”李景隆感歎道,“就算是漢武唐宗,功勳赫赫之餘,也喜愛享樂。可皇上數年如一日,簡樸治國,真乃天下臣民之幸也!”

“你不用拍馬屁!”朱允熥笑罵一句,“朕也想好好享受,可國家用錢的地方多著呢,朕享受的錢從哪來?你給?”

話音落下,隻見李景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皇上,臣請罪!”

朱允熥回頭看他,淡淡的說道,“你又犯事了?”

“不是臣,是臣的幼弟!”李景隆叩首,“臣今日求見皇上,就是來請罪的。臣治家無方,以至弟弟犯下滔天大罪”

“說乾貨!”朱允熥打斷他,“直接了當點!”

“是!”李景隆應了一聲,便將李芳英如何和寧波那邊的勾結,說了一通。

當然,在他話語之中,他李景隆定然是事先半點不知情的。弟弟求上門來,他也不敢開口答應,隻能秉公上奏。

說著,李景隆哽咽道,“皇上日子如此清苦,一分錢都算計著花。可臣那混賬弟弟,這些年光是那邊的乾股分紅,就得了三十萬!”

隨後,大聲道,“臣回去就讓那混賬把錢拿出來,上繳國庫!”說著,看看朱允熥的臉色,“其實,還遠不止這些!”

“那混賬的表哥在寧波海關任上,撈了不少錢財,都存在京師的錢莊之中,粗略算算都有百十多萬!”

“取錢的票引都在那混賬的手裡,這些不義之財理當獻給皇上!”

朱允熥默默聽著,麵無表情,一直冇有說話。

他不說話,李景隆反而心中驚慌。

“獻給朕?嗯,你倒也是忠心,不過隻怕你自己,也不會少截留吧?”

對李景隆,朱允熥太瞭解了,雁過拔毛的主,他能全繳上來那纔是奇了。

他定然是自己吃不下去這麼大筆財貨,就借花獻佛,把大頭拿出來。日後寧波那邊罪官開口,說出這筆贓款,也扯不到他李景隆的身上。

錢都給皇上了,你們誰敢查?

聞言,李景隆大驚失色,急聲道,“萬歲爺,臣哪敢乾那種事”

“行了,你不用解釋,解釋就是掩飾,朕還不知道你?”朱允熥罵了一聲,“公事公辦,你家老三若牽扯到走私案中,這些年幫著那些海商打掩護,疏通訊息,這麼也跑不了乾係!”

“若冇有,隻是吃了些乾股,看在你已故父親的麵上,也不能要了他的命!”

“至於那些贓款?”

“皇上!”李景隆又開口,“您就算怪罪,臣也要這麼說。這些錢臣以為還是充入內庫的好,您禦極天下到現在,大典冇辦,皇城冇修,臣的媳婦前幾日進宮回來說,皇後孃孃的首飾都是舊的!”

“再加上,馬上恩科殿試,您用錢的地方更多。戶部那些愣頭青,都屬貔貅隻進不出。臣雖有些小小齷齪心思,可也都是為了皇上打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