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79章 皇榜(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79章 皇榜(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這話說的冇頭冇腦,崔書生當場就是一怔。

“楊大哥,道什麼歉?”

莫說他,就是韓克忠和薑宏業,也是一時不明所以。

楊榮板著臉,“上次你說了甚?難道忘了?”

崔書生想想,還是毫無頭緒。就聽楊榮又道,“你上次以地域而言人”

頓時,幾人都明白了。

韓克忠連忙道,“無妨無妨,這位賢弟歲數小些,一時說些氣話,我和薑賢弟早就忘了,楊榮不要苛責於他!”

崔書生漲紅了臉,眼神中有些暗自惱怒,又不敢發作。

“我家和他家乃是世交,我心中把他當成弟弟一般,當弟弟的做錯事,說錯話,我也難辭其咎。韓兄薑賢弟,我待他給你們賠不是!”楊榮又道。

“哪裡哪裡!”兩人連忙擺手,更不好意思起來。

楊榮又肅容對崔書生說道,“我等讀書人,讀聖賢書為的是家國天下。何為家國天下,大明即是家國天下。太上皇驅逐韃虜,統一南北,再造中華。南北皆是大明子民,真真是血脈手足,日後那些混賬話,你不可再說。”

說著,語氣更加嚴厲道,“也就是兩位年兄性子爽利仁厚,換成他人去國子監告你一狀,你受的了?”

崔書生悻悻的說道,“小弟記住了!”

楊榮又微微歎氣,“自遼金至元,中原淪喪江山板蕩。少年讀書時,讀道老婦老翁,寡母幼子欲過江而不能,士子軍卒隔江叩拜漢家正統時,常熱淚盈眶。”

說著,頓了頓,“一開始,又詩雲,遺民淚儘胡塵裡,南望王師又一年!”隨即,又苦笑道,“而後,百年之後。又有詩,漢兒學得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

“數百年南北對峙,相互攻伐,其實到本朝才終於一統。我等讀書人,心中切不可再有南北之分。不然,豈不是辜負了太上皇,還有我大明英烈,再造華夏之功?”

天下數百年的分裂,直至大明才歸於一統,想起祖先曆經的一切,韓薑二人都麵有淒然。

聞聽此詩,心中對楊榮的好感又升了幾分。

“在下韓克忠,還未請教賢弟大名!”韓克忠對崔書生拱手說道。

崔書生也拱手,“在下崔英英,前幾日語言輕佻,冒犯韓兄了!”

“談不上,談不上!”韓克忠笑道。

薑宏業卻是不自覺的一下笑出聲,隻因為對方一個大男人,取了一個英英的名字,真是有些好笑。

崔英英打小就不喜歡自己這帶著女氣的名字,奈何是祖母所取不敢違背。此刻見薑宏業低笑,心中惱怒,哼了聲道,“薑兄為何發笑?

說著,

看了薑宏業一眼,“我祖上乃是清河崔氏!”

崔乃是魏晉到隋唐時期的世家大族,河北一地的文學領袖。

韓克忠趕緊道,“原來崔賢弟是名門之後,失敬失敬!”

崔英英麵有得色,看了一眼薑宏業,“不知薑兄祖上?”

言外之意再清楚不過,我家祖上是皇帝都讓三分的名門望族,你呢?

薑宏業淡淡一笑,“我家祖上不是什麼氏!”

說著,斜眼看看崔英英,“我們姓薑的,是真正的姓!”

此言一出,其他三人麵色頓時變得複雜起來。韓克忠急的連連拉著薑宏業的衣角,不讓他多說。

所謂姓氏,為何姓在前,氏在後。概因追根溯源,從上古論,姓高於氏。姓者,統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彆其子孫之所自分。

姓氏最早起源於部落的名稱或部落首領的名字,秦漢以後姓氏合一。

薑宏業卻繼續道,“薑姓出於神農,上古八大姓。炎帝生於薑水,乃為薑,裔孫薑子牙封於齊,後呂地而為呂姓。田代薑王於齊國,後裔散落各地,或為薑或為呂!”

(齊國薑子牙的後裔後來被田氏取代。)

我讀書不行,但祖宗傳承卻是半個字都不敢忘記。我記得,清河崔氏好像就是出於薑姓!”說著,薑宏業又看看崔英,笑道,“應該是吧?”

崔英英氣得幾乎咬碎了牙齒,麵色大變。

對方的話就差擺明瞭告訴他,清河崔氏怎麼了?論祖上,我是你

“你”崔英英氣得說不出話來。

“賢弟!”韓克忠急道,“你怎地如此不知輕重,快給崔賢弟賠禮!”

薑宏業笑著拱手,“就是那麼一說,幾千前的事了,如今都是大明子民,崔兄且莫當真!”說著,又是一笑,“想當年,中原胡風漸盛的時候,許多胡兒附庸風雅也起了漢姓,強行攀附,姓氏一說,已經分不清楚了!”

“你....”崔英英更怒,“你罵誰?”

“兩位賢弟!”楊榮和韓克忠哭笑不得的開始勸架。

就這時,樓梯上又傳來一陣喧嘩之聲,差不多幾十個學子不顧店家連說客滿,丟了銀錢就直接上來。

二樓中,頓時擁擠起來。

薑宏業目光看去,笑道,“原來是劉兄!”

那些士子之中,為首的一個差不多三十歲的儒生也大笑道,“真巧,在這遇到你了!”

他身材高大,看似不像讀書人,而且神色率真,說得又是一口帶著淮音的官話。

“你也等放榜?”那人說著,又看看韓克忠,“老韓,你也在哈!”

韓克忠拱手笑道,“劉兄,還想著這幾日去找你打秋風呢!”

楊榮旁邊聽得分明,想來韓薑二人和這位劉士子頗為熟絡,定是朋友。

“這位兄台,既然都是朋友,又都是今日的年兄,不若坐在一處?”楊榮起身笑道。

“不用了,那邊有朋友!”劉士子笑笑,對韓薑二人拱手,“俺同鄉在那邊,等放榜之後,咱們一塊喝酒!”說著,笑著走到另一側,幾個說笑的士子那邊。

“此人是?”楊榮看著對方的背影問道。

“劉兄大名劉念恩,是個古道熱腸,爽直的好人!”韓克忠笑道,“雖說我是山東人,他是淮人,但在京城認識之後,冇少受他的照顧!”

“淮人?”楊榮沉思。

“淮西人!”薑宏業低聲道,“鳳陽,皇上家的老鄉!”

“哦!”楊榮恍然大悟,看向那邊的眼光又有些不同。

就這時,樓下忽然喧鬨起來。那些靠在視窗的士子,也爭先恐後的探出頭去。

就聽鑼鼓聲響,幾個官差從東華門走出來,大聲道,“眾人靠口,放皇榜!”

科考,放榜了!

人群不但冇有退後,反而潮水一般的湧上去,瞬間圍得水泄不通。

官差們也不以為意,反而麵帶微笑。

眼前這些讀書人,說不定哪個馬上就是進士老爺了,他們這些官差誰吃撐了去得罪進士老爺。

皇榜直接粘貼在東華門外的城牆上,長長一片。

更有官差,站在榜單,用最大的嗓門唱歌一樣大喊。

“丁醜年夏榜,狀元公,福建閩縣陳安!”

“好!”頓時,東華門外,歡聲雷動,緊接著鋪天蓋地的鞭炮聲不知在哪響起。

又有數個書童小廝,在旁邊茶樓的房頂呐喊,“我們少爺中了,少爺中了!”

鞭炮聲中,旁邊茶樓裡,不斷有銅錢灑落,引得看熱鬨的人,紛紛讓自己的孩子去搶。

狀元郎灑落的不是錢,而是文曲星的福氣。

“榜眼,江西泰和,尹昌隆!”

“探花,浙江山陰,劉仕諤!”

一聲聲的唱名傳入耳中,有人欣喜若狂,有人呆若木雞。

有人大哭有人大笑,還有人魂不守舍。

二樓窗邊,崔英英看著楊榮的臉色,“楊大哥,莫慌,應是到你了!”

楊榮已經麵若死灰,前十冇有他,二甲三十人之中,也冇有他。

就當他迷惑惘然之時,忽耳中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三甲第一,福建建寧楊榮!”

“中了!中了!”

崔英英想歡喜的大叫,可聲音越來越低。

“才三甲嗎?三甲如何入翰林?如何為清貴?”楊榮低聲喃喃。

而旁邊,韓克忠豎著耳朵,等唱名的聲音落下,已是紅了眼眶。

“韓兄!”同樣榜上無名的薑宏業開口勸慰道,“不必如此,再等三年就是!”

“三年!自我讀書,舉族供奉,已經家道中落。不中,我有何麵目見家中父老!”韓克忠長歎,眼淚潸然落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