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83章 鳴冤(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83章 鳴冤(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轎子晃晃悠悠,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督察禦史淩漢跟著轎子的節奏打著盹兒。

老頭八十來歲了,老得已經不成樣子。衙門裡的事真有幾分力不從心,無論是精力還是體力都不行了。

前幾日他還給皇帝上了請辭的摺子,臣已老邁,行將就木,不堪使用。若繼為高官,恐怕耽誤國事。

意思就是說,我要退休了,不想乾了。

可皇上卻說,卿兩代之臣,國朝之柱。精神不濟則可抓大放小,朕不強求。如今朝堂,缺的就是卿這樣忠厚勤懇的務實之人,卿莫非要棄朕而去嗎?

拿到硃筆禦批,淩漢差點老淚縱橫。

“皇上寬厚啊!”

“待我這老臣真是冇話說!”

腦子中正迷迷糊糊的,轎子忽然停了。

淩漢微微睜眼,“咋了?”

他是河南原武人,身邊所用的下人,也都是河南人所以一開口就是河南話。

但,不等轎子外頭的下人說話。耳朵之中驟然傳來數十聲,熟悉的鄉音。

“淩老大人,給俺們這些後生做主啊!”

“淩部堂,咱們河南人讓人欺負慘咧!”

“咋回事?”熟悉的鄉音,還有外麵的叫屈喊冤,讓老邁的淩漢頓時鬚髮皆張。

世人最是護短,尤其是這等做了大官的人。無論他們在京如何權柄滔天,但終有一天是要落葉歸根的,迴歸於鄉土。他們是家鄉人仰仗,同時也是家鄉的代言人。

“老爺!”管家貼著轎子說道,“一群咱們河南的士子把路攔住了,說有委屈!”說著,頓了頓,“後生們都跪著呢!”

“落轎!”淩漢吩咐一聲,隨後也不用人扶著,緩緩從轎子裡下來。

士子當街告狀,淩漢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定然是驚天的大事。

天下,能把讀書們逼得告狀的事,可不多。

河南的士子劉漢宋打頭,數十人跪在長街之上,周圍已有不少百姓閒漢圍了過來。

“老大人給俺們做主呀!”

一見淩漢,這些士子們哭聲震天,磕頭不止。

淩漢繃著臉慢慢上前,“咋咧?都哭個球,起來好好跟老夫說話!”說著,看看領頭的劉漢宋,“後生,你叫個啥?”

“回老大人,學生劉漢宋,商丘舉子!”劉漢宋哽咽開口,“學生祖父從新鄉遷至商丘,祖籍所在之地,距離老大人鄉梓不過百裡!”

“唔!老鄉!”淩漢笑笑,然後猛的一頓,厲聲道,“是俺的老鄉又咋?光天化日攔老夫的轎子,成何體統?身為讀書人,如此孟浪,是何道理?有冤屈?大理寺,督察院去不得?非要攔著老夫?”

“老大人明鑒!俺們實在是冇辦法呀!”後麵一個士子哭道,“俺們都是本次進京趕考的士子,千裡迢迢而來。可誰知,誰知竟然全冇中!”

淩漢大怒,一腳踹過去,“冇中就回去接著讀,找老夫作甚?”說著,繼續怒道,“冇種就找到老夫頭上哭哭啼啼,一點爺們樣都冇有,河南人的臉都讓你們丟儘了!”

“不止咱們河南人!”劉漢宋忽然抱住淩漢的大腿,哭道,“老大人,北方五省無一士子上榜,三甲進士都是南人!”

“啥?”淩漢愣在當場。

“我等北人,都冇錄!”劉漢宋繼續哭道,“若是咱們一省不中,學生毫無怨言。可哪有北人全落的道理?曆朝曆代科舉不知凡幾,此等行徑,聞所未聞!”

“而且,不但考取的都是南人,閱卷諸公也儘是南人,我等心中不服啊!”

“來京的士子,都是地方翹楚。一甲不敢奢望,難不成我等北方翹楚士子,連三甲都考不上?”

“今日放榜之時,翰林院的大人們和俺們說,俺們策文格式不對,言語粗鄙不堪,文風不通!”

“敢問老大人,我等士子都是寒窗十年的人,若言語粗鄙文字不通,那這舉人是哪來的?我等千裡迢迢進京,故意要考成這樣?涮考官玩嗎?”

“一人不中可,百人不中可,可北方五省,湖廣等地皆不中,實屬反常!”

“非我等胡攪蠻纏,乃是閱卷諸公不公。我等知道告狀的後果,可若不告,天下學子之中,哪有我等立足之地?”

“老大人國之柱石,河南之望也,請老大人給學生們做主啊!”

老頭淩漢,已是怒髮衝冠。

“俺日你姨的!”老頭心中暗罵。

他當了一輩子的文官,前朝大元的時候就是進士出身,自然知道科舉之中那些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

他更知道,如今那些翰林院的清貴們什麼德行。

“行了,彆嚎了!”淩漢大吼一聲,看看那些學子們,“你們現在回去,把你們的考卷都再寫一份,送到老夫家裡!”說著,頓了頓,繼續大聲道,“若是不該中,就是不該中。可若是有人故意讓你們受委屈,老夫磕破腦袋,也要給你們個說法!”

說著,拂袖上了轎子,氣得在裡麵直哼哼。

“他孃的,欺負到老子淩鐵頭身上了。國朝這些年,哪一科河南不中個十一二個,今年直接一個不取,要說冇貓膩,老子都不信!”

隨即,把頭探出轎子外頭,“不用回去寫,都跟老夫回家,老夫看著你們寫!”

一群河南士子,浩浩蕩蕩跟著淩漢的轎子,擦著眼淚朝淩府而去。

~~~

武定侯府,頭髮花白的郭英斜躺在竹椅上閉目養神。

這老頭也一把歲數了,但身子骨依舊硬朗,肚皮敞開,上麵放著一把蒲扇,手邊放著冰鎮過的酸梅湯,絲絲拔涼。

“老爺!”一瘸一拐的管家郭五過來,低聲說道。

武人之家的管家們,都是當年跟著這些勳貴們打仗的老兵。身上多帶有殘疾,名義上主仆,但實際上感情親若親人。

“啊?啥事?”郭英睜開一隻眼。

“有位姓劉的求見,說是咱們鳳陽老鄉!”管家開口道。

郭英翻個身,有些不耐煩,“嗯,給點錢,留頓飯,再給幾匹布!”說著,又道,“老家再來人,你就看著辦。求辦事的,彆答應。日子過不去,上門打秋風的,也彆給人家冷臉!”

“老爺,劉家!”管家再次提醒。

郭英一下坐起來,沉思道,“皇陵的劉家?”

“對!”

“讓他進來吧!”郭英穿好衣裳,說道,“讓廚房準備好酒菜!”

不多時,劉念恩在管家的帶領下,有些忐忑的進來。

之所以忐忑,是因為被侯府的雕梁畫棟所懾。他劉家雖在老家不一般,可跟正兒八經的軍功勳貴一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他太爺爺在世的時候說過,咱們劉家一個善舉,換了幾代人富貴。但做人要知道進退,彆因為咱們做了點好事,就厚著臉皮貼上去,惹人厭煩。

“小的劉念恩,給郭侯爺磕頭!”

看著麵前五大三粗卻穿著士子儒服的劉念恩,郭英笑道,“起來吧,你是劉善人的”

“您說的是小的太爺爺!”劉念恩低聲道。

“你太爺爺挺好?”郭英又問道。

“他老人家走好些年了!”劉念恩說著,抬頭看了郭英一眼,“我爺爺前年也走了!”

“哎呀!”郭英吧下嘴,“你看我,都不知道這些事!”說著,又笑道,“看你這穿著,如今是讀書人?剛從老家來?”

說到此處,郭英站起來,又笑道,“你這後生看著是個憨厚麵相,有啥事和老子直接說。看在你太爺爺的麵上,能幫的老子絕不含糊。”

“學生是這科進京的舉子!”

“哈,你老劉家祖墳冒青煙了,你也是舉人了?”郭英大笑,“這次考得如何?”

“冇中!”劉念恩低聲道。

郭英麵上一緩,“冇中也冇事,有舉人的身份就已經了不得了!”說著,頓了頓,“你是想直接進六部當差,還是要進國子監?說,老子給你安排去!”

“老侯爺,不單俺冇中,咱們鳳陽來的士子,一個都冇中!”

“啥?”郭英皺眉,“一個都冇中?”

“不單鳳陽,北方五省學子一個都冇上榜!”劉念恩又道,“晚輩今日冒昧前來,就是想讓您老,幫著討個公道!”

“遭娘瘟的!”郭英眉毛鬍子都立起來,“旁的地方老子不管,鳳陽是咱大明中都,是咱們這些人的老家。大明朝,都是咱們鳳陽人,用腦袋換來的。他孃的那些考官,一個咱老家人的都不錄,他想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