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98章 替罪羊(1)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98章 替罪羊(1)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鄭沂弄錯了時機,科舉一事好不容易有個皆大歡喜的結果。朱允熥是不願意,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選擇聽信某人的話,去發落一個三品侍郎的。

科舉一事,自然會在朝中引起一番波瀾。清流文官們的勢力必遭打擊。這時候,鄭沂選擇暗中給夏元吉下絆子,隻能說文官之間的攻訐,還真是無孔不入見縫插針。

~~~~

天色已經大亮,但監牢之中的光依舊微弱。

大理寺的監牢,遠比錦衣衛的詔獄刑部大牢要體麵得多,雖也是牢房的形製,但頗為乾淨整潔,還有不少的桌椅陳設。

翰林侍講學士張信,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一動不動的看著那巴掌大的窗戶,看著窗戶外那微亮的天空,神色麻木。

他原是清貴無比的翰林,負責給皇帝講解聖人經義,修改詔書,編纂起居。若是不出意外,再過幾年他就是都察禦史,榮升大學士。再過些年,吏部尚書,光祿大夫。

可現在,短短一日之內,他卻成了階下囚。這個結果,他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隻感覺是在夢裡一般。

忽然,他麻木的神色有所鬆動,詫異的扭頭朝身後看去。那裡傳來微弱的腳步,他趕緊起身整理下身上皺巴巴的官服,整理下有些淩亂的鬢角。

腳步聲中,一身布衣的劉三吾緩緩出現。

“恩師!恩師!”張信看到了救星,隔著監牢的欄杆跪下,哽咽道,“救救學生啊!”

劉三吾站在監牢外,脊背微微佝僂著,微弱的光打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蒼老。

“恩師!”張信從欄杆中伸出手,大喊道,“救救學生!”

“哎!”劉三吾隻是長歎一聲,然後回頭對獄卒,“有勞了,請開門!”

“老大人不必像客氣!”那獄卒笑笑。

隨即打開牢門,親手提了個一個食盒放在桌上,然後等劉三吾進去之後,行禮退出,再把牢房鎖好,悄然閃到一旁。

“老大人有事,就喊小人一聲!”

劉三吾點頭致謝,在桌子邊坐下,打開食盒,從其中拿出酒菜放好。他的動作很慢,很輕,以至於張信都能清他胳膊的顫抖。

“恩師!”張信跪在劉三吾麵前,叩首道,“你要救救學生啊!學生冤枉,學生冇錯啊!”

“冇錯?”劉三吾倒了兩杯酒,忽然一笑,“真冇錯嗎?”說著,悵然歎息,“一開始,你就錯啦!到後來,你是大錯特錯!”

“從一開始你的心就偏袒江南士子,到後來你不但固持己見,而且還因為怕被牽連,串聯同僚拒不認錯,你說難道你冇錯嗎?”

“學生!”張信泣不成聲,“學生冇錯呀!您是主考,您也看了卷子,江南士子的考卷確實更優一等!”

“科舉,考的可不單是文章呀!國家取士,也不是單看文章,這一點你不清楚?”劉三吾說著,把張信扶起來,按在座位上,再次長歎,“其實這次,老夫也錯了,大錯特錯!”

說著,渾濁的雙眼不免泛出幾滴老淚。

“第一次審卷排名之時,若是老夫固執些,在名單上選上幾個北人學子,也不至於此!再後來,重閱的時候,老夫若不是怕”說到此處,劉三吾閉上眼睛,渾濁的淚水順著皺紋落下,“皇上讓重審,老夫就應該想到皇上的心思。可老夫和你一樣,也是怕朝令夕改,丟了自己的名聲!”

“名聲!名聲!”劉三吾幾乎哭出聲,“老夫一輩子的名聲,如今都毀了。京城中的士子們,逢人便說三吾為南人,私其鄉也!”

“老夫在大元時為廣西提學,加上國朝三十年,近五十年的仕途,到頭來落個私其鄉的名聲!罪過呀!”

說到此處,把酒一飲而儘,隨即又滿上,“來,陪老夫喝杯酒吧!”

張信哪裡還有心思喝酒,愣愣的坐著,好似丟了魂一般,喃喃說道。

“明明是南人士子的卷子好些,明明就是!朝堂為了平衡,讓我等”

“現在纔想起平衡二字,晚了!”劉三吾又道,“也是怪老夫,皇上讓重審的時候,老夫就應當猜到皇上的想法。可到底是老了,怕出錯,怕被人指責,卻一頭走進了死路,不知進退!”

“老夫不但害了自己,也連累了旁人!”

他說的冇錯,他們明白的,準確的說是醒悟的太晚了。若是早些,未必冇有挽回的機會。

“你不是說,若這次科考的成績被推翻,要有人當替罪羊嗎?”劉三吾又繼續說道,“誰都不願意當這個替罪羊,背黑鍋,結果人人都是羊,人人都要背鍋!”說著,頓了頓,“早知如此,我劉三吾來當著替罪羊,又有何不可?”

忽然,張信打了個寒顫,顫聲問道,“恩師此話何意?除了學生,還有其他”

“本次主考的十七位閱卷官,你下牢獄。其餘人等,除了戴彝之外,發配廣西,雲南為縣府學官。老夫自己,發配西北,漢番雜居之地推廣漢學,不日啟程!”劉三吾看看對方,說道。

“人人都是替罪羊?”張信徹底失神。

“其實,老夫心裡最深處,早就想到了這個結果!”劉三吾歎息一聲,“第一次科舉放榜士子們鬨起來的時候,老夫就想到了,北人一個不中,自然要有人出來給天下一個交待!”

“朝廷的考題不可能錯,科舉之道不可能錯,皇上更不能錯,錯的就是我們。不管我們錯冇錯,都要有人站出來,承擔這個結果!”

“隻不過,當時還心存僥倖,覺得新君仁厚!哎!”

“恩師!恩師!”張信再次跪倒,聲淚俱下,“可知皇上要如何發落學生?”說著,拉著劉三吾的褲腳,“是充軍還是發配,有生之年還能否返回京師?”

劉三吾看看他,眼簾低垂,“科舉之事,如今的罪名都在你身上。串聯同僚以己身之好取卷,刻意黜落北人士子,教而不改,蠱惑考官,以陋卷呈閱聖上!”

“我”張信的身體,不可抑製的顫抖起來。

“太上皇的意思是!”劉三吾把對方再扶起來,重重的按在椅子中,“淩遲!”

“啊!”若不是劉三吾按著,張信馬上就要從椅子上滑落,他麵色慘白,呼吸急促,全身爛泥一樣。

“皇上仁厚,改為腰斬!”劉三吾用力的按著張信,“你我師徒一場,放心。老夫自會為你收屍,辦理身後事!”

“不”張信拚命的搖頭,“我罪不該此,罪不該死!”

說著,忽然瘋狂的扭動身體,“我要見皇上!我要見皇上!”

然後他好似找到了什麼希望,雙眼發亮,“偏袒南人不是我一個人的心思,大家都是這樣的心思。若都冇有這樣的心思,我怎麼說都是白費!”

“若他們心中不是瞧不起北人,也不會真的一個上榜的北人都冇有?我隻不過說出大家心裡想的,憑什麼現在所有罪都是我的?”

“我串聯他們?蠱惑他們?冇有!冇有!卷子也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看的!”說著,他攥著劉三吾的雙手,大聲道,“再說,老師老師,卷子都是您看的,名次也是您定的,您也是心裡偏袒南人的。不然第一次的時候,為何您不說?”

“不是我一個人責任,為什麼現在要我全部承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