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12章 君恩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12章 君恩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韓克忠出京了,僅帶一個隨從,一頭瘦驢,兩份行囊。

其實,大明朝雖說文官之中多有齷齪之輩,但更不乏忠正堅毅高風亮節之人。準確的說,許多官員在踏入仕途的時候,心中是想著為聖繼絕學為天下太平,上不負君下不負民的。

隻是人這一生,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人都會忘記當初的初心,被世俗被功名利祿拉到了另一邊。

所謂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就是這個道理。

皇帝親自任命一省巡查禦史,在朝堂之中泛不起什麼波瀾。

某種程度上來說治理國家就和過日子是一樣的,安安穩穩的細水長流,冇那麼多轟轟烈烈也冇那麼多慷慨激昂。治大國如烹小鮮,動作太大反而不美。

再者說其實當皇帝的太過高瞻遠矚也不是什麼好事,到頭來為皇帝功績出力受罪的,還是百姓。

隻要能讓百姓日子平和,少些賦稅徭役多些存糧,那已經是難得的好皇帝了。

~~

盛夏時節,禦花園中的蟬鳴此起彼伏。

朱允熥的辦公房從奉天殿,再搬到禦花園邊上的樂誌齋裡。這邊稍微涼快一些,他一向是畏熱喜寒的性子,耐不住熱。

王八恥指揮著宮人,在殿中的角落放置冰盆,輕手輕腳生怕出了聲音,打擾到正在議事的皇帝和眾臣工。

朱允熥單手靠在寶座的扶手,另一隻手拿著一份奏摺,然後目光看看眾人,最後落在老臣淩漢的身上,“淩愛卿,吏部侍郎出缺,你推舉河南佈政候庸?”

淩漢畢竟年紀大了,吏部尚書的位子早在朱允熥即位之初就在考慮將來的人選。一開始選擇的是右侍郎杜澤,其人不善言談但勇於任事,清廉正中。

可誰知,杜澤入夏之後一病不起。主管考覈天下官員政績的吏部右侍郎,被空缺出來。

聽朱允熥問詢自己,淩漢忙起身,俯首道,“皇上,吏部的差事非忠正之人不可擔任,但忠正之餘亦不可迂腐。河南佈政司使候庸,為官多年,考評上佳。”

“不但清廉正直,而且善於洞察明辨是非,所以臣舉薦侯庸!”

侯庸卻是個好官,早在中原洪災的時候,就在朱允熥的心中留下非常好的印象,曆史上這人也是位讓人欽佩的忠臣孝子。

朱棣靖難之後,讓人傳侯庸來做官,後者抵死不從,被人捆綁起來。後候庸趁人不備,吞金而死不負舊主。對於這樣的臣子,朱允熥一向是不吝使用的。

“那便是他吧!”朱允熥淡淡的說著,拿起硃筆在奏摺上寫了個準字,繼續開口道,“朕記得他是山東人,對吧!”

淩漢笑道,“山東平度人,洪武十八年進士第二十二名,那一年他們山東就考取他一人!”

“人才難得!”朱允熥說道,“他在地方多年,無論是資曆還是能力都是夠的!”說著,又對淩漢笑道,“既是老尚書提的人選,日後你還要多提攜教導!”

“皇上說的是,老臣這個歲數了,總不能再占著茅坑不拉屎了。該是他們這些後生,為大明出力的時候了!”淩漢笑道。

淩漢的話看似粗鄙隨意,其實暗含深意。是在告訴朱允熥,人是老夫推薦的,但和老夫卻不是一夥的。老夫也不是結黨戀權的人,這把歲數了,最大的想法就是站好這最後一班崗。

就這時,右都禦史楊靖忽然開口,“皇上,臣鬥膽請問,是讓侯庸馬上進京,還是?”

朱允熥放下奏摺,“楊愛卿有什麼話,直接奏來!”

楊靖俯首道,“臣和侯庸是同年進士,早年都在吏部為給事中,是知交好友,平日多有書信來往。”說著,他頓了頓,“上個月侯庸還給臣來信,說已有七年未見過家中老母!”

說到此處,楊靖看看朱允熥的臉色,繼續道,“侯庸給臣的信中說,他在任上的時候接到侄兒的書信,說他的母親春節時差點病故,重病之時不斷唸叨著侯庸的名字!”

“侯庸自從吏部給事中下到地方擔任禦史,又升任佈政,七年不曾回家。給臣的信,上麵的字跡到最後,已滿是淚痕!”

讀書人,真正的讀書人,都是先國後家,忠孝不能兩全。

而且大明朝為官,頗多規矩。即便到了候庸這個位置,他若想把老母奉養在身邊,也要上書皇帝。

朱允熥微歎,“人生最大的憾事,就是子欲養親不在。七年未曾回家,苦了他了!”說著,頓了頓,“這事,也是朕的疏忽,竟然全然不知!”

說到此處,朱允熥又沉吟片刻,“七年未曾回家,該給他一個月的假回家探親。可一來是吏部不可一日無人主事,二來即便給一個月,去了路上往來隻怕也剩不下什麼時間!”

隨後,他微微歎息,“傳旨,在京中賜侯庸府邸一座,準其接老母到身邊奉養,成全其孝心!”

“皇上如此厚恩,天下臣子之幸也!”殿中眾臣起身行禮。

“這算什麼厚恩!”朱允熥擺手示意他們坐下,笑道,“爾等大臣,國之柱石朕之臂膀。為大明嘔心瀝血,朕又如何能忍心看著你們的思親之情?”

“你們之中,有的是看著朕從皇子變成皇帝的老臣,有的是朕登基之後提拔起來的新人,還有天下各地的佈政,言官禦史,對朕而言不單單是臣子!”

“朕對你們用之真情,體諒你們的難處,知道你們的苦衷。盼著你們做好事,做實事。隻要你們能做到為官的本份,朕便會做好人君的本份!”

“君臣大禮不可廢,但咱們君臣之間,朕還是覺得要有些人情味兒!朕自問才智不如秦皇漢武,功績不如唐太宗,太上皇。”

“但朕,心中自有一份率真,一份坦然,與諸位臣工交心。”

“爾等大臣隻要不負民,朕便絕不會負爾等!”

“皇上!”如此一番表明心跡的話語,諸位臣工哪裡還坐的住,起身行禮口中哽咽。

古往今來,哪有皇帝對臣子說過這種話?

在這些三綱五常融進骨子裡的臣子們耳中,就憑這話,皇上即刻讓他們死,他們都甘願了。

“你看,又跪!”朱允熥笑笑,“王八恥,幫朕把他們扶起來!”

“皇上,臣還有一事奏!”右都禦史楊靖再次開口道。

“說來!”朱允熥笑道。

“皇上天恩,許侯庸之母進京,但是”楊靖說著,苦笑一下,“侯庸家貧,曆年所得俸祿,除卻開支之外,都寄回家中,接濟故鄉貧寒學子。”

“從平度到京師,怕是怕是候母的盤纏都不夠!而且,老人家年歲已高,沿路要車馬緩行,還要帶著隨行之人”

一聽這話朱允熥猛的想起當日在中原賑災的場景,候庸帶著補丁的官袍,泡在泥水之中。一雙官靴穿到已稀爛,還捨不得丟棄,晾曬在窗台上。

清官,清到如此,讓人心中隻有敬意。

“朕這個天子富有四海,而朕的臣子,居然連母親的盤纏都”

不等朱允熥說完,臣子們忙道,“皇上此言,臣等不敢受!”

“傳旨!”朱允熥想想,開口道,“讓山東佈政司不,王八恥傳旨光祿寺,從朕的內庫中撥銀元三百,與聖旨一道快馬送至山東平度,侯庸家中,作為盤纏!”

“另,告知山東佈政司沿途官府,郵政驛站,侯老太君所用之車馬,務必精美舒適。讓平度府選差官五人,郎中二人隨行。”

“侯老太君沿途衣食住行,皆按三品官的行製,不得怠慢!”

“臣等遵旨!”眾臣齊聲道。

皇帝對臣子的殊榮,讓他們俱有榮焉感同身受。

老臣淩漢歎息一聲道,“算上前朝大元,老臣侍奉了幾代君王,到了皇上這,老臣才知道什麼是賢厚之君!”

朱允熥一笑,“老尚書,你這話可是有失偏頗了啊?傳出去,小心你哈哈哈!”

淩漢說完也自知失言,這話可不是把太上皇都罵了,趕緊掩飾的笑笑。

隨後繼續說道,“侯庸是命好之人,當年故太子也曾對他如此厚愛!”

他這麼一說,朱允熥纔想起當年的舊事。

侯庸出身寒門,當年選入國子監中了進士。但授官之後推辭不肯,因為他父親因為犯罪充軍福建。他想用官職,換取父親的赦免。

太子朱標聽說之後,命人連夜快馬趕赴福建,把侯庸的父親送回故鄉,成為一時美談。

“如此臣子,若不厚愛,豈不是昏君!”朱允熥笑笑。

旋即提筆,在一張空白的信箋上寫道。

“聞卿七年未見慈母,朕心甚痛。家國天下,卿舍家為國,失孝悌全臣子之心,為君王藏親情於內。”

“朕聞之感慨萬千,是以全爾忠孝兩全。接旨之後快馬到京,家中事勿再掛懷,自有朕安排。”

洗完之後,吹乾墨跡交給淩漢,

“跟聖旨一道,發給侯庸!”

“臣遵旨!”淩漢鄭重的接過,表情肅穆。

朱允熥又歎息一聲笑道,“朕和皇祖父一樣,獨愛清官。可官員清貧到連母親的盤纏都不夠,朕聽了心裡也不是滋味。俸祿微薄,僅夠養家餬口,而人生在世最怕的就是拮據二字。”

“如何讓官員既清廉,又不至清苦,實在兩難!”

聞言,眾臣工低頭不語。

唯有老臣淩漢爽朗一笑,“皇上,那不若給臣等加些俸祿吧!”說著,繼續大笑道,“不瞞皇上,臣在大明當了三十年的官,可都是老家一直貼補著,細細算來這些年竟還是虧本的!”

“你想得美!”朱允熥大笑道。

“淩老尚書此言差矣,您在大明為官三十年是虧了,可前朝大元時,可都是肥缺呀!”臣子中,和淩漢交好的大臣出言笑道。

淩漢老臉一紅,“那都是彆人硬送的,硬送的!”說著,又笑罵道,“前朝的事,你拿到咱大明來說,是何居心?”

無論朱允熥還是臣子們,皆是鬨堂大笑。

官員清廉與否,一方麵是其本人的操守,另一方麵則是取決於君主。

君主昏庸,官員不貪則貪。

~~

我這個臭不要臉的,最不要臉的爛人,又要欠債了。

卡文了,坐這一個小時憋出六個字來。

懟我可以,輕點,不然太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