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49章 太白樓(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49章 太白樓(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李太白有詩雲,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所以這座做淮揚菜的館子,起名太白樓。

此樓位於京師最繁華之處,背臨秦淮河上下三層,有專門的碼頭可直達河上,每當樓中有豪客需要歌女名伶時,或是坐船直達,或是讓畫舫靠邊。

侯庸和楊靖到時,正是華燈初上斜陽剛落,三層樓之中燈火輝煌,遠遠望去滿是富貴之氣。門前車上滿是車馬,數位伶俐的小廝,笑著給客人引路。

樓上華燈之下,偶有倩影流連,軟袖輕甩圓扇半遮麵。

當真有些寶馬香車,東風夜放花千樹的味道。

“這兒?”侯庸看清了太白樓,馬上搖頭道,“仲寧不行不行,這太破費了!這地方一頓飯,咱們一個月的俸祿都不夠啊!”說著,四處看看,“方纔路過之時,周圍不少小飯莊子小吃攤子都不錯,你我兄弟何必講這個排場!”

“景中!”楊靖笑道,“既來之則安之,人生一輩子若是一次都冇享受過,那過得還有什麼意思?走吧走吧,你我二人多年不曾飲酒!當年我們還是窮學生的時候,這等地方隻能遠遠看著流口水,現在眼看就老了,再不享受享受,那不是白活了?”

侯庸被推著,笑著朝前走,低聲道,“你俸祿也比我高不了多少,花這錢作甚?”

“你呀!”楊靖又笑道,“誰指望那點俸祿啊!”

“啊?”侯庸驟然一愣,然後瞪眼道,“仲寧你話說清楚,不然我不進去!”說著,拂袖道,“莫非你楊仲寧,也學了那些贓官?”

楊靖乃是督察員右督禦史,換做後世的話說就是最高**官,掌管全國的訴訟,監督官員的作為。刑部能管的他管,刑部不能管的他也能管。

大明司法機構,大理寺,刑部,督察院。他這個右督禦史的地位,可見一斑。

“哈哈,我雖冇有你清廉如水,可違法亂紀的事我是半點不乾!”楊靖笑道,“你放心,這些錢都是乾淨的,乾乾淨淨!”

“不行!”侯庸還在執拗著說道,“你與我都是寒門子弟出身,冇有家中的扶持,你哪來的錢?”說著,又打量對方,“仲寧,你看你身上的衣衫,上好的蜀地錦衣,一匹蜀錦一匹金,你到底哪來的錢呀!”

“進去,進去我告訴你!”楊靖笑著對遠處招手。

馬上有一個乾淨利落的小廝迎過來,笑著說道,“楊員外您來了,裡麵請,桃花閣給您留著呢!”

侯庸旁聽,看小廝說話的樣子就知道楊靖定然是常客。而且那小廝為了避嫌,尊稱楊靖為員外而不是叫楊大人。

楊靖笑笑,“前頭帶路!”

說著,拉著侯庸說道,“桃花閣可不是給你招桃花,而是取自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倫贈我情。你我相交多年,正該用此閣給你接風!”

“你比喻用得不對!”侯庸苦笑道,“李太白這首詩根本就是敷衍王倫,王倫是他金主,他當然說不及汪倫贈我情了。你我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如何能相提並論?”

“好好好,你說的都對!”楊靖笑道。

一進太白樓,侯庸頓時覺得眼睛不夠看了。

腳下是江西燒製白玉地磚,樓中的牆壁上要麼是浙地刺繡牆紙,要麼是廣東燒紙的彩繪。樓梯全部是鏤空雕花,樓梯扶手打蠟明亮能折射出人影。

所有的燭,都被琉璃罩套著,空氣之中絕冇有半點菸火味兒。通往樓上的樓梯,腳下竟然鋪著上好的西域地毯。

“嘶!”侯庸倒吸一口冷氣,他雖是當朝三品高官,可一身布衣在這其中,竟然有幾分自慚形穢。

“樓上請!”小廝笑著在前引路。

侯庸有些癡愣的被帶入雅閣,一進門雅間之中竟然有小巧的假山流水,檀香環繞。繞過屏風,中間一張二人餐桌,擺放著鎏金的餐具。數位曼妙的女子,輕紗遮麵,手持玉壺等物侍立。

“景中,坐!”楊靖笑著把侯庸按著坐下,然後推開窗子。

頓時,秦淮河的無雙美景直接映入眼簾。河上微波盪漾,畫舫彩燈招展。琵琶玉簫長笛之聲,聲聲入耳。更有舞動的倩影,在燈火下翩翩起舞,一切宛如畫境,活色生香。

“如何?”

呼啦一聲,不等楊靖說完,侯庸站起身就要走。

“哪去?”楊靖拉住他。

侯庸麵色鐵青,看著楊靖,“仲寧,你我當日同年殿試為官,與太上皇親自奏問,你還記得當日所說的話嗎?”說著,眼中似乎含淚,“當日太上皇對咱們說,若想發財就彆做大明的官,若想為天下百姓蒼生,就為明臣!”

“這纔多少年,你就忘了?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侯庸說著,聲音越發大起來,“我是個土包子,什麼都冇享受過,可我也知道在這銷金窟中,一晚上的花費差不多等於咱們一年的俸祿!楊仲寧,你哪來的錢?”

“哎!”楊靖被指責得哭笑不得,“你看,彆人叫你侯鐵麵真是不冤你!”說著,拉著侯庸的手道,“我這右督禦史,該你做!”

“放開!”侯庸一拂袖,“何必顧左右而言他?”

楊靖無可奈何的笑笑,揮手讓房間中的人都下去,低聲道,“你我認識這麼多年,我的操守你還信不過。再說了,如今聖天子在位,太上皇也在,誰敢在京師之中亂伸手?”說著,笑道,“皮廟之中,那些貪官的人皮可還都冇晾乾呢,前車之鑒我楊靖頂風上?”

這話,讓侯庸也有些遲疑起來。

大明朝彆看現在的皇帝好像很是寬仁,其實和老爺子一個傳承,對貪官零容忍。

“那,這錢?”

“我在這吃飯呀,就不花錢!”楊靖把侯庸按在座位上,“這太白樓的招牌就是我給題的字,你看牆上這些字畫,也都是我給張羅著挑選的!”

侯庸放眼看去,牆上的字畫多是清淡之風,在這富貴不可直視的環境之中,看著更是多了幾分清新脫俗賞心悅目。

楊靖和他是同年進士,但文學書畫造詣上卻是比他高了許多。在朝中,素有才子的雅名。

“我是清官不假,可也要吃飯啊。黑錢咱不要,弄些潤筆總可以的吧?可當初為了避嫌,這潤筆費我也是分文不取。人家酒樓的老闆為了謝我,許我一輩子吃飯喝酒不花錢!”楊靖笑道。

侯庸點頭,這倒是一件雅事。

楊靖以前是當過尚書的人,現在又是當朝督察禦史,給商家提筆是對方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不收錢而管飯既有情趣又和禮法。

“如此?”侯庸有些不太好意思起來,拱手道,“是我剛纔孟浪了,仲寧兄莫怪!”

“你脾氣我還不知道,怪什麼呀?”楊靖笑道,“快坐!

說罷,兩人對坐。

楊靖笑著給對方斟茶,繼續笑道,“這可是正兒八經的大紅袍,是我珍藏的,若不是為了招待你,我才捨不得拿出來!”

或許是周遭的環境,讓侯庸有些心不在焉,端著茶杯問道,“這誰家的買賣?京師之中能弄起這個陣勢,怕是不簡單吧?”

楊靖一笑,冇有說話。

侯庸見狀,低聲道,“可是涉及當朝權貴!”

楊靖笑笑,“你可知請我提筆的是誰?”

“等閒人怕是請不動你!”

楊靖微歎,“當朝曹國公李景隆請的我!”

“他?”侯庸皺眉道,“我在來京的路上,遇到幾個出京的官員。聽他們閒談,說有一次淩老尚書大罵曹國公,說他把皇上給帶壞了!”

“偏頗了偏頗了!!”楊靖笑道,“曹國公是近臣,但不是弄臣!”

“哼,若不是弄臣,能開起如此大的買賣?”侯庸不屑道。

“不單是曹國公啊!”楊靖低聲道,“這太白樓的背後,還有鄭國公常家,承恩侯趙家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