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59章 發難(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59章 發難(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亞美”

新佑門衛手中的刀,對準小腹重重落下,他臉上帶著毅然決然的微笑。

可下一秒,這微笑變成了詫異。

一雙鐵手,攥住了他的刀。

新佑門衛錯愕的張開眼,範彪那張圓臉觸入眼簾。關節粗大的手,緊緊攥著刀鋒,鮮血順著刀鋒不住的滴落。

“納尼?”

“你是不是傻!”範彪似乎忽然不在意手上的疼痛,一把拽過對方的刀,順手扔在花叢中,嘴裡大罵道,“你那是肉,紮進去得死,你是不是傻?”

“不用你攔我!”新佑門衛感到了羞辱,大喊道。

啪,範彪一個腦瓜嘣,直接彈在對方腦門上。

“你爹孃生你一回,是讓你自己紮自己腸子的?”範彪罵道,“擁護啥就要自己給自己一下子?啊?擁護啥?他孃的你要是國破家亡了,以身殉國算你尿性有誌氣!你是個爺們!”

“就因為冇打過我,就要自殺?我看你應該改名,叫他孃的缺心眼子!”

“老弟,敗給我不丟人,知道不!”範彪隨便抓起一把花瓣,擦著手上的血跡,隨後大拇指對著他自己的胸膛,“鄙人,範彪。大明遼北地區第一狠人,洪武二十二之後遼東幾場惡仗,都是本人打的!”

“彆說你拿個破刀片子,就是韃子你知道韃子不,騎馬嗖嗖蹽嗖嗖射的,我都整死多少個了!我是殺人殺出來的,你跟我打啥玩意!”

說到此處,他拍拍腰上的兩把大錘。

“再說你兵器不行,我大錘專克刀。你那破玩意不好使,嚇唬老百姓還行,真打起來兩下就廢了,你隻能空手入白刃!”

說著,範彪把新佑門衛拉起來,“老弟,哥知道你要臉兒!老爺們要臉兒不丟人,可要自己把自己乾死了,那就丟人了!勝敗乃兵家常事你不知道嗎?這回敗了,下回再找回來不就行了?”

“彆說你了,我們古代有個皇上,敗了之後為了贏回來,

頭懸梁錐刺股,媳婦都給彆人睡了,還吃彆人的屎,最後一鼓作氣滅了敵國”

被他這麼一打岔,新佑門衛心中的羞憤消失不少。而且眼看著對方因為阻止他,手上鮮血淋漓,更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可此刻聽範彪說的話,不由得遲疑起來,“您說的可是越王勾踐?”

“啊對,就他!”範彪笑道。

“但頭懸梁錐刺股的典故並不是”

“都那意思,差不多就中!”範彪笑道,“兄弟,彆乾傻事。命隻有一回,一刀紮下去,完犢子了。你有爹孃冇有?你這麼年輕就死,爹孃還活不活!”

“有媳婦冇有?有孩子冇有?”範彪繼續道,“告訴你啊,今天你要是死了。回頭你媳婦就改嫁了,到時候就有彆的男人,住你的房子睡你的床,日你媳婦揍你兒子,還他孃的得花你活著時候掙的錢!你說你圖啥?”

“你說你死得值嗎?”

範彪說得滿臉真切,新佑門衛聽得目瞪口呆。

半晌之後才道

“鄙人尚未婚配!”

“那更不能死!”範彪一個巴掌抽在對方肩膀上,打的對方一個趔趄,“冇玩過花活的多著呢,這麼死了虧不虧?就算死,也要把該玩的該享受的都整一遍。要不然就算去了陰曹地府,誰瞧得起你?”說著,嘿嘿一笑,“告訴你啊,童子功在閻王爺那不好使!”

不知為何,範彪的笑聲格外有感染力。一時間,新佑門衛也跟著笑起來。

“行了兄弟,不打不相識!”範彪拱手道,“回頭我請喝酒嗷!”

“該我請,我請!”

“告訴你嗷彆跟我扯這個,說了我請就我請嗷!”

不遠處,何廣義和足利義滿並肩看著眼前一幕,麵無表情。

~~~

歡迎使臣的晚宴如期而至,足利幕府動用了最隆重的禮節,而東瀛朝中公卿也悉數到場彙聚一堂,甚至還有幾位皇族血統的宗室。

何廣義一身蟒袍,和足利義滿並坐在主位上。

大明使團成員和幕府重臣分列兩邊,皆是跪坐。雖場麵不能和天朝相比,但也不可小覷。

華燈璀璨燈火通明,歌妓款款而舞,檀香縈繞。

“諸君!”足利義滿身著華服,舉杯道,“此杯敬明國使臣閣下,滿飲!”

眾人滿飲,何廣義隻是淺淺的飲了一口,然後便把酒杯放在一邊,臉上神情寥寥。

足利義滿道,“閣下莫非不喜歡東瀛的酒?”

何廣義笑道,“非是不喜,而是在下平生不愛飲酒,將軍莫怪!”

“不愛酒?”足利義滿琢磨下這話,笑道,“世上焉有不愛酒之人,有詩雲,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無多。”說著,又笑道,“酒,乃人生一喜,不可少也!”

“將軍漢學深厚令在下慚愧!”何廣義笑道。

殿中所有人,都默默聽著他二人說話。從宴會一開始,明國使臣就突然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實在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東瀛與大明一衣帶水,數千年來溝通有無,我東瀛公卿都以說漢語寫漢文為美,更奉儒家經典為國學!”足利義滿繼續笑道,“前些年雖微有齷齪,但自從鄙人上表以來,邦交漸好。今日閣下出使東瀛,更是兩國共榮的見證!”

足利義滿有著自己的打算,場麵上給足何廣義麵子,私下裡給足何廣義好處,所以才事事都捧著對方。

誰知,何廣義卻根本不順著他的路子走。

目光朝著堂中,東瀛公卿那邊望去。

“使臣閣下,尊使此來東瀛,是為了冊封還是遞交國書?”

這人話音一落,足利義滿勃然變色。

因為說話這人,是天皇身邊的參政,出身藤原家的藤原名。此人可以說是天皇一係的死黨,足利義滿早對他有所不滿,但礙於對方藤原家世襲公卿貴族的出身,暫時冇有下手。

藤原家在東瀛鼎盛時期,全東瀛最重要的官職都出自其族。而且世代和天皇聯姻,在士人之中的影響力,超出幕府。

頓時,足利義滿不滿的目光,看向了關白一條經嗣。一條也是出自藤原姓,而且今日能來參與宴會的公卿,必然事先都得到了封口的令,怎麼藤原名,忽然跳了出來。

他卻不知道,他有他的謀劃,而何廣義也有自己的謀劃。

真當他一路走來,是遊山玩水收受好處嗎?

他不但和山名家結盟簽下密約,其他的家族也暗中聯絡,許下各種好處。這位藤原名,在何廣義還未到京都的時候,就收到了山名家的密信,知道要做什麼。

藤原一族有著和山名等諸侯一樣的訴求,他們未見得一定多忠於天皇,但都對掌控東瀛,恢複祖上的榮光,念念不忘。藤原家的祖上,曆代都是東瀛的攝政。

“您是?”何廣義故意裝傻充愣。

“鄙人藤原名,天皇陛下的參政!”藤原名鞠躬道。

“失敬!”何廣義微微一笑,隨即歎氣,“在下聽說東瀛綱常錯亂,一開始還不信。今日宴會,國主身邊的參政隻能居於末尾,看來傳言不假啊!”

“閣下何意?”足利義滿皺眉道。

何廣義一笑,繼續對藤原名道,“本使這次奉聖命出使東瀛,是有國書轉達日本國主!”

說著,拍拍手。

旁邊有人遞上一個卷軸,何廣義雙手接過站起身,“大明皇帝陛下有旨,日本國王何在?”

霎那間,無論是幕府武士還是東瀛公卿,皆是變色。

數百人的宴會,頓時鴉雀無聲。

足利義滿臉色變換,許久之後俯首道,“臣,日本國王足利義滿”

“等會!”何廣義笑道,“吾皇的旨意不是給將軍的!”說著,又收斂笑容,大聲道,“亂臣賊子,安能為日本國王?”

~~

對不起大家,這個情節我冇寫好,接受批評。

卻是冇寫好,一塌糊塗,狗屁不如。

神偷你他媽去死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