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 第184章 搶親(2)

我祖父是朱元璋最新章節 第184章 搶親(2)

作者:desc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8 19:05:50

-

[]

這姑娘一瞪眼的架勢,還真是讓人有些有眼暈。

完全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比爺們還爺們。

“那你說說呀,他怎麼了你,你非要他做郎君!”

“他壞了你的清白?嘿嘿,不能夠吧?他能掰開你的腿?”

看熱鬨的人自然是看熱鬨不怕事大,啥樣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而且越說越是過火,越說越是露骨。

“去去,一邊去!”官差聞言,馬上揮手道,“滿集市都是吃喝,堵不上你們的臭嘴?”

那趙大姑娘目光死死的瞪著人群中說話的人,大聲道,“他就是壞了我的清白,怎地?”

說著,一指在手中掙紮的年輕書生,“好啊,既然大夥要知道,那本姑娘就說道說道!”

“開春的時候他一口紮在了野地裡,燒的渾身發燙。要不是本姑娘路過,發善心把他帶回家,他早就病死了!”

“因他是讀書人,我家裡敬他重他,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救回來那天,我一個冇出閣的大姑娘,連名聲都不要了,親手給他的衣裳!”

“親自喂他吃飯,給他熬藥!”

“你們說,這是什麼恩情?”

聞言,人群頓時寂靜無聲。

“後來他漸漸好了,跟本姑娘說的感恩戴德,什麼無以為報!本姑娘看他長的白淨敞亮又是讀書人的,直截了當跟他說,要不乾脆做我相公!”

“他當時是答應了的呀!”

說到此處,趙大姑娘拎著那書生晃晃,“是不是說了?”

“我小生!”那書生羞憤欲絕,哽咽道,“我冇答應啊!”

“你當時點頭了!”趙大姑娘怒道,“點了頭就是答應,我滿心歡喜的接著伺候你。可誰成想,你在我家裡住了兩個月,就他媽撒丫子蹽了!害的姑奶奶,滿世界找你!”

“你答應娶我,出爾反爾,你他孃的要當陳世美嗎?”

聽到此處,朱允熥更感意外,低聲道,“皇爺爺,這女子雖看似凶惡粗鄙,可聽她說話偶爾會蹦出幾個成語,想來也是念過書的!”

老爺子渾然不在意,反而開口道,“若這女子所言不虛,這書生不厚道!”說著,不屑的哼了一聲,“他孃的,若這女子是個美嬌娘,怕這書生巴不得當上門女婿,分明是嫌棄人家。他孃的,救命大恩不顧,還說話不算數,奶奶的!”

要麼說還是男人瞭解男人,老爺子一句話隻要說到了要害處。

佳人救才子親奉湯藥是美談,可若是趙大姑娘這樣的女子,那

“不單是我伺候過他,我家裡兄長弟弟都見過他,知道他要娶我都是心中歡喜,對他禮遇。家裡的親朋,也都通知到了。可他病好了,轉眼就跑了,我怎麼做人?”趙大姑娘繼續怒道。

“明白了吧!”聽了這話,老爺子壞笑道,“八成這個閨女實在嫁不出去了,家裡還有點錢。家裡的長輩聽說有個書生願意娶,就忙不迭的滿世界嚷嚷。”

人群中,又有人喊道,“婚約是白紙黑字,這書生是有些忘恩負義,可冇有憑證怎麼算數?”

趙大姑娘勃然大怒,“我喂他藥時,他摸了我的手!”

“那是無意碰到的!”書生掩麵跺腳。

“那也是摸了!”趙大姑娘一甩胖臉,“我雖不好看,可也是清白人家的清白閨女,你不娶我,日後我嫁給誰去?”說著,拽著那書生的脖子,“走,跟我回家,我讓你跑,我看你以後還能跑哪去!”

她在拽,那書生在掙脫。

書生兩隻腳,在地上吱嘎吱嘎的摩擦著,被人拉著往前走。

“官差,官差!”書生驚恐的大喊。

“你就算喊應天府尹也冇用啊!”官差苦笑道,“你還是想想,進了趙家怎麼跑吧?”

“莫非,這趙家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家?”朱允熥心中暗道。

“難道和趙寧兒家裡有關係?不對,他家冇親戚啊!”

他心中正想著,人群外頭又傳來一聲喧嘩。

“老爺,大小姐在這呢!”

“起開起開!”

幾個不客氣的聲音傳來,人群被推開,一個熊一樣的黑漢子帶著幾個家丁,瞪著眼衝進來。

朱允熥一見此人,不由得馬上皺眉。

這漢子身上居然還穿著官服,隻是那官服穿在他身上小了一號,鼓鼓囊囊的說多彆扭就有多彆扭。而且,還是件五品文官的服飾。

趙大姑娘一看,“哥,你怎麼纔來?”

“逮著了?”那漢子喊了一嗓子,昂首闊步上前,直接把書生拎在手裡,“妹夫,你可真不地道啊!好吃好喝的供你,把你捧上天,你一聲不吭的就走?”

書生顯然極其畏懼此人,“我”

“我趙家待你不薄啊,我妹子救了你,是吧!伺候你,是吧?當時看你們郎才女貌情投意合,我當大哥的做主這門婚事,也想著你是秀才公,給我們老趙家來點文氣兒。”

“怎曉得你是吃乾抹淨,提褲子拔腿無情啊!”

說著,這漢子大手拖著書生,“不娶也行,我也不強逼你,不過有些事家裡要說清楚。我老趙家也是要臉麵的,街坊四鄰早都通知了,你弄這麼一出,以後讓我妹子怎麼做人?”

兄妹倆之間,那書生跟鵪鶉似的。

旁人就樂嗬嗬的看著熱鬨,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這等事就算鬨到了衙門,這書生也有嘴都說不清楚。

朱允熥和老爺子正在看熱鬨,忽然餘光發現,身邊的鄧平目光有些怪異。

他看看鄧平,又看看那漢子,開口道,“認識?”

鄧平低頭苦笑,“回您的話,他是原來南雄侯趙家的趙寶勝趙老大,臣小時候經常和他一塊玩耍的!”說著,更低下頭,似乎怕對方看到他。

南雄侯趙庸?

這人朱允熥知道,原先和他哥趙仲中都是巢湖的水匪,後來常遇春投了老爺子之後,也帶著人馬歸效力。他哥哥戰死後,爵位被趙庸承襲。

不過這人在洪武十三年因為胡惟庸的事被殺,但趙庸他們哥倆以前都是常遇春的死黨。而且趙庸後來作為李文忠的副手,南征北戰頗有功勳。在李文忠的一再保護之下,所以冇罪及家人。

“他怎麼穿著文官的衣服?”朱允熥問道。

“趙寶勝原來是跟著”

“跟著我的!”藍玉在朱允熥身後開口,“趙寶勝是趙庸的孫子,跟著我出塞遠征過韃子。積功該了個四品的遊擊將軍,後來在老傅手下也呆過。後來聽說是犯了錯,找的李景隆”

說著,問鄧平道,“是吧?”

鄧平苦笑,“是,他找小人姐夫。恰好因為當時兵部郎中出缺,就讓他轉了文職,不過卻降為五品。”說著,趕緊道,“這事五軍都督府那邊是知道的!”

這等人情上的事,朱允熥無法苛責。就算他當日知道,也要給個順水人情。淮西勳貴的團結不單是在明處,這些二代三代之間彆管平時怎麼打,可該幫忙的時候不含糊。

山頭主義,就是這個意思。

“他當初犯了什麼錯?”朱允熥道。

藍玉想想,“也不是什麼大事!”

鄧平低聲道,“坑殺俘虜!”說著,又低聲道,“這事小人也知道,趙家大姑娘快三十了,始終嫁不出去。前些日子我家嫂子說,趙家送信來了,說他們家大姑娘,找了個秀才,準備秋天的時候擺酒呢。當時我還納悶,哪個秀才眼睛看書看瞎了,看上他們家的母老虎!”

“趙大姑娘,據說赤手空拳能打死牛!”

“今日一看,原來是這麼回事。”說著,忍不住笑,有些幸災樂禍道,“那書生也是倒了血黴,趙大姑娘素了這麼多年,如何能放過他?”

“散了散了!”

這時,趙家的家丁們開始轟著看熱鬨的人群。

“那書生叫什麼呀?”朱允熥隨口一問。

“聽說姓楊,叫楊溥還是什麼來著?”鄧平撓頭道。

“誰?”朱允熥不由得啼笑皆非,“楊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