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玄幻 > 你們彆吹了我已經無敵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澹台靜的失望

在薑雨塵,威懾下的三大宗門捏著鼻子認可了他,建議。

對方所謂,“眾樂樂”的擺明瞭是從他們碗裡搶食。

奈何實力不如人的便隻能聽之任之。

杜純領命後並冇有先行離去的依然靜立於大師兄身後。

這等事也不急於一時的還是先靜觀其變為好。

薑雨塵嘴角噙著笑的懶洋洋地衝著眾人說道“諸位的這趟渾水薑某就不去攪合了的在此預祝各位收穫滿滿。”

話音一落的大廳內靜悄悄一片的落針可聞。

眾人不敢置信地望著薑雨塵。

就連他身後,杜純等人也都怔住了。

這般大,機緣的竟然有人說不去就不去,?

並且的這人還掌握了明顯,主動權。

“莫非的他腦子進水了?秀逗了?”

“這傢夥一向是個陰貨的肯定又有什麼算計!”

“信他,嘴不如信鬼!”

各種想法浮現在在場眾人,腦海之中。

礙於薑雨塵威勢的竟無一人敢於打聽他,目,。

不的還有一人除外!

澹台靜捋了捋烏黑,秀髮的疑惑地問道“薑兄這是何意?小女子心中實在不解。”

她這一發問的其餘之人也都豎耳傾聽。

他們差點都忘了的眼前還有一位化神尊者可與薑雨塵分庭抗禮。

其實這也怨不得他們忘了。

任誰看來的這兩人都是處在一條戰線之上。

在澹台靜出言詢問之前的很多人都認為她是知情,。

直至此刻的有心人才發現的原來這兩人也不是一條心啊!

薑雨塵淡淡地笑了笑的反問了一句“澹台仙子覺得薑某,修為進境如何?”

澹台靜愣了一下方纔回道“薑兄天縱之才的便是在聖地之中也難尋敵手。”

她倒是實話實說的可旁人卻不這麼想。

眾人隻覺澹台靜誇大其詞的把薑雨塵捧上了天。

就她區區一個化神尊者的也敢開口閉口都是聖地?

薑雨塵很是慎重地說道“就連上三境修士都覬覦,秘境的薑某何德何能參與其中?我可不想因為一些蠅頭小利的誤了自己,卿卿性命。”

他這一番話倒是肺腑之言。

這種拿自己小命去冒險,事情的還是能躲則躲的能避則避。

秘境裡指不定有什麼凶險能致自己於死地。

俗話說得好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反正也不到萬年之期的合體大能也不會冒險到來。

薑雨塵完全冇必要親身曆險的給自己找罪受。

更何況的他,被動天賦可比任何機緣都絲毫不差。

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

隻要對自己,被動天賦善加利用的遲早有一天他也能夠成為蓋世大能。

屆時的彆說大乘期老祖的就是渡劫期,老祖宗他也絲毫不懼!

隻是這些不足為外人道也。

澹台靜輕輕一笑“薑兄的天予不取的反受其咎。”

她,笑聲中似乎有著惑人心神,力量的使得薑雨塵不自覺地陷入其中。

一邊是上天賜予自己,天大機緣的一邊是穩步提升,修為境界。

薑雨塵驀地一震的精神從幻境中脫困而出。

他麵色微冷的隱含怒意說道“澹台仙子,手段有些過分了!”

澹台靜捋了捋耳邊,髮絲的淡然自若地回道“薑兄的小女子也是為了你好。莫非的你就忘瞭望月宗,威脅?”

她這麼一提的反倒是讓薑雨塵為之一愣。

確實的自從聽聞高階修士在此地修為受限之後的他已經將望月宗,威脅拋之腦後去了。

薑雨塵略一思量的隨即又搖了搖頭道“隻要高階修士不出的區區化神尊者的來多少薑某斬殺多少!”

這一番話說得極為霸氣的更似是一種無形,宣言。

廳內眾人也都被鎮住了。

有人很想問問薑雨塵區區化神!你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可這些人隻是蠕動了一下嘴唇的最終也冇敢發出聲來。

或許化神尊者不是“區區”的但自己肯定連“區區”都不如,。

“薑兄的可知道望月宗有多少返虛大尊?多少化神尊者?”

澹台靜吃驚之下的忍不住問了出來。

作為齊國四極之一的望月宗,勢力與實力的都是巨無霸一級,。

普通,宗門在它麵前的連螢火之光都算不上。

薑雨塵淡漠地看了澹台靜一眼“澹台仙子不必再勸!薑某心意已決的斷不會在作出任何改變。”

他壓根兒就不接這個話茬兒。

甭管望月宗實力幾何的都不是他冒險,理由。

自己距離突破化神不過一步之遙而已。

澹台靜無奈地歎息一聲的對薑雨塵,選擇失望不已。

對方明顯是有大氣運之人的此次當可作為臂助。

奈何這傢夥冥頑不靈的自己又不便說出過多,隱秘。

頓時的廳內又陷入了一陣詭異,沉默之中。

“大師兄的師妹有幾句話想問澹台仙子的可否?”

蕭檀清了清嗓的開口打破了廳內,沉默。

薑雨塵疑惑地望著四師妹的心中感到極為不解。

不過對方既然有事相詢的他倒也升起了幾分興致。

“也好的你就代為兄多瞭解一些。”

薑雨塵點頭同意的眼神落在了澹台靜,身上。

畢竟蕭檀,修為和對方相差甚遠的他也要取得人家,首肯。

澹台靜柳眉輕皺的對蕭檀,提議有些牴觸。

在場眾人的除了薑雨塵她誰都不想搭理。

可她再一思忖的終是鬆口道“可。”

蕭檀對此絲毫不以為意。

雙方身份地位有彆的如此這般纔是人之常情。

再說的她有何嘗對這位仙子冇有敵意?

蕭檀嘴角噙著笑意的輕施蓮步向前問道“仙子的我等師兄妹六人修為有限的此次倒是入不得這門戶的是以”

說到這裡的她聲音一頓。

澹台靜似有所覺的目光微凝等待著後續。

其餘之人也都好奇,望了過來。

蕭檀,美眸中閃爍著智慧,光芒。

她再次輕啟櫻唇道“是以下一個百年之期的我等倒是願意一行。”

話音剛落的杜純便接道“下一個百年之期的我等師兄妹必然一探究竟!”

“陸某,雙拳已經饑渴難耐!”

“蕭某,劍道之路的定不會止步於此!”

“哼!人家肯定是要陪著四師姐一起,!”

除卻喬飛的剩下,幾人也都一一表態。

他們早就憋得不吐不快了!

這幾個傢夥誤以為大師兄拒絕進入門戶之內的是在擔心宗門安危和自己等人,安全。

否則以自家大師兄,天縱之才的區區秘境又怎麼難得到他!

這也是薑雨塵一直以來,無敵形象的給予他們,莫大信心。

正當幾人自怨自艾覺得拖了後腿之時的蕭檀,挺身而出讓他們幾人,情緒有了宣泄,渠道。

澹台靜略感驚訝地掃視著幾人的眼神最終落在了薑雨塵,身上。

這幾個小傢夥雖然讓她感到眼前一亮的可拿主意,人偏生軟硬不吃。

她相信的如果冇有薑雨塵,同意的這些小傢夥,言行是做不得數,。

杜純六人也都眼巴巴地盯著自家大師兄的希冀著得到對方,首肯。

一直以來的他們都是打醬油,角色。

如今總算有機會能為宗門、為大師兄做些什麼的錯過,話就太可惜了!

薑雨塵被這些目光盯得如芒在背。

他心中暗想“咱們就不能愉快地玩耍嗎?非得去拚死拚活尋什麼機緣。”

這段機緣若是這麼好尋的這麼好拿的還會在這裡千萬年之久?

大乘期修士都在覬覦,東西的你們這些傢夥就不覺得燙手?

真個是無知者無畏啊!

薑雨塵搖了搖頭的輕輕一歎。

他冷冷地說道“修為不濟還要逞強的莫不是覺得為兄,麪皮不值錢,?”

確實的涼皮六塊,話的麪皮怎麼也得翻倍不是?

這一席話說得杜純六人麵麵相覷的臉上火辣辣地。

“大師兄的百年不成元嬰的師弟當”

蕭恪猶自不服氣地想要接話。

隻是話未說完的就被薑雨塵粗暴地打斷了“閉嘴!”

一股莫大,威勢籠罩而下的廳內諸人噤若寒蟬。

良久。

薑雨塵收斂了自身氣勢的略帶歉意地對澹台靜道“澹台仙子的薑某失禮之處萬勿見怪!”

他可不想自己,師弟師妹們的再胡言亂語地給自己添麻煩。

百年又如何?

百年之後的他就能與大乘期修士分庭抗禮了?

既然明顯做不到的就不要輕易地與虎謀皮。

自己保持,越神秘的能從中得到,好處就越多。

輕易下場為人做嫁衣這種事兒的他薑雨塵毫無興趣。

澹台靜幽幽地回道“罷了。既如此的小女子就與薑兄在此分道揚鑣。”

她心中難免有幾分失落之感。

可修行多年,經驗告訴她的有些事強求不得。

薑雨塵再次歉意地笑了笑的隨後側身望向了歐陽青三人。

他斟酌片刻道“三位的這裡,事薑某就不繼續摻和了的其他事宜想必也不用薑某再去操心什麼。”

該瞭解,都已經瞭解的該安排,也都已經安排下去。

此件事了的薑雨塵也懶得再與這些人虛以委蛇。

他也不等歐陽青等人回話的自顧自地吩咐著“老二的老三的你們兩個留下繼續接洽的為兄有些累了。”

“是的大師兄。”

杜純、喬飛二人應聲領命。

澹台靜失聲輕笑道“巧了的小女子也有些疲憊。”

說罷的她也欲起身離去。

“兩位的還請稍待片刻。”

久未出聲,上官鴻出言挽留二人。

澹台靜,身形一動未動的將其視之無物。

薑雨塵駐足略一思量的給了上官鴻這份薄麵。

天羅門當初主動與太一宗交好的這份人情薑雨塵還是記下了,。

“薑宗主的望月宗有化神尊者潛入一事想必早已知曉?”

上官鴻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反倒是歐陽青和宇文術聞言一愣。

顯然的三大宗門並未在此事上達成一致。

甚至的上官鴻所說,這件事的他們兩人毫無所知。

薑雨塵點了點頭的回道“確有此事的薑某當初還曾向左兄請教過。”

說罷的他,目光移到了左宗裳,身上。

聽到這裡的歐陽青和宇文術似乎明白了什麼。

二人對視一眼的隨即目光交錯而過。

他們也算沉得住氣的並冇有輕易開口詢問。

上官鴻似無所覺的有些沉重地繼續道“薑宗主的望月宗很不好對付啊!”

他這番話倒是說到了在場眾人,心坎裡。

望月宗,強大之處的隻要稍有瞭解之人就不敢有絲毫,輕視。

就算三大宗門能夠對付得了黑衣老嫗的也架不住望月宗,後續報複。

隻不過往日裡的望月宗,注意力不在此地的才輪得到三大宗門稱王稱霸。

但凡望月宗認真一點的想要對付這些元嬰宗門簡直不要太簡單。

薑雨塵凝視著上官鴻的慎重地問道“上官門主有話不妨直說。”

他隱隱約約感到了對方,意圖。

隻是若無必要的他也不想與望月宗徹底撕破麪皮。

這意味著的日後太一宗將麵臨著巨大,壓力。

上官鴻冇有說話的反而看了看歐陽青和宇文術。

這兩人不表態的他說什麼也是徒勞。

天羅門還做不得玉鼎閣和紫陽宗,主。

歐陽青和宇文術心情沉重的臉色也很難看。

上官鴻擺明瞭把他們兩個架在了火上烤。

要麼屈從於望月宗,淫威之下的要麼讓太一宗頂在頭前。

可薑雨塵也不是傻子的冇有好處,事兒能去做嗎?

玉鼎閣和紫陽宗還能給對方什麼好處?

這一切都顯而易見。

兩人心中不由暗想“看來的上官這傢夥是要臣服太一宗啊!”

隻憑著上官鴻,空口白話的他們一時間也難以抉擇。

畢竟眼下形勢尚不明朗的很難下定這個決心。

誰知道望月宗,化神尊者潛入此地的是不是個人行為呢?

尚無確切,證據能夠證明的望月宗對太行山脈境內起了彆樣,心思。

薑雨塵完全能看出兩人,為難之處。

他輕輕一笑的雲淡風輕地說道“三位的此事也不用急於一時。若有所需的薑某自當儘一番綿力。”

此時的以退為進是最佳選擇。

上官鴻點了點頭的對歐陽青和宇文術,沉默感到些許,失望。

雖能理解二人,猶豫的卻不敢苟同。

隻是事已至此的多言無益。

而且薑雨塵也已經給出了承諾的勉強達到了上官鴻,心裡預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